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将军媚】:袭吻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1003 2013-07-09 19:01:43

  十八

回来多日,阿离都过得极其潇洒自由,每日不是与徐然鹤钓鱼爬山,就是逛夜市吃小吃,至于那个在她生活里,记忆里都打过酱油的太子慕晖,她已经选择性忽略。

如果没有随后某夜的翻墙偷袭,她觉得自己或许会和慕晖做个好朋友。

可是这世上,就没有如果这一说。

那是一个皓月当空的晚上。

阿离睡在厢房,而挨着后院,哪里有棵大榕树,枝叶茂盛,不少枝干都已伸出墙外。

此时,正有一个黑影甩上绳索,借着粗壮的树枝,脚踩外墙,噌噌噌几步便翻进后院。

但见那黑影收了绳索,打量四周一番,竟是非常熟络的向阿离住的那间厢房走去。

月光倾泻在黑影身上。一身夜行衣,口覆黑面,只露出一双漆黑如墨的黑瞳,除去腰系挂着的一串血玉璎珞,的确是那些不善之人的打扮。

走进厢房,黑影放轻了脚步,控制呼吸,小心翼翼地踏上石阶,走到门前,欺身附耳,听着房内的动静。

确定房内的人正是熟睡,黑影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刀面反射的月光不小心从门缝折入房内,落在床壁上,本是熟睡的人突然睁开眼。

听见有人走进屋里,阿离不动声色,继续假装沉睡,打算在那人接近床边的时候再下手。可是等到那人走到床边,阿离却愣住了。因为在来人身上,并未感觉到任何杀气。

床边一沉,那人竟大胆的直接坐在床上,虽未睁眼,她却清楚的感受到那人灼热的目光慢慢在自己脸上打量,最后居然移到胸前。

莫不是遇上那采花贼!

正踌躇着是现在出手还是在观察一下,头顶却蓦地变暗,有湿·热的气息在她鼻尖喷洒,阿离身体顿时僵住,正欲出手,只听那人在她耳边轻声道:“小东西,你若再不睁眼,我便真亲下去了。”

听闻阿离立马睁开眼,见着上方那人含笑的眸子,她眸色一沉,一个侧身,就从枕头下面拿出一把小刀,说时迟那时快,仅是手腕灵活一动,慕晖覆在脸上的面巾如同那日被阿离亲手毁掉的古玉扇一般,顷刻间就变得残碎。

慕晖扫了眼那些碎片,抬眸,怜惜地看着阿离:“怎么出去一趟就瘦这么多。”

阿离瞪眼:“干你屁事。”

慕晖轻笑,转头扫了眼屋里的摆设,淡淡道,“今天就不逗你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低头从腰系取下那枚血玉璎珞,不顾阿离反抗,亲手系在她的腰间,嘴攒柔笑,眼神专注,“这血玉是我母亲留下来的东西,有辟邪保命的作用,战场如地狱,你自要当心,若是哪日不能平安归来,你看我怎么折磨你的尸体。”说着,低头在阿离唇上轻轻一吻。

“小东西,祝你好梦。”说罢,留下一个缠绵的眼神,身形利索的离开厢房。

阿离僵在床上,瞪大眼睛盯着床顶,久久不能言语。

—————————【我要收藏】分界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