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将军媚】:急报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1233 2013-07-09 19:01:43

  十五

接到急报是在五日后的寅时。

派去前方观察敌情的将士身负一箭,踉跄跑到权畴帐前报了消息,还不等权畴走出帐篷,便倒地身亡。

下令厚葬这名将士后,权畴召集所有将领紧急集合,大体说了急报内容,让将士们整顿装备武器侯在帐外,转身进入帐内与阿离、徐然鹤商讨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在竹楼,阿离已经熟读并擅用各种兵法,再加上上次安和之战的胜利,权畴更是非常相信的把作战计划交给阿离来思考。

阿离来回踱步良久,最后停步,面对权畴正色道:“眼下事出突然,战况紧急,更好的作战方法虽有却不能用作。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方法最为保险。”

权畴急急道:“什么方法?”

阿离旋步坐在案前,手敲案面:“报信的将士提供了一个重要消息,敌军此次深夜偷袭,虽然带了箭,却没有盾挡,我们正好抓住这个重点,让军中箭法杰出的将士首冲前线。这才第一战,为了之后几战,我们必须要把死亡几率降到最小,所以这次作战,只能远攻而不可近战。”

权畴思索片刻,大掌一拍案面,大喝一声好,旋即凛色嘱咐徐然鹤:“我去挑选箭术好的将士,你就待在这里保护阿离。要是阿离出了什么纰漏,你小子就别怪师傅狠心了。”

徐然鹤一怔,旋即便要行军礼接令,却被阿离张臂拦住:“不,将军,我也要奔赴前线。”

权畴想都没想就立刻否决:“不行!”

“将军!”阿离不禁提高音量,即使知道公然呵斥上级已乃触犯军规,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紧紧锁住权畴,她沉声提醒道,“将军,徐将领是军中箭法最为高超的,此次作战不能没有他。”停顿一刻,接道,“而您别忘了,我的箭术受过您的亲自指导。”

权畴最终还是拗不过阿离,答应她也去前线战斗。

而那一战的结果,阿离自是没有让权畴失望。

晟玄暗夜偷袭的三百士兵,包括两个军队主力骨,全都被箭射死。乾苍,无一人伤亡。

经过阿离的分析劝说,权畴最终放弃打持久战的计划。所有将士休息两日,酒足饭饱。在第三日凌晨,全军突进敌方帐营,采用近主远辅的作战策略,全面夹击。

连续五日作战,亡冢岭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

鲜血作土地,血味为空气,遍地尸骨当风景,凄厉叫声用背景。

当真是白骨无人收,乌鸢啄人肠,败马嚎天哭,新鬼怨,旧鬼哭,一派凄凉!

低首合上那位年级不过十四五岁的士兵的眼,他的眉间并没有痛苦,嘴角有那么一抹笑,许是在感谢阿离给了他梦寐以求的解脱。他的胸口插着一支箭,整支没入,只留下血红箭羽在外。

颤巍地直起身,入目的,是满地尸首寒骨。阿离哆嗦着闭上眼,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却一阵阵灌进她的口鼻,似在提醒她,不看不见,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把戏。

身上覆上厚厚温暖,一双大手紧紧环住她的腰,肩上有些钝痛,脸颊,耳边,都是那人的重重呼吸声。

她知道那是徐然鹤。

缓缓睁开眼,目光放远,她失神地看着前方的巍峨高山,喃喃道:“为什么必须要用这种方式……我们,他们,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家人的生命……用我们的鲜血来争夺疆土,他们就能安心坐在那把椅子上吗……”

一声轻叹。徐然鹤埋深了下巴,似陈述又像感慨:“弱肉强食,便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方式。我们只是用他人的命守了我们自己而已。”

—————————【我要收藏】分界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