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惊恐如她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568 2012-12-27 10:24:27

  米言被问得有些紧张,她预感中有些事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问题出在哪里。

“怎么了池先生?”

池立轩顾忌到自己的问题可能太过突然,缓和的勾了下嘴角,状似不经心的说“我记得米诺结过婚,本以为孩子应该跟韩先生姓而已。”

一句话更让米言心中警铃大作,姐姐与韩初结婚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因为他们并没有举办过任何仪式,能将这件事明白得这样清楚,而且对米济泽的姓氏这么上心的人,自然和姐姐不是一般关系,若只是打过一些交道,以池立轩的身份和地位自然不会这么紧张。

“他为什么跟你姐姐姓呢?”

米言的思绪被这突然的一问打断,浑身竟薄薄的出了一层汗,她急急的想将米济泽从池立轩的身前拉开,谁料外甥的另一只小手还握在他的手里,经自己这么一扯孩子就夹在了中间。

“池先生,不早了,我们出来玩了一天,孩子也很累,我们先回去,有时间一定亲自再拜访池先生。”

精明如他,池立轩还是从米言的眼里看到那些极力被掩饰的慌乱,心中的那个想法冲撞着内心,让他有种想立马证实猜想的冲动,哪怕是自己再一次的自作多情,哪怕再提及那个女人,再触碰那抹硬伤,再经历一次心疼,他都在所不惜,但他现在不能,不能用过多的举动吓到这个两岁的男孩,他只能放手。

带着孩子走出很远,米言都依然能感受到那个追随的目光,直烫得她脊背发麻。米济泽更是频频回过头去看,她的声音带了责备。

“济泽,别回头。”

“那个叔叔一直盯着我们看。”

等到坐上计程车,回到家里,她依然控制不了的觉得心慌。

张妈准备了一桌好菜,米诺不仅买了个不小的生日蛋糕,还亲自下厨为妹妹和儿子做了一道海鲜汤。

吃饭的心思全然没有了,趁着张妈还有几道菜要炒,米言便把姐姐拉到房间里,甚至将房门从里反锁住。

看着妹妹这惊慌失措的样子,米诺有些摸不着头脑,谁知她劈头就问了句“姐,你和池立轩是什么关系?”

一个问题便让米诺全身微震,她好看的眉拧起来,咬了唇盯住妹妹一言不发。

“姐,你倒是说话啊,你和池立轩不光是认识那么简单吧?”

“发生什么事?”她如梦初醒般呢喃道。

“今天我带济泽等计程车的时候遇到了池立轩,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认识,所以便与他闲话了几句,谁知道他对济泽很感兴趣,连问了两个问题就让我害怕得不得了。”

米言见米诺听到这,整个身子都几乎软下来,她不说话,但一瞬间眼里就含了泪,姐姐一向是坚强的,她不同与一般女人,天大的事自己撑下来都不愿说一个苦,道一声累,但她此刻过激的反应无疑是给了米言一个惊雷般的触动。

同样陷入了沉默,米言颓然的在米诺身边坐下,过了许久,她有些难以启齿,却不得不问。

“难道池立轩是米济泽的......”停顿了一下,丝毫不见姐姐的反驳声,她仿佛一下泄了气,把‘父亲’那两个字呢喃出口。

“池立轩怎么会是米济泽的父亲呢?”米言又情不自禁地反问了一句,这个真相来得过于突然,自己根本就不能消化,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自己今天的行为无疑是闯了天大的祸。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唤住池立轩,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和他攀谈,如果当时自己装作没有看见,那么就不会把米济泽暴露在他的面前,就不会引起他强烈的兴趣和注意。

现在说这一切都晚了,就算是池立轩根本没有意识到米济泽和他的血缘关系,但是自己也不能让姐姐这么惶恐不安的过日子,想了好半天,米言才下定决心一般说道“姐,我现在就上网订机票,我带济泽去伦敦。”

说着米言站起身在地中间来回不安地踱了几步,又重复着说“对,我们去回伦敦躲些日子,要是没什么风声我们再回来。”

米诺上前一把拉住焦躁的妹妹。

“你仔细说说当时的情景,他都问了什么?用怎样的语气?什么表情?”

将过程一五一十,分毫不落的讲述了一遍,直到响起敲门的声音,张妈的话在门外响起。

“你们姐妹的体己话以后再说,先出来吃饭。”

房间里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米言听见姐姐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她的眼神看过来,带着平静和稳定,她的声线也十分决绝。

“带济泽走,明天就走。”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