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与君约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花花小落 1475 2013-07-11 09:40:02

  从百姓口中得到回答时,她就知道她是男子声,低沉冰冷,犹如沉在千年寒湖里的玄铁,又带着霸气威严,似高高在上的俾睨赢了。更或者可以说,她今天就是来赢的。

“说吧,你要什么?”御辇内传出的者。

男子声一出,周遭刹那沉静下来。

林落的手瞬间握紧,这便是他吗?

松手让自己放松,林落扬起魅惑的笑道,“草民打小有个梦想,就是草民想做一个高官!草民知道右相之位空缺十余年。。。。。。”

“这就是你的要求?”御辇内的男子冷道。

雨水点滴,地上的声音异常响亮,明明是大热天,空气中却像是快要冻结。

林落跪下身,淡道,“不,草民想说的是,草民知每年都会有远近不同邻国使者来北冥觐见交流,明日东临国正好到来。据说东临国使者喜欢以文会友,以智交流,草民肯请圣上给草民一个机会,若草民能赢过满朝文武答对东临使者的难题,请圣上将右相之位封于草民,若草民令圣上蒙羞,草民愿意交出性命,以身谢罪!”

雨已停,风却突然暗涌。

御辇内沉默一会,然后传来声,“孤,允了。”

圣驾启程,长长的队伍绕过林落,她跪着,背却仍是挺直的,无论身边多少人经过,她没看任何一眼。

他与她始终是有偏差,他坐着,她站着,她跪着,他还是坐着。

但她快接近了不是吗?虽然他们是说了两句话。

“主子,王走了,可以起身了。”恭喜提醒林落道。

“走了吗?”林落缓缓起身,这才泛了下眼,东施,恭喜发财都在。

“走了,都走了。”恭喜扶起林落。

忽然,身后马蹄声而来,“为什么?明明直接开口就能得到?”

林落抬头对上骑马的男子道,“那统领又是为何?爹爹是大将军,哥哥是兵部尚书,你却甘愿从小小禁卫军做起?”

男子的眼里充满诧异,随后道,“我与你不同,你既然知道东临国,就该知道你的性命随时都能丢!这不是开玩笑的!”

“多谢统领提醒,我敢说出口就代表我已做好所有准备。”林落笑道,“统领若是来取望月的,现在可以走了,只怕出来的太久王会龙颜不悦的。”

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听了林落的话,接过望月,看了眼林落,策马便走了。

“主子,他是谁?”东施望着离去的男子,呆头问道。

“上官飞尘,禁卫军统领。”发财答道。“此人倒是让人钦佩,他有今日的地位全是他自己一步一步爬出来的。”

“莫不是那个上官?!”东施张大嘴,都快能塞的下鹅蛋了。

发财点了下头,表示就是你想的那个。

北冥的名门望族,上官家族的先祖上官制是北冥国的开国元勋,上官家代代出武将良才,保家卫国,深得民心。不是他东施知道的不少,而是北冥没有谁不知道,但凡提到上官家,无人不肃然起敬。

“那方才他说的东临国又是何意?东施又问道。

“东临国,北冥邻国中最强大的国家,每两年都会派使节到各国来做拜访,说是拜访倒不如说是来找茬。东临国使节每每都会带来难题,以贡品为赌注,来考满朝文武,北冥已连连交了三次贡品。”

东施听了发财的话大惊道,“那就是说北冥已连输三次!”

“满朝文武怎么可能一个都答不出来?!”恭喜不解道。

“自然不可能。”林落道,“会答的都是聪明人,凡是聪明人都会看局势,看懂了,就不想答。”

“主子,恭喜不明,不答出那不是要输了贡品,这无疑是让北冥蒙羞!身为朝臣,有什么能比家国蒙羞还重要!”

林落轻笑道,“若是这个国的王不想赢,做朝臣的敢忤逆吗?”

恭喜更不明了。

东施直言道,“哪有人甘愿服输,也不愿意去赢的?!那主子这一去岂不是凶多吉少?!赢也不是输也不是?!”

林落悠悠看了眼东施,“怎么?就这么对我没信心?!”

东施慌忙摇头,拍马屁道,“主子聪慧过人,任何难题都在主子面前都不算什么。东施对主子信心满满!”

“你说的对!我一定会排除万难!”

林落转头看身后早已没有踪影的御驾。

等着。

她定会拿回所有的一切,并且千倍百倍的将利息讨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