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掌控大局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991 2012-12-27 10:24:27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李勤的东西被公安人员送回李家的当天晚上,秦东的人就跟踪上了李勤的妻子,那个女人很晚的时候自己开车出来,细心的她甚至在整个市区里绕了将近两个小时,最后才来到王从冠的家里。

当这个被确认无误的消息传到秦东的耳朵里,他立马驱车去了池立轩的公寓。

“隐藏的真够深的,还真是王从冠那老东西。”

池立轩拿了两支盛了冰块的红酒杯,倒上了酒红色的液体,他靠在门口的玄关外侧,手腕晃动着酒杯,不一会杯中就传出冰块与红酒融合而发出的爆破声。

他悠悠然的喝了一口“你之前不是调查过王从冠么?有什么价值不菲的线索?”

秦东想到这就气不打一处来,咒骂了一声才说“那老东西是正经的人面兽心,我的人调查了很久都没抓到他的把柄,而且这个人做事也是非常狠辣,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对他闭口不提,即使有个别人提供了消息但也没能拿出什么有用的证据来。”

“坏事做的多了自然不会没破绽,不过......”池立轩直起身子将酒杯

放到茶几上,而后在秦东旁边坐下,就着他的手点了支烟,吞吐了一会才微了眼睛说“我们时间紧,既然找不出证据,我们就造点证据出来。”

“你的意思是?”秦东反问了半句后又止了话,他从池立轩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那种神情,那种尽在掌握的自信感是不可复制的。

他有时觉得池立轩就是一只织网的恶魔,一张大网织的无声无息又铺天盖地,他总是在优雅的观望中就将事情做的干净利落,这样的一个男人,谁对上了都会凶多吉少。

“另外,帮我查查米诺。”

“我可对她没兴趣,我正事一大堆哪有闲心帮你干些风花雪月的事。”

“这女人消失了,翔石的董事会她不参加,从前的住所也换了,就连米家的老宅里都不见她影子,我有点担心。”

秦东闻言冷哼了一声,池立轩不懂为什么每次提起米诺的时候秦东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你就忘了那女人吧兄弟,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价?你现在是最有威望的企业家,是钻石级别的单身汉,你同时占有了年轻、多金、帅气等多种对女人来说致命的优点,可你都干了些什么?”

说着秦东站起身立在池立轩的对面,第一次居高临下的打量他,许久嗤笑了一声才说“你就把自己这高傲的自尊放到米诺那女人的脚下吧,高声央求她的践踏,奉劝你兄弟,如果你放不下,她就是你这辈子致命的硬伤。”

这个称呼延续了下来,从此以后秦东提起米诺的时候不再叫她的名字,开口就是‘你的硬伤’,于是池立轩的耳朵经常对这四个字过敏,例如秦东总是问“你的硬伤还没消息?”“你还惦记你那块硬伤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