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治愈那抹硬伤

我不会放过你

治愈那抹硬伤 误抚弦 1911 2012-12-27 10:24:27

  紧接着一声巨响,池立轩已经夺门而去,独留下米诺一个人在他的总裁办公室。

条件反射一般从沙发上弹起来,米诺急急的冲到门外,正看到电梯口处,池立轩狠狠地踩熄了烟头,她冲上去劈头便问“米济泽呢?”

像是戳中了他的笑点,池立轩低笑了两声,而后挑了眉侧头看她“什么米济泽?他现在姓池。”

“你何苦这样折磨我呢池立轩,你已经订婚了,今后你会有一个家庭,一个孩子,你什么都会有!但是我只有济泽,求求你还给我!”

“米诺,你还真是蠢,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会放过你?结婚?我他妈不结了。”

当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米诺依然被定在原地,仅有的第一次谈判就被自己搞砸了,她茫然地回过头,看见很多职员带着好奇的复杂眼神,在迎上她目光的那一霎那纷纷被收回,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大家都埋头忙着手头的事,有种冰冷从脚底蔓延到头顶,她呆立了一会,才绕了一圈找到安全出口。

楼梯蜿蜒着一路向下,看也看不到尽头,MOW的大厦辉煌至极,却也压抑得无法言喻。

“姐,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和池先生打官司吧,把孩子要回来。”

“是啊大小姐,法律我虽然不懂,可是孩子若是年龄很小的话,大多会把抚养权判给母亲的。”

米言和张妈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着,距离孩子被带走已经五天了,这五天里米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浑浑噩噩挺过来的。

她此刻颓然的陷在沙发里,双手撑了头,艰难的说“你们根本就不了解池立轩,他自开创了MOW以来,大大小小的官司打了不计其数,从未输过。”

“姐,这是争孩子的抚养权,怎么能和商业官司相提并论呢?你别急,我有个同学的哥哥是知名律师,我这就打电话咨询一下。”

张妈将手放在米诺的手上,只觉得她的手冰凉一片,隔着一扇门传来米言打电话时越来越低的声音,整个家里的气氛都仿佛凝结了一样。

米诺闭上眼仿佛还能听到米济泽的呼唤声,仿佛还能听到他的小脚踩在地板上的清脆声,仿佛还能听到他将玩具倒在地上的哗啦声,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像从前无数次一样扑到自己怀里,晃着脑袋咯咯的笑着叫她‘妈妈,妈妈’。

这种巨大的压迫简直就要将米诺胸腔里的最后一丝空气挤出来,她忽地站起身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去找池立轩,无论如何我要看孩子一眼。”

正巧米言推开里面的房门走出来,米诺看着她挫败的表情顿时定在原地,果然,下一秒米言低低的声音传过来“一听说是和池先生打官司,律师就建议我们私下努力调解,他说从双方既有的条件来看,我们并不占优势。”

微点了点头,她拿起外衣就往门外走,米言上前握住姐姐的胳膊“你

别这样姐,如果有律师愿意接我们的官司,他会打电话通知我们的。”

“别傻了,我们打不赢池立轩的。”

“你去哪?”

“5天了,我只是想去看孩子一眼,如果没猜错,济泽应该再东湖那边。”

“我跟你去。”

摇了摇头,米诺努力挤出一丝微弱的笑容,本想安慰一下妹妹,但此刻的她却连一句话都不想说。

眼看着天渐渐黑下来,米诺一颗心都凉下去,她守在东湖池立轩的别墅门口,寸步不离,老管家竟是认得她的,此刻这位管家已经是第四次出来劝她“米小姐,你还是回吧,都站了大半天了,先生交代过,我们做下人的不是不行方便,是实在没有办法。”

见米诺依旧面无表情,目光直盯着大门的方向,老管家叹了一声又说“要我看啊,你还是去找先生谈谈吧,其实先生是心软的人......”他话还没说完,一道刺眼的车灯就打了过来,眼前一晃,米诺顿时觉得自己的身影被远光照得无处遁形。

一道颀长的身影从车上下来,虽然是晚上,但米诺迎上池立轩的目光依旧觉得那双瞳仁亮得出奇。

“米小姐?”他用了状似惊讶的语气,似笑非笑地立在对面看着她。

虽然觉得虚假,但米诺却不得不微低了头“打扰了池先生,我这次来是想......”

“请回吧。”话还没说完,池立轩就干脆地打断了她,他将双手都插在裤兜里,径直地往前走,身前的大门随着他的步伐一点点敞开。

胳膊突然被人从后面拉住,他脚步一顿,低头看见了那只别在自己臂弯里的手,纤细苍白的手指,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尖,有种脆弱的美,他听见米诺的声音整个都软下来“立轩,我就看一眼,求你,求你了。”

她叫自己立轩?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从米诺嘴里听到这两个字,但此时此景,他竟悲凉得想笑出声响,这个女人,这处硬伤,到底是上天派下来考验自己的吧,她的存在无时无刻地提醒他,他无非也是个普通不过的男人,会有思念,会有心疼,会有爱,亦会又恨。

抬起手将那只拉住自己的手握在掌心,池立轩的语调平常不过“济泽也很想你。”米诺惊慌地看向池立轩的眼睛,她从他的眼里读到一种自己永远不懂的神情,或是残忍,或是柔情,分辨不清。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天重新踏进这所让人窒息的大房子,米诺的目光不可避免的看向那个摆满红酒的吧台,就是在这里,自己被迫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但时至今日,一切都没有变,池立轩再一次用自己的强势剥夺了她身为母亲的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