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屈服的感觉撕心裂肺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042 2012-12-27 10:24:27

  米诺是直接去的公寓,毫不犹豫的开车到达,仿佛再慢点,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就会反悔会退缩一样。

所以当她开了门立在客厅,看着这周围的陌生环境都像是恍惚一样的不真实。依然是冷色调,米诺赤着脚踩在地板上慢慢的走,客厅,餐厅,书房,两间卧室,两个浴室,房子不算太大,但还是有着池立轩特有的空旷,开了窗子便有冷风吹进来,把侧面的窗纱吹出美丽的翩飞摸样,拂过她的发,她的脸,让她想起很小时候母亲的手,柔软,温暖。

一直在窗前立了很久,久到光线渐渐昏暗,一点点将她的身影拉长再拉长,像是诉说着一个恒久的故事,又像是在讲述一段难言的经历。

当指针指向7点的时候,米诺走向浴室,估计池立轩今晚不会回来,但自己依旧打算在这陌生的公寓里度过一晚。

她在浴头下冲了很长时间,依然觉得冷,又放了一大池的热水将自己泡进去,浴头在浴缸上方依旧释放着阵阵暖流,下坠的水打在平静的水面上敲出独有的水声,又溅出好看的水花,在这一片水的喧闹中,难得让她有一份安全和平静。

米诺穿好衣服走出浴室的时候稍稍有些缺氧,十指的皮肤甚至泡的有些发皱。她停了擦拭头发的动作,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对面的池立轩。

他似乎颇为喜欢暖黄色的灯光,光线打在他稍微潮湿的头发上,连脸部的线条也柔和起来,像是卸掉了平日里的干练和冷厉,他手中拿着今日的财经报,仔细的看着,神情专注的像个品学兼优的孩子。

池立轩瞄了一眼呆立在对面的米诺,将报纸翻了面继续看,纸张抖出突兀的声音,让米诺一下子回了神。

“你,你怎么在这?”她开口发觉自己问了个愚蠢到家的问题,于是勉强将语气柔了下来“你回来了。”

对面的人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接下来就是一片尴尬的静默。

“我急着找你是想和你谈谈翔石的事情。”

池立轩充耳未闻,连表情都未牵动一下。

“鉴证会的调查让我现在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他依旧是专心看报。

“我想让你帮忙看看,鉴证会的调查结果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他又将报纸翻了一面,仿佛她的人连同她的话都是空气一样,透明的,不存在的。米诺不再开口说话,看他的眼神渐渐夹杂起愤恨,难道自己已经卑微的站在他面前,依旧不能满足他的征服快感吗?他是要将自己踩进泥土里才能得意起来吗?自己并为开罪过他,甚至在那晚以前没有半点交集,他何以要这样对她?

米诺收了视线,低了头,她又想起韩初,记忆里小时的自己初次见他,他看大家的眼神都怯怯的,少年的自己喜欢他口中那些稀奇古怪的小故事

,如今的自己早已视他为亲人一样珍视他,倚重他。已经走到了这步,就咬着牙走下去,她不相信远方的路会一直泥泞,她坚信泥潭总有走完的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