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拦截圣驾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花花小落 1276 2013-07-11 09:40:02

  “大胆刁民,王上驾临为何不跪?!”不远处传来侍卫兵呵斥声。

东施暗自为这位站起来的人捏把汗,此人不是呆子必定就是傻子,敢在重重卫军下公然藐视圣上,这无疑是在老虎口中拔牙!

“王,奴才冤枉啊!”王腾急的朝御“大胆刁民,问你话,你竟敢不回答,如此藏头遮尾有何目的?!”估计是那人没有回答,侍卫兵更加厉声问道,这一问惊动了御前禁卫军。

“发生何事?”马蹄声而来,东施估摸着这话一定是那个英姿风发的骑马男子。

他又道,“你是何人,怎么不敢以面目示人?”

东施想看清究竟是哪个不要命的人,又不敢直接抬头,只能侧首用余光偷瞄。

余角里,几个军靴中一双红鞋尤为显眼,慢慢而上是似血的红衣,红纱遮面的斗笠,妖娆而神秘。

那人冷哼一笑,伸出白玉纤手,缓缓掀开斗笠。

“咔铛~~~!”

肃静的街道上,兵器同时落地的声音很是响亮。

东施倒吸了口气,呆的说不出话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自己咒骂不要命的人竟是自己的主子!!!

“前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御辇旁侍驾的大内总管王腾,扯扯尖锐的嗓音道。

难得今日主子有兴致,要是被谁破坏,等下一个不高兴不知道又要殃及多少人!

“我说你们怎。。。。。。”王腾几步上前欲探个所以然来,看到林落时,亦掉了手中的拂尘,才恍然明白方才惹出一番动静的罪魁祸首是谁。

他入宫几十年,侍奉两代君王,自问已阅人无数,可这样魅惑众生的男子,只怕见过所有的女子都不及上他这一个。

林落习以为常地看着周围目瞪口呆的人,朱唇轻启道“草民颜如玉,今日大胆拦截圣驾范大不敬之罪只因草民想问圣上一句话,敢问圣上旨意是否作数?”

王腾听到“圣上”二字立马回神,拾起地上的拂尘,督策两侧发呆的卫兵,抢道,“大胆刁民,圣上的旨意自然是一言九鼎!”

林落又道,“既然一言九鼎,敢问圣上是否兑现三个月前的“望月”之约!”

望月之约?王腾暗忖,什么望月之约,不过只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只有那些愚蠢之人才会相信,他最清楚不过,他那主子更不可能会去兑现。

“杂家从未见过圣上颁布过这“望月”的旨意,皇榜上更没有黏贴告示,杂家是听也没听说过!”

一句话把所有事推脱一干二净,林落背地冷笑,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王公公这话说的就不对,公公没听说不代表圣上没说,公公没见过不代表圣上就没颁布!皇榜上没有可能是圣上忘了叫人黏贴上,圣上日理万机,怎么可能事事记得!何况,草民问的是圣上而不是公公,公公这样越俎代庖是何意?”

林落又道,“天下尽传,谁能得望月敬献,就能得天子一诺。圣上勤政爱民,受天下人爱戴,若圣上无此意,天下人又怎会胡乱传言?再者,若真是江湖中以上犯上之人有意假借圣上之名做出大逆不道之事,圣上又怎会容许这样的传言一而再再而三的传三个多月之久?王公公莫要胡乱揣度圣意?抹黑了王的圣明,圣上的心思岂是你我凡夫俗子能猜测的?”

林落几句话下来,三言两语推翻王腾的话,直接把矛头对准王腾,同时潜移默化告知城内的百姓,却有望月一事。,

没错,几日来辛苦赶路是因为她一早就收到会有圣驾伴涵贵妃省亲一事,为的就是今日在城中万千百姓前让他无法食言,他若否认便是视天下人于罔顾,她知,他定会允诺,他虽残暴无情,但他确懂不能失信于天下这个道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