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池家的孙媳妇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2549 2012-12-27 10:24:27

  米济泽3个月的时候第一次自己翻了身,但是米诺并没有看到,等到她转一圈回来发现孩子换了方向的时候,激动得拉着张妈絮叨了好一会。

米济泽6个多月的时候已经能自己坐住了,他的脊背还有些软,所以时间一长就摇摇欲坠,最后吧嗒一声又躺倒,常逗的米诺呵呵直笑。

米济泽将近9个月的时候居然会爬了,给了米诺一个大大的惊喜,但小家伙似乎分不清方向,屁股一拱一拱,不往前进相反次次倒退,退着退着他就坐下来挥拳头,一副挫败的可爱摸样。

米济泽周岁生日的第二个礼拜居然会站着走两步了,米诺当时正拿着一件玩具逗他玩,谁知孩子一着急竟站起来朝她走了两步,等到他脚下一软跌回床上的时候米诺险险的接住他,那一刻身为母亲的她激动得想落泪。

米济泽一岁半的时候被强制断奶了,孩子习惯了半夜醒来喝母乳,如今不仅没奶吃,连妈妈都不和自己同床睡了,他哭闹着一声一声断续喊着“妈妈”,直叫得米诺疼到心里去。

米济泽彻底断奶开始自己的营养伙食了,那天张妈给他做了鱼肉泥,小心的挑了刺又和软软的饭搅在一起,看着就香喷喷的,但孩子开始却推了饭碗怎么都不肯吃。

这天下午米诺在给孩子叠衣服的时候看到了电视上转播的画面,是池立轩订婚的现场,虽然镜头不太多,但米诺仍是看见了那个男人熟悉的脸孔,他的未婚妻正是尚甄甄,所有人都赞他们天作之合,但池立轩似乎不太上心的摸样,只是浅浅的笑着,笑意都未到达眼底,相比之下尚甄甄的情绪就激动很多,有两回甚至落了泪。

他终究是要结婚了,婚礼定在明年的冬天,多家媒体对于明年那场盛大的婚礼非常期待,有猜测他们旅行结婚的,有猜测他们举行西式婚礼的,但更多人关注的还是池尚俩家的婚前财产公证问题,但无一例外的,他们的结合是商界的一件大事。

“张妈,济泽都快一岁半了还不大会说话,那天我在楼下见到一小女孩,比他小两个月都会说很多句子了。”

张妈停下手中的遂活说“哎呀,咱们济泽聪明的很呢,再说男孩子开口都比女孩子晚的,你着急什么劲。”

她话音刚落就看见米济泽光着脚哒哒的一路跑过来,紧接着就扑到了米诺的怀里,米诺被儿子的冲劲撞了一下,紧忙把他扶好,又点着他的小鼻尖训道“跑什么,以后要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走。”

笑了一下,张妈一边把擦拭干净的玩具积木摆回到盒子里,一边感叹道“济泽啊,可一点都不像你。”

听到这话米诺愣了一下,又情不自禁的想到方才电视上出现的那个男人,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济泽还是像池立轩的地方多些。

这就是血脉相连,终究是斩不断的。不过她不愿多想今后的事情,只想贪图此刻的安宁,或许这种得过且过,才是人生最难得的状态,不是吗?

第四十八章池家的孙媳妇

加长款的商务车行驶到东湖减慢了速度,池立轩将车窗降下来,手肘撑在车门上,食指和中指间的那支雪茄独自燃烧出淡淡的火光,才飘出的一缕烟就被迎面的风打得支离破碎。

池立轩远远的看见别墅跟前有几辆车,大门两侧分别立着人,他下意识的想掉头离开,但刚挂了倒档又踩住刹车,罢了,躲着不见也终究不是个办法。

听见大门开启的声音,立在大厅里的人马上回过头,冲来人一笑“立轩,你回来了。”

池立轩吸了口气,顿住一两秒,还是开口说“奶奶,你来的时候也提前告诉我一声。”

池老夫人听到这一声奶奶,脸上稍有些不自然的神情顿时一扫而光,换上一脸的慈祥“这孩子,真狠心,从来也不说去北京看看我们两位老人。”

其实面前的这位老人与自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是她却有极好的休养,因为终身没有子嗣,所以哪怕面对自己丈夫的私生子,她也总是有发自内心的怜爱。

池立轩永远记得父亲去世后的第三天,自己回到家后第一次见到了这位老人,她哭得那样伤心,左手死死揪住领口的布料,嘴唇发青

的擅抖着,那一刻,池立轩认定,哪怕没有血缘的牵绊,她也是发自内心的悲痛着。

“其实啊,我和你爷爷都八十几岁了,半条腿迈进棺材的人,能有什么活头。”

池立轩知道她又是来进行说教的,于是忙扶了她在沙发上坐下来,又吩咐人去泡茶,听老人东西长短的唠叨了半天,他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铺垫做了一大推,池立轩知道她要进入正题了,果不其然,老人喝了几口茶之后,停了一下才说,

“立轩啊,你订婚的那天没通知我们,你爷爷已经大发雷霆了,到现在你都不把孙媳妇领回去让我们看看,多少说不过去吧?”

“奶奶,我工作太忙......”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知道你忙,但是我们就觉得,你有时间全世界的谈生意,自然也就抽得出那么几天去北京一趟,又不远。”

微叹了一声,池立轩把笑挂在嘴边“知道了奶奶,我们婚礼定在明年冬天,在那以前我肯定带甄甄回北京一趟。”

“哪能那么晚呢,你这个月就带孙媳妇回去。”

“这个月真不行,我的行程到后三个月都排得满满的,这样,我保证一有时间就回去。”

池老夫人自然知道拧不过池立轩,无奈之下也只好妥协,絮絮叨叨地又问了孙子很多问题,他都耐着性子一一回答了,老人微点着头,看着池立轩的眼神是说不尽疼爱。

本以为她会留下住一夜,明天再回北京,谁知她竟连夜要走,挽留了半天,老人才说“立轩啊,我这趟出来是说要看望我叔叔家的表妹,顺便来趟你这,你也知道,你爷爷虽然想见你,但要让他知道我来劝过你,自然是要不高兴的,所以啊,你见了他也甭提。”

笑着点了头,池立轩亲自开车送了老人很远,直到上了高速路口才折返回来。

当天晚上池立轩躺在床上有些难以入睡,他开了床头灯又点了支烟,电话铃声十分突兀的响起,他看到屏幕上跳动着‘尚甄甄’的名字,眉头就下意识的皱起来。

铃声锲而不舍的响了一遍又一遍,池立轩熄了烟接起电话。

“立轩,睡了么?”尚甄甄的声音听起来懦懦软软。

“恩,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让你明天抽血时间出来陪我看婚纱。”

“明年年底才结婚,现在看什么婚纱。”

尚甄甄听出池立轩话里的不悦,她在电话那头嘟了嘴,不过转念一想,他兴许是累了一天刚睡下,又被自己的电话吵醒,不高兴是再正常不过,于是她又放柔了声音解释说“顶级的定制最少要提前一年预约的,就是让你陪我看个款式而已......”

“有分别么?你自己喜欢就好。”池立轩话音刚落那头就沉默起来,他拉了个靠垫放在脑后,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半躺下,微叹了一声又问道“要不这样,明天我让钟钦陪你去婚纱店?”

“我要嫁的是你,又不是你秘书。”

这下轮到池立轩沉默了,他有时候在和尚甄甄的交往中会感觉到一种窒息的烦躁感,但好在她也算个识趣的女人,就像现在,她只是道了声晚安便挂断了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