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池立轩给的甜头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391 2012-12-27 10:24:27

  几家媒体的话筒争先往米诺的面前递,这个规模不大的记者会让几天没睡好的米诺胸口发闷,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

“米小姐,作为翔石的总裁,你有什么话对消费者说吗?”

“我想说的其实很简单,我们翔石之所以运作了这么多年,得力于我们严把质量关的态度,请大家放心,翔石的产品绝对是安全可靠的。”

“米小姐,质检局的公告说翔石的产品不存在问题,请问你怎么看待这次恶性事件?”

“其实这个行业的竞争很激烈,我不觉得这是个恶性事件,相反通过此次事件,可以树立消费者对翔石的信心。”

“米小姐,广大股民对翔石的股价近半年非议不断,作为总裁您怎样看待未来股价走势?”

“我还是那句话,买股票虽然是种投机,但最主要的是要致力于企业的长久发展,而翔石在这个行业还是很大的利润空间,我个人并不担忧企业未来的发展。”

......

记者会从上午9点延续到午间。米诺从会场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只感觉喉咙冒烟,神经还未从紧张的状态中转换过来。她让秘书倒了一大杯白水,仰头大口的喝下去,胃有种被胀满的安全感,整个人才稍稍放松下来。

手机铃声响起,米诺虽然没存这个号码,但它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她就已经烂熟于心。想起那平缓的中音,想起那张看似无害的脸,又想起那晚的对话,天知道此刻她有多不想接这个电话。

池立轩,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自己不曾和你有过任何的交集。

“喂。”

“我看了你记者会的直播,突然就有点想你。”

“池先生有找我有什么事?”

“你看你,又是这种硬邦邦的口气,我还以为我帮你躲过质监局的调查风波,你多少会对我客气点。”

池立轩见电话那头没了声音,但他依然可以猜到此刻米诺的表情,一定是脸色难看,咬牙切齿的,他突然就心情好起来,存了心的去刺激她“我既然投之以桃,米小姐自当报之以李,对吗?”

“我听不懂池先生话里话外的意思,我还有事,还请见谅。”

池立轩看着手中的电话,忙音依稀可闻,这个女人貌似很喜欢挂自己电话,不过没关系,甜头苦头要一起吃,才能品出个中味道。

韩初敲门进来的时候,正看见米诺倚在办公桌前,两眼恨恨的盯着手机,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员工餐厅就在三楼你都不去,我倒要看看你能懒到什么时候。”

米诺讨好的接过袋子“我就是懒,要是不喘气能活了,我现在连气都懒得喘。”

“净瞎说。”

是自己爱吃的灌汤包,还有几个清淡的小炒,米诺看着两份餐具问“你也没吃?”

“恩,没顾上。”韩初利落的把东西摆在桌上。

“你不是不爱吃灌汤包么?”

他抬起头来笑,眼中有宠爱有眷恋“我现在爱吃了还不行么。”

一顿饭吃的米诺暖到了心窝,有韩初在身边就是好,想起俩人一路走来,一路成长,他都像助手一样帮衬自己,像亲人一样照顾自己,这份情谊是何等珍贵连自己都衡量不出来了。

“现在算是躲过了一场风波。”韩初看着米诺头也不抬的吃着包子又说“我看你今天记者会的表现挺好的。”

“你竟挖苦我,场面话说的多了,我都被自己虚伪的出了一身冷汗。”

“你还和小时候一样,一说违心的话就笑的不自然。”

“有吗?哪里不自然?”

他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弯下腰,手臂横跨整个办公桌,最后用食者点点米诺左边的嘴角“这里,一笑的时候抬得总比右边的嘴角高。”

“你怎么不早说,哎呀,一定难看得要死。”

韩初收回了手,食指上残留着她的温度,那种暖暖的触感,真是让人向往,他在心中叹气,在心中抱怨,事事总是这样的难料,自己喜欢了许多年的女人,终究是不能说出口,亦不能陪伴她终生,有遗憾吗?有失落吗?更多的是放不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