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猝不及防的变故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364 2012-12-27 10:24:27

  鉴证会的调查还是在逐步展开着,由于质检局的风波米诺一直分心,现如今解决了一件事,便是要一门心思应对调查。

有时她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池立轩的话,那句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让她不能安生,但转念心一横,便想着能躲便躲了,这些天他倒是没再找过她,这让她多少有点欣喜,躲一时算一时。

当鉴证会的风声透漏给米诺的时候,她万万没想到是这种结果,她听着那人嘴一张一合的说了半天,愣是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像是海市蜃楼,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吹散一般,这时她才意识到,自从那天中午以后就没见到过韩初。

米诺开始疯狂的找韩初,这个人竟然连假都没请就消失了几天。最后在他家里找到他的时候,米诺发现他竟一下子瘦了许多。

韩初给米诺倒了杯水,拉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你也相信鉴证会的调查结果吗?”

“不信。”

“谢谢你,米诺。”

“可是你总得说点什么啊,光我相信你有什么用?你这样躲着......”

“你听我说。”他叹了口气接着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的那个户头,现在证据摆明了,说哪个户头的资金在翔石股票的涨跌期间有大笔的交易往来,这些天我也没闲着,跑了很多地方,但是连我自己都觉得鉴证会掌握的证据不容置疑了。”

“韩初!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吗?”

“我知道,但是我现在有口难辩,我拿不出我不知情的证据,更不知道是谁设的局,从那么早以前就开始把我算计进去了。”

“我们都冷静一下。”说着米诺伸出手去抓住韩初的胳膊“你毕竟不是翔石的股东,对于你利用知情权搞内部交易的指控我们找理由推翻,我现在就找律师,找最好的律师。”

韩初伸出另一只手将她冰凉的手握在掌心“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消息的?”

“刚刚才知道的。”

“我几天前就知道了”

米诺一下子气急“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如果我早一点知道或许事情要比现在好的多。”

韩初没再说什么,强行把米诺送出了门,他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一阵疼痛从腹部传来,打开抽屉随手拿出一瓶浅黄色的药片,倒了几粒在嘴里,就着水送下去,他突然很想笑,但扯开嘴角却有了泪意。

米诺,如果有一天我不能在你身边守着你,我会痛恨我自己,恨我自己的无能为力,恨我自己不能把你的忧伤带走,不能将你的愁苦抽离。可是缘起缘灭,我已经力不从心,却只剩下满心的不甘和过往的回忆。

又到走投无路的时候,米诺绝望的响起池立轩,她突然觉得可笑,笑自己的天真幼稚,笑自己的肤浅侥幸,也笑自己的得过且过,他这个人,从一开始便惹不起,到现在躲都躲不起了。

池立轩的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米诺深知时间的流逝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当她又一次来到MOW大厦的时候,才从助理钟钦那得知他三天前就出差了“米小姐,老板说如果你有事,就先去他家等他。”说着钟钦从口袋掏出俩把钥匙递给她。

米诺没有伸手去接“既然池先生不在,我就不打扰了。”

“米小姐等一下,老板的行程安排了近半个月的时间,如果您想见他,这是最快的办法了。”

离去的脚步生生被定住,米诺觉得自己站了很久,久到身后没有半点声响,久到自己肩膀发酸,两腿发酸,最后她低低的问“是东湖别墅的钥匙吗?”

“不是,是公寓的钥匙,就在市中心,我写地址给您,”

伸出手去,接下了那俩把钥匙,它们在米诺的掌心散发着金属的冰冷,一直冷到心头去,伸出手,接过来,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意味着屈服,意味着妥协,意味着自己的自尊和往日的高傲都像是易碎的玻璃被敲的粉碎,只剩下一地带有嘲讽意味的残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