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将军媚】:惊心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1000 2013-07-09 19:01:43

  二十九

一夜未歇息,阿离强撑睡意赶了一夜的路,天露鱼肚白,天微凉,阿离遥望身后的黄土大道,不见一人,估计就算是在这里睡上半日,晟玄的追兵也赶不上他们。

五成路阿离已行了三成多,看着天色,未时就该到得了南岭。

身后的青色车帘被人撩开,阿离没有回头,继续扬鞭驱赶,轻笑道:“起床了。”

徐然鹤应了声,坐在阿离身旁。

阿离偏头,见他面色红润,脸上笑意不禁也多了。

“你一夜没睡,进去歇歇吧。车我来赶。”说着就要去拿她手上的鞭子。

阿离也不客气,乖乖把鞭子交给她,自己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歪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贪婪地吸着他身上的竹叶青味道。

天漏一角,阳光洒在她身上,又是一层温暖。

不多时,阿离就沉睡过去。

如果不是脸上突来的热意,她想自己或许会一觉睡到南岭才醒。

幽幽转醒后,阿离伸手摸了把自己的面纱,没想到伸手触碰到的竟是自己凹凸不平的皮肤。仅剩的睡意被这一摸给惊没了,阿离回正身子,看向徐然鹤,却见他背对着她,手捂住脸。

阿离正要问他怎么了,突然有液体顺着脸庞滑下来,哒的滴在车板上,低头一看,竟是鲜血。

心下蓦地一惊,阿离的第一反应便是自己的伤口破了,紧张地看了徐然鹤一眼,见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匆匆钻进车内。

而徐然鹤却意外的没有当即过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车外才传来徐然鹤不自然的声音:“你怎么进去了?”

阿离以为他就要进来,连忙从裙摆撕了一块布蒙在脸上,假装冷静道:“没事,我在里面睡会儿。”怕徐然鹤看见她伤口出了血,又急忙加了句,“你就不用进来了,在外面好好驾车吧。”

徐然鹤淡淡应声。

随后的路程阿离走的十分压抑。

终于到了南岭,两人刚刚下车,前方就传来一声极其清亮的哨响,两人相视一笑——这是关虎专门用来通报情况的哨声,清亮为自己人,粗声是敌人。

哨声刚想没多久,关虎就一阵飞沙的奔到他们面前,定定看了两人许久,忽然扑通一声跪下,仰天嚎哭:“苍天有眼啊!这两个娃终于回来了!”

徐然鹤踢了关虎一脚,憋笑道:“宝器。快起来吧。”

关虎的眼泪唰地就收住了,一个弹跳站起来,突然贴近阿离,语气古怪道:“离将军,你怎么蒙着面纱呢?”旋即又嬉皮笑脸道,“来来来,摘了吧,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关虎的手刚抬到胸口,就被徐然鹤按住了。

“现在战况怎么样了?”

关虎的目标立刻就变了,只见他面色得意道:“全被我们打退了。”

阿离喜道:“有你的啊。”

关虎更得意了,一手揽住一人的肩膀,兴奋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回宫啦!”

—————————【欢迎加入书架】分界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