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革新律法

媚惑倾城 天下第一宠 花花小落 1092 2013-07-11 09:40:02

  他的眸一寒,空气突然凝滞。

王腾的脸已煞白,“革新律法”这四个字有多大的影响力,在王宫爬滚几十年的他最清楚不过。这是北冥朝政的禁忌,历代官员凡提出革新者无不贬职降级,更有或因此而丢掉性命。

三十年前二十多个官员在朝堂上联名请求先王革新律法,而被贬罚流放的事还历历在目。

谁敢提改新?现有的律法是北冥老祖宗所制定,是至今最为全面完整的律法,曾因此律法将北冥政权巩固推向全盛。历代哪个帝王愿背上大不敬不孝之罪来质疑老祖宗?何况那位老祖宗曾下过遗令,不得更改此律法。

林落亦知其中利害,望着面色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司徒凛,背湿透了。

他侧头看她,锐利的目光似冷箭一般。

她绷紧身子,不敢喘气,她在赌命,拿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高位在赌。

她见他终于开口,淡淡道,“夜深,今日就到此,爱卿出宫吧!”

被悬挂的心从高空中一下子松了一半,他避而不易议,没有责罚她,她可否理解为他并不反对?

她收到消息,他似早有革新律法之意,今天看来果有此事。

他不可能自己提出革新,他需要为他出头的棋子,而这样棋子一旦出头就存在浪尖上,若被满朝反对革新的群臣压下,就是降级革职,所以此事需要谨慎策划。做这样棋子就是她的机会,今日她如此一提,他虽未答应,但她已在他考虑之内。他不信她,但她要他不得重用她。

王腾瞧瞧已退下不见的身影,拿起袖子擦擦额头上的汗。

“王腾,这可不像见惯风雨的你?!”司徒凛凉凉道。

王腾擦汗的手停下,窘道,“奴才年世高了,这心脏开始经不起折腾,何况这相爷他……”

王腾欲言又止,司徒凛接道“他?他确有几分意思。”

有意思?王腾汗颜,只怕只有他家主子才会这么认为。

“老奴觉得相爷非同寻常人。”王腾得出结论道。

“自是不寻常,他的真实身份连苍鹰都查不出所以然来。”

王腾不解道,“老奴愚钝,相爷的身份前几日密探不是呈报过了”

司徒凛冷哼道,“以他这样的才智,做一个男宠,这样的身份你信吗?”

王腾恍然,“主子的意思是,他并非表面那般简单,那他动机何在?”

“动力?”司徒凛眸一沉,是自己吗?不得不承认他隐藏的很好,虽然他一直压抑,但是他看自己时那眼神,不会错,那是恨!并且是极度憎恨!

随手拿起桌面上横乱的一本律法,书卷内似乎藏着一张纸。

“由他吧!”司徒凛道。

“主子,这意思是……”

司徒凛嘴角上扬,“朝中太过烦闷,多个有意思的人,不是热闹?!”

“……”

王腾错鄂,他没看错?

趁主子往自己的桌案上走去时,翻了翻那本律法,他家主子上一刻还杀气沉沉的脸就是看到这东西突然笑了。

究竟是什么?

王腾的手停下,肩膀突然颤抖的不行,嘴巴因为想笑而又不敢笑出声被咬的气死的。

只见那本律法内夹着一张画,画上是一只被扁的满身是包的大乌龟,旁边还备注着几个字:司徒凛大乌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