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希望的成长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075 2012-12-27 10:24:27

  有的人喜欢将生活过成海洋,享受那种汹涌澎湃;有的人喜欢将生活过成江河,体会那种激流勇进;有的人则喜欢将生活过成清泉,感悟那种细水长流;但米诺只想将生活过成湖泊,细品其中的平静。

如今的米诺多半算是家庭主妇,整天锅碗瓢盆围着孩子转的时间占多数。她偶尔会去出席翔石的董事会,但大多时候她也宁愿让公司的助理将一些必要的文件送过来看。

米言终于要结束在伦敦的学业,她最近电话打得很频繁,几乎每天两个,米济泽对于小姨的回归自然是手舞足蹈的,他现在已经能流利的说出许多语句,虽然语病在所难免,但小家伙已经能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愿了。

所以米诺对于儿子的调皮捣蛋时常束手无策。

例如米济泽病了,米诺端了水让儿子吃药,他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有几次米诺竟发现这破孩子将药片藏在床垫底下,数量还不少,大都让磨成了白药面,所以米济泽便挨了平生第一次打。

还例如米济泽有天在楼下和别的孩子玩,竟与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打了起来,米诺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儿子还有这么快的身手,才一眨眼的空就在对方的脸上扇了好几个嘴巴,心疼的对方家长眼里都含了泪,不能幸免的,米济泽被米诺在众目睽睽之下教训了一顿。

再例如米济泽天生不爱吃鸡蛋,但张妈坚持的认为小孩子长身体,一天一只蛋是必不可少的。所以米诺就奇怪的发现,近些天家里的鸡蛋没得特别快,后来偶然的一次机会,她看见米济泽半夜从床上爬起来,拿出冰箱的鸡蛋后鬼鬼祟祟到了卫生间,只听啪啪的几声响,再一阵冲马桶的声音,米诺推开门正看见儿子把蛋壳扔到纸篓里,于是暴漏了行动的米济泽免不了又挨了几板子。

最让米诺头疼的还是米济泽往墙上乱写乱画的行为,米言打趣说外甥像自己一样有艺术天赋,但在米诺眼里儿子这是实打实的捣蛋,白白的一面墙上被他用彩笔画得不成样子,切不说颜色运用的多难看,光看那些极度抽象的图案,米诺就气得压根发痒。

在儿子成长的过程中,米诺鉴证了他的点点滴滴,但也逐渐的发现,他古灵精怪,巧言善变的性格越来越不像自己。有时她也会想到池立轩,但一想到那个男人,再看看米济泽,她就会有一种逃脱不了的无奈感。

“妈妈,小姨说话算数吗?”

“她答应了要在你两岁生日的前一天回来,就一定会做到。”

“问她问她。”

米诺被儿子推到电话机前,看见米济泽拿起话筒冲她摇了摇“问小姨,说礼物,要礼物。”

把电话重新放好,米诺抱起儿子整了整他的衣角说“放心吧你,早就买好了,她不让我告诉你。”

“为什么?”

“惊喜啊,济泽不想要惊喜吗?”

小孩子高兴的蹦起来,一边欢呼着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跑去,米诺听见哗啦一声响,就知道他肯定又把玩具箱子推倒,撒了一地,一会张妈买菜回来又免不了要教育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