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挥散不去的细碎过往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204 2012-12-27 10:24:27

  日子在一如既往的过,翔石还是那个摇摇欲坠的翔石,米诺也还是那个苦苦支撑的米诺,好像一切都不曾改变,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出现了就是出现了,存在过就是存在过,任凭自己用尽了所有力量都不能忘怀。

米家老宅的这张床陪伴米诺渡过了多少春秋,而今将身体陷在柔软的被褥中,她却辗转反侧,不能成眠。

记忆的片段在脑海中闪现,像自动播放的幻灯片一样不受控制。

还记得那天早上,米诺在池立轩的身边醒来,她睁开眼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吃药,拉开包的拉链,在里层的格子里翻出那个小巧的药盒,床头柜上放着隔夜的白水,此时早已凉透。

液体混着药片充斥着食道,舌根还残留着微微的苦涩。

一直手臂突然绕过米诺的身子探过来,她回头去看,正对上池立轩清明的眼神,完全没有刚苏醒时的朦胧,相反锐利得可怕。

他拿了那只药盒细细的看,眼中依次闪过多种情绪,但米诺却无法从他那深邃的瞳孔中理解他的思绪。

嘴角被牵起一个弧度,池立轩猝然伸手捏了米诺的下巴,这个女人此时穿着薄薄的睡衣,一支肩带由于他突然的动作而滑落一旁,露出大半个香肩,她发丝凌乱,有些垂在耳侧,有些挡在锁骨。

他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一种倔强,又透过这种倔强品出了背后的一丝慌乱。池立轩的声音响起,低低哑哑,波澜不惊“米诺,你真是个让我省心的女人。”

从那天开始,由于一直服用避孕药物,米诺的生理期推迟了大半个月,此时此刻,在这个夜晚,她由于突然的来潮而疼得死去活来。

冷,四肢百骸全是彻骨的冷,偏偏这种疼痛像是在提醒自己过往与池立轩的种种。

那个男人喜欢在睡前看书,他看书的样子安静而无害,嘴角会抿成好看的线条,有时看到一些荒谬的评论也会低低的笑。

那个男人很喜欢泡茶,他闲下的时候,肯花大把的时间去淘茶,洗茶,暖杯。他有时会盯着沉沉浮浮的茶叶,喃喃自语的唤她的名字“米诺”。

那个男人喜欢在夏天的时候洗冷水澡,而后用微凉的身体去榨取她特有的体温,每每看见她有些闪躲的样子,他总是有会得意的低笑,像个爱做恶作剧的孩子。

那个男人很爱干净,有时应酬回来总是第一时间把外套送去干洗,米诺问起的时候,他只是淡淡的回答,他讨厌身上残留着别的女人的香水味。

那个男人......

又一阵绞痛袭来,米诺悲哀的发现,与池立轩有限的相处时光中,竟遗留了无限的记忆在脑海里。

这是一种伤,一种没有痕迹却隐隐作痛的伤,对于米诺而言,这亦是一种恨,一种不算浓烈却难以启齿的恨。

米言申请去伦敦的日子终于来临,这个女孩带着对未来的迷茫和对姐姐的牵挂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宽阔的机场大厅中有耀眼的阳光照射进来,米言提着行李箱步履艰难。

她过了安检口转身看着不远处的米诺,她冲她用力的挥了挥手,咧开嘴想笑,泪却扑簌簌的落下来。

米诺转过身去隔绝了妹妹的泪水,她略略仰起头把眼中的液体逼回眼眶。米言,你终究是要成长的,在这世上只剩下你与我血脉相连,无论未来的路有多长,你都要勇敢的走出自己的一片天,而姐姐也会很努力很努力的活出自己的人生,为你,为我,也为早逝的母亲和病逝的父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