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这场计划滴水不漏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717 2012-12-27 10:24:27

  继独女被赶出婆家以后,又一个关于李厅长的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报纸上的标题打在头版“厅级干部背后的丑闻”,电视媒体的速度相当的快,紧接着就对此事件进行了跟踪报道,等到上级领导反映过来欲压此事的时候,连网络上都疯传开来,消息就这样不胫而走,打得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这绝对是一个早有预谋的圈套!”厅长李勤在客厅里暴怒的吼了一声,对面坐着的人端杯子的手抖了一下,一言不发。

“打从张继文被送进去的时候我就已经警惕起来了,但是对手到底是谁还是没有摸清。”

“老李,你先别着急。”说话的男人已经秃了大半个顶,他扶了扶眼镜才继续道“现在你随时都会被传讯,消息是封不住了,最上面的领导已经给了指示,这边的人不敢拿钱,事情也就压不下来了。”

“那你还说别着急?真是站的说话不腰疼啊王书记。”

“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多年以来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张继文是自己蠢,死不足惜,剩下我们自然要放聪明些,眼看着就快退了,要想尽了法子保全自己才是真的。”

之前端水杯的是书记的秘书,此时他措辞许久才开口“书记,你觉得整我们的人会不会和十几年前那个案子有关?”

“十几年前?”王从冠顿了一下,李勤立马接话“哎呀,他说的是十几年前,有关米家和梁家的那个案子。”

王从冠陷入了沉思,一语不发,但是李勤转念想了想才又说“应该没有道理啊,姓米那老头子临死都没能替朋友查明真相,他的俩个女儿对这事肯定是毫不知情的。”

“你别忘了,姓梁的还有一个儿子呢!”

“那又怎么样,你想想啊书记,一夜之间姓梁的入狱了,没几天就死了,紧接着他老婆也因为电梯事故丧生,那时候他儿子才多大?不过就是个十几岁的小屁孩,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还能有这么大的本事翻了天不成?”

“你要是这么分析也不无道理,况且本省能拿得出手的人物里面,没有能和梁家扯上关系的人。”

“所以啊”李勤站起来在王从冠的面前来回踱了几步才语气肯定的说“要我说,那件事已经被米家老头带到棺材里了。”

秘书给王从冠道了杯热茶送到他手里,他接过喝了一口才又说“容我回去再想想,你也别闲着,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年弄到手的钱都散到没人注意的地方去,留要留的隐蔽,要是实在留不了的你也就别心疼了。”

“我心疼什么劲,现在连自己的命都不保了我还心疼钱干什么!”

与此同时在MOW的大厦里,池立轩将最后一份文件签上自己的名字,而后抬起头来看住对面的秦东“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李厅长逼到绝路上去,我就不相信牵不出后面的人来。”

“他后面肯定还有一个人,但是这个人隐秘的太好,做事很小心。”

“你的人手已经在24小时监控李勤了吗?”

“早在半个月前就安排了,但是现在每天去看他的人不少,不能锁定目标,倒是那个王书记对他的事最上心。”

眉头微皱,池立轩点了支烟,淡淡的烟雾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丝丝缕缕,他想了一下反问道“你是说王从冠?”

“对,王从冠。”

“那就密切注意一下,另外,加快查到李勤所有的资产,要证据确凿。”

“你说的简单,兄弟,发话的是你,我可是要一点一点理清了思路去做的,我需要时间。”

池立轩的眉挑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看着秦东抱怨的表情渐渐笑开,他看了看烟上点点的火光,再看看对面不羁的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而后才似笑非笑的说“你可是省里面有名的地下人物,别光顶着个黑社会的头衔。”

“我最讨厌别人说我是黑社会的头目了,我这么阳光的一个人......”

知道秦东也要滔滔不绝的说上半天,以标榜自己的阳光健康,乐观向上,连带着还要把自己的三观和对祖国的热爱也大肆宣扬一番,所以池立轩赶紧岔了话。

“你停,废话少说,多找些人去办事,再好的感情面对危难的

时候也没有撬不开的嘴。”

秦东只是微点了头,他走过去拿起池立轩桌上的打火机为自己点了支烟,将烟吸进肺里,透过弥漫的烟雾看向身旁的男人。

对,就是这个人一手培养了自己,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打下了一片天地,他狠辣决绝,他置于死地而后生,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能让自己铁了心的去跟随。

想到这里秦东的指节敲了敲桌面,见池立轩侧头注视着自己才说“我永远忘不了你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哪句?”

“你对我说,长角的都是吃草的,只有肉食动物才会藏好自己的爪子。”

池立轩闻言嗤笑了一声,接话道“如果没有记错,跟你说这话的那年我才20岁。”

意料之中的,他从秦东的脸上看到了自叹不如的挫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