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预料不到的预产期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996 2012-12-27 10:24:27

  说是十月怀胎,可一般孕妇的孕期大多只有九个来月,但是米诺的肚子却一直安安静静的。她去医院做了几次检查,胎儿一切正常,但是已经过了预产期三天了。

医生建议住院,米诺也不是没住过,只是才住了一天就浑身难受,觉得处处都不方便,无奈之下又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最近的医院离公寓只有一个路口,她乐观的算计着,救护车赶来最多需要五分钟,便安安心心的回家等动静。

这天米言的电话按时打过来,无一例外的埋怨了米诺半天,她对姐姐不住留院观察的行为十分担心,她提出让老宅的张妈来照顾着,多个人好歹也安全些,经不住妹妹的再三劝说,她终于同意让张妈明天来公寓。

但有时候上天的安排总是如此巧妙,人们再怎么小心努力都会算漏一拍。

就在当天晚上,米诺照常的煮了西红柿面来吃,洗碗的时候只觉得腹部一沉,紧接着一阵疼痛袭来,她心知不妙,半分也不敢耽搁,谁料到这孩子的动静这么突然,一点预兆都没有。

忍着痛,一路扶着墙来到客厅,米诺拿起手机迅速的拨通了120。

那种阵痛是刻骨铭心的,一瞬间就让米诺出了一身的汗,她心下盘算着,再这样坐在沙发上,一会等救护人员赶到恐怕自己连门都开不了,于是她强忍着疼痛爬到门口,还不忘顺手在沙发上拿了一大块坐垫。

等到将门敞开,自己倚着门框坐下来以后,疼痛就加了倍。由腹部蔓延到四肢百骸,米诺的腿轻颤起来,她被一阵阵绞痛折磨得面色苍白,从来没有过这种难熬的感觉,一分钟都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此刻再后悔没留院观察已经什么都晚了,她像是一只垂死的小兽,绝望的眼神中带着慌乱,直直的望着不远处的电梯口。

池立轩今天刚拆了石膏,整整一个半月,厚重的石膏已经让他耗尽了所有的耐心,头部还是留了一厘米的疤,在靠近发际线最不起眼的地方,但是他知道,自己任何的一点闪失,都会加了千百倍在别人身上讨回来。

本来是要回市里的住处,但今晚的池立轩总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他不知道这种烦躁从何而来,却足以令他坐立不安。看着两边倒退的街景,望着一片接一片的霓虹,鬼使神差般,他突然吩咐司机“前面第二个路口左转”。

车子停在米诺家的楼下,和往常一样,此刻的池立轩只是想安静的在这里坐一会,哪怕抬头看看都是好的。司机离开后,伴随着打火机的清脆响声,一支香烟在指尖点燃。

没过两分钟,池立轩就看见大门口驶进来一辆救护车,开始并没有太注意,但那辆车却在门卫的办公室前停下来,久久不动。

池立轩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此刻他竟隐隐觉得紧张,于是熄了烟快步朝着门口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