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受章之礼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花花小落 973 2013-07-11 09:40:02

  她望向他时,他亦刚好看到她,四目相交,淡然陌生。

她方知,原来她这样的冷漠她与他都做得到。

她自然别过目光,低头若无其事随百官行礼。

“颜爱卿,你可知孤身边的这个人是谁?”礼毕后,高台上的人冷言道。

林落望了眼司徒凛身旁的人,道,“臣不知,但臣猜的出来。”

“噢?”司徒凛戏笑道,“但说无妨。”

林落道,“先不提其仙风道骨,清逸出俗,由地位而言,能站在高殿之上之人就没有几个。早听闻国师年少俊逸,万人景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个世界的人信卦,信天命。天算者,卦算者受人敬佩。他十四岁出卦,天旱、洪水、地震……无一不准。十六岁为国师,王之下,群臣之上。北冥国还大兴草木,为其盖了座无极宫。

她知他身份,从她听到“姬风华”三个字时,她就没有停止过对他的关注。她是矛盾的,一方面不愿想起,一方面又在收听他的消息。

“爱卿果真聪明!”司徒凛道,而后又问,“国师以为如何?”

“右相年轻有为,北冥历代丞相之中,右相最为年轻,实乃万民之福。”他温文答道。

“那今日受章之礼由国师代劳,如何?”

司徒凛话落,林落抬头瞥了下高台上,仍是一副冰冷的高深莫测。从来官员赐封受章,都是由总管太监颁布。这样无上大的荣耀绝非好事。

“臣不敢!”

“臣领命!”

二人的声音同时响彻在大殿上。

林落与他对视了眼,下跪道,“臣惶恐,国师万人景仰,要国师为臣授礼,臣着实担当不起。”

“右相客气了,右相怎会担不起呢?!右相昨日不是才为我北冥争光赢了东临吗?”傅伯生参了句道。

林落憋气暗骂,这老狐狸!又听司徒凛威严道,“傅爱卿所言及是,何况国师也没有反对,就这么定了!”

林落还能再说什么,这次她没法辩。

听姬风华在上念着封诏时,林落左耳进右耳出,她向来不喜繁文缛节,尤其讨厌那些罗里巴嗦的废话。

等她跪到受章时,脚已麻了。她强撑着身子,双手恭敬接过相章,从头到尾,不曾多看一眼。

桃花香淡淡扑鼻,不过几日,林落却觉得已恍然若世。

早朝结束,百官散朝。

林落冷笑,这算什么早朝,受个章就结束了,全然不提国政。

“恭喜右相,贺喜右相!”傅伯生笑的奸佞走来。

这老狐狸才不会如此好心道喜。

林落听他又道,“能在御书房伺主候职,右相果真是厚遇!”

“什么?”林落的头懵了下。“谁在要在御书房?”

老狐狸得瑟道,“不正是右相你!”

林落翻开手中的圣旨,几行字格外醒目,“……念其初次入政,就命其候职御书房,辅侍孤左右,直至熟识朝政,即日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