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韩初的病情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342 2012-12-27 10:24:27

  翔石终究是一把抓不住的沙,随着指缝缓缓落下,摊开手掌,只留下紧握时咯的生疼的疤。

米诺把自己关在老房子里,不吃也不喝,常常一睡就是一天。

她不知道这个消息是怎样传到了米言的耳朵里,以至于当妹妹突然从伦敦回来,站在床前的时候,她几乎以为是自己的思念产生的幻觉。

“姐,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翔石没了就没了,我不怪你,父亲也不会怪你,全世界的人都不怪你,你又何苦折磨了自己?”

“姐,你不能这样,你得振作起来,我只向学校请了一星期的假,如果你还是这样糟蹋身体,我就不回去读书了。”

“姐,我还是陪在你身边好不好,我们米家有房产,有存款,还有长久积累的人脉,我们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不难啊。”

“姐,你别这样好不好,韩初大哥要见你,让他看见你这个样子,他连死都比不上眼睛。”

米言再说不出一句话,爬在床头抖着肩膀哭起来。而米诺却是一个机灵回过神来“言言,你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你说韩初怎么了?”

“韩大哥他......”米言的话说得断断续续,“韩大哥已经癌症晚期了,他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可是刚听说翔石的事情,他的病情加重......”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他的医院诊断,当时他求我千万别告诉你,我一时心软就......”

未等妹妹说完,米诺就挣扎的起身,打开柜子胡乱的掏出几件衣服“走,现在就去医院。”

医院的走廊仿佛特别特别的长,一路上米诺走得跌跌撞撞。

母亲早逝,父亲也去了,韩初算是米家的半个孩子,他的存在贯穿了自己的整个童年。尤记得那个第一次见到韩初的午后,原本阴沉的天却出现太阳的光亮,他当时只是一个小男孩,穿了一件青绿色的短袖,藏在父亲的身后,用一双干净而又带着些忧郁的眼神打量着周遭的一切。

“孩子,你以后就把这当你自己的家,叔叔有两个女儿,都给你当妹妹好不好?”父亲的话刚落,那个瘦瘦的男孩便向前迈了一步“我叫韩初。”

虽然只有简单的四个字,但那一刻,米诺看到了世界上最纯粹的笑容,最感恩的眼神。

往昔的一切还那样清楚,但面对惨痛的现实,只剩下一地残缺的琉璃梦。

米诺的心一阵阵发疼,她无法想象那个记忆中阳光细心的男子会有一天离自己远去,还是这样的突然,这样的毫无预兆。失去的东西太多了,剩下的亲情如此微薄。

推开那扇门,有正午刺眼的光,她呆呆的走到病床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米诺,你来了,我一早就想见你,又怕见你。”先开口的是韩初,用一种平静而又低沉的音调。

“为什么怕见我?”她的声音有些发哽。

“我怕见了你,自己就舍不得死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米诺在泪光中打量着韩初,记忆中他完全没

了自己认识的摸样,稀疏的头发,枯槁的面容。

“米诺,别哭,癌症就是这样,你哭也好不了。”

“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生病的?”

“一年多了吧。”

“如果一年以前就积极的手术治疗,怎么会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没用的,发现的时候就扩散到肝脏了,保守治疗一直让我活到了现在,何况那时候的翔石内外交困,我顾不上考虑许多,告诉你也只是多添了份担心。”

“都怪我。”米诺还想说什么,因为自己想说的话很多很多,她想埋怨韩初的隐瞒,又想诉说自己的心碎,甚至想痛斥上天的不公,但此时此刻,她动着唇却发不出声音,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阳光打在额上,刺痛眼睛,像是完全失了分量,耳边传来妹妹急急的呼喊声,仿佛隔了一个空间,听不真切,紧接着她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