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为生命留一个出口(3)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265 2012-12-27 10:24:27

  病房里陷入一阵沉默,只是透过门缝隐约传来走廊里的脚步声,或是缓慢艰难,或是步履匆匆。

见韩初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瞧,米诺低头想了一会接着说“我只是经历了那么多,想过平静的日子,留下这个孩子或许不是难事,但我要怎么去堵那些悠悠之口?这孩子哪来的,父亲是谁,一下子又闹的风风雨雨,我只是想自私一回,不想每次都把自己放在浪尖上。”

话说到这里止住了,其实在米诺的心里想的不止这些,她更怕的是池立轩,那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如果他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会作何反应,她连想都不敢想。

他是会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然后漠然的开口“去把孩子打掉。”还是会用尽天下最恶毒的语言来羞辱她。亦或是怀疑自己别有居心,妄想攀附权贵。或是囚禁了自己,利用过后再狠狠抛弃?

无论是哪种反应,米诺都无心猜测,更何况自己恨他到了这种地步,也难心安理得。

韩初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听见他清了清嗓子说“这件事我和米言商量过了,要不你就嫁给我吧。”

他用最直接的方式把那几个字说出口,没有丝毫预兆,不加一点铺垫,甚至用了最快的速度,此刻竟显得如此突然。

因为他怕,怕自己一分一秒的迟疑,怕自己一字一句的迂回,怕自己稍加犹豫就无法脱口而出。自己活了这将近30年,不知梦想了多少回这样的场景,握着她的手,说出这句话,如今一切就这样真实的发生了,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没有幸福,没有欣喜,没有期望,有的只是自己不能挽救的躯壳,空留下满满的心疼。

米诺的表情不能简单的用震惊来形容,她有些茫然,像是没听见他的话,或者没听清他的意思,她直直的看着他,想从他的眼睛里读懂那层含义。

“米诺。”韩初唤了一声淡淡地继续“你只是名义上嫁给我而已,这是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我既不会拖累你,又能给孩子一个名分,即便你今后再另嫁他人,也不会因为孩子的事情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簌地站起身,米诺下意识的想逃离,才转过身手臂就从背后被人握住,那是个不重的力道,但韩初却使了全身的力气“你考虑考虑吧,就当是完成我的心愿也好,要不是如今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到死都不会把这句话说出口。”

米诺慢慢的转身,映入眼帘的是韩初艰难挤出来的笑容,这一瞬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长,她透过那个笑容背后看到了过往的时光,那些年少一起放风筝的日子,那些午后一起做习题的日子,那些相扶相伴的日子,此刻都像是雾一样散去,空留了一眼的泪水。

他刚才说了什么,他在生命最后的弥留之际才将自己的心意说出口。米诺一直都知道韩初是爱她的,但她无法将这种感情同亲情很明确的区分开来,那种关心和在意,也曾无数次的困扰过自己,但米诺最终却都选择了逃避。

猛的扑到韩初的怀里,米诺双手抱住的都是厚厚的被子,她甚至已经感觉不到那具身体,感觉不到他的怀抱,她慌乱的点头,眼泪凌乱的滴在洁白的被单上“好,好,我们结婚,我们结婚。”

无论韩初是出于什么目的,是帮自己掩饰孩子的身份也好,还是满足自己的心愿也罢,只要是他开口的事情,一千一万个她都会全部应承。

这个男人给予了自己太多,当米诺想要的回报的时候,竟痛苦的发现,上天给她的时间是这样少,有些欠下的,终究还不上,有些错过的,终究成了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