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开宴(二)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花花小落 966 2013-07-11 09:40:02

  龙椅上的人唇边的笑未褪去,反而有些愈烈,懒散的道了声,“王腾,你退下!”

林落会意,立刻上前接过王腾手中酒壶。

她站在龙椅右后侧,每个毛孔都能感受到龙椅上的寒戾。

他靠着龙椅,拿着杯子的手往右倾,那是叫她倒酒。

她上前一步,略弯腰,酒壶里的玉娘琼浆汩汩流下,水到杯点即收。动作几乎一气呵成,把王腾看的惊愣,杯里的酒正满杯,若多一滴便溢出,少一点则不够。他当差好几年才能将这倒酒做的好,而眼前的人信手拈来,自然流畅,无可挑剔。

司徒凛瞥了眼杯中的酒,而后,一饮而尽。

“看来花魁之称,果真名不虚传!”

他用的是只有他与林落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林落侍酒的手轻颤了一下,幸而手法纯熟,没有半滴溅漏。

一天,一天时间,她上冥城十多天车程,他却仅用一天就已查透她。

“是襄城百姓浮夸了,草民不过糊口饭吃!”她以同样的声回道。

他又饮了杯酒,“你可知昨日有刺客闯进王宫内?”

刺客?不是说她吧!?

林落知他怕是在试探她,遂道“草民愚钝,为今日之宴惶恐难安,宿夜未眠,竟全然不知还有刺客!”

他把玩手中的酒杯,高深莫测,看不出他对她的话是信还是不信。

昨夜回房后反复回想,以他的功力就算她跳窗后她也不可能逃脱,他却没追上,也没有叫动任何一个禁卫兵,唯一的结论是,他有意放她走。

她想不透他为何放她,但她知他定是不知道昨夜的人是她,否则今日不会此番试探。

“东临国使者到!”

百步外,小太监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落暗道,这个时辰才来,摆足了架子。

北冥周边大小十来个国家,东临最为强盛,西漠西梵两国及北冥南娄皆不相上下,其他小国不计。几十年来,东临一直以邦帮交流为理由派使者行走于各个国家,无非不是想要彰显国威,或暗中刺探军情。

司徒凛必不是甘心俯首之辈,东临连赢三年,他怕是有意松懈,故作假象。十年前那场夺位之战估计是耗了大半以上的国力,所以十年来一直养精蓄锐。输赢不过一点贡品,却能让他的实力隐于几国之内。

他越发沉默,就代表他的实力越发浑厚。这样的人最可怕,他会在你最放松紧惕的时候,一口将你咬到断气。

“东临使者莫桑,拜见北冥王!”堂下一络塞胡男子带着两个一高一矮的侍从鞠躬行礼,虽是行礼,姿势里却没有半分谦卑。

“莫桑使者许久不见了,东临王近来可安好?”司徒凛懒懒道,显然对堂下人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劳北冥王挂心,一切都好!”莫桑趾高气昂答道。

晚宴在东临使者的入座下,才真正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