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那个男人叫池立轩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571 2012-12-27 10:24:27

  韩初是米诺的发小,也算是半个由米家养大的孩子,如今给米诺当助理,有些女人都做不来的精细活,偏偏他一个仪表堂堂的男人却能做的出彩,着实让米诺借了不少的力。

此刻他立在实木的写字桌前,看着对面微皱着眉的女人欲言又止。

“米诺。”

“恩?”漫不经心的一应,女子仍旧看着那一沓写满数字的资料,连脸上的表情都未牵动一下。

“我昨天看见米言和一个男人在咖啡厅有说有笑,挺亲密的样子。”

“哪个咖啡厅?”

“就翔石大厦正对面的那家外滩咖啡厅。”

“呵。”米诺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韩初,眉宇间难得的染了几分愉悦“言言不小了,有个男朋友管管也是好的,省的我天天坐在办公室里还操她的心。”

“但是。”韩初的双手撑在写字桌上,定定的看着米诺的眼睛“我要是告诉你那个男人是池立轩呢?”

刚刚舒展开的眉骤然一紧,眼神中带了几分不明“你是说MOW的老板,池立轩?”

“本来要是普通的男人,我就没必要和你一提了。”韩初动了动唇,还想再说点什么,但看见米诺若有所思的摸样终于还是止了口,推门出去。

米诺起身立在窗前,从大厦的顶端望下去有着恐惧和眩晕,但是无可否认,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能给人带来些微的成就感,但也就是这种父亲造就的辉煌,像是一个有磁力的漩涡,连同卷走失去的,是自己的自由和往日的轻松,米诺想着想着便出了神。

在这座城市,米言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因为在父亲病逝的那段时间,媒体倾巢而出的报道铺天盖地,自己和妹妹的脸从不同角度,带着各种表情,都无数次的被拍摄然后登在报纸刊物上。至今米诺还能清晰的记得那些加粗加大的标题‘翔石主位空悬,何人掌管大权?’‘米家两千金相拥而泣’等等,每每思及此处,米诺都感觉太阳穴牵动了多根神经,突突的跳个不停。

也就是说,MOW的老板绝对不可能不知道米言的身份,况且这位传奇般的青年才俊低调的出了奇,目前为止米诺也就是从几种财经杂志上看到过池立轩的几张照片,或是侧脸,或是背影,没有一张是清晰的。

米诺简单整理了一下桌上散放的文件和零碎的资料,拿起外套匆匆的离开了翔石大厦。

家里显得很冷清,许是昨夜下了第一场雨,门前的空地上连泥土都是湿润着的。父亲生前在这小块地上种满了月季,高低不平,五颜六色,倒也是香气逼人。如今逝者已逝,只剩下这空地讲尽了萧条二字。

米言不在家,拨了她的两个电话都是无法接通,米诺今天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不得安生,或许是女人天生的预感,亦或是自己独有的敏感神经,隐隐觉得不安。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在安静中显得突兀,本以为是米言,却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你好。”是一个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大。

“你好。”

“是米言的姐姐吧,突然打扰你真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米言另一个电话的号码,我是她朋友小琪”

米诺忆起这个叫小琪的女孩是妹妹的好朋友,小琪所指的号码是米言专门和家人联络的号码,她有时喜欢突然失踪一两天,不想朋友打扰,却为了防止家人担心专门保证一个号码的24小时开机,毕竟那时父亲的管教是十分严厉的。

米诺急急的问道“小琪,出了什么事,你联络不到言言吗?”

“是啊,米诺姐,她那个电话打不通,我急着找她,就去学校的管理处查了米言家人的联系电话,冒昧的打到你这。”

“你别着急,慢慢说。”

“我和米言这几天都在一起,忙着为画展做解说......”

未等小琪说完米诺就震惊不小“她办了画展?”天啊!她从哪弄来的资金办画展?勉强压下疑问,米诺定了定心道“小琪,你继续说。”

“恩,今天下午米言让我陪她去东湖那边,说是有一位收藏家手里有怀斯的画,我俩刚到了那位收藏者的家里,突然学校有急事找我,我连画都没看就匆匆赶回学校,慌忙间把讲义落到了那,明天学校要检查代课老师的讲义,我想让米言回来的时候一并拿给我,却怎么也拨不通她的电话,这天都快黑了,我越想心里越没底。”

米诺心里一凉,强作着镇定问“你们是几点去的东湖?你还记得当时的具体位置吗?”

“我们一点从市区出发的,去了也就两点左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