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将军媚】:明心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97 2013-07-09 19:01:43

  二十七

阿离挣脱他的手,背对而坐,嗓音略哑:“你别管了,我们先出去要紧。”

徐然鹤死死按住她的肩膀,强把她扭过身来,目光如刀:“告诉我。”

阿离定定地看着徐然鹤,强忍的眼泪就那么滚了下来。徐然鹤将手伸向她的脑后,摘掉面纱,记忆里的那张脸如今已经面目全非。

“告诉我,!告诉我!是谁干的!我要杀了他!”吼道最后,徐然鹤的眼睛已经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阿离看着他,忽然掩面痛哭起来。

那是徐然鹤第一次看见阿离哭。

她覆住脸的两只手很长,很细,很白,却是不同于其他女子的细腻,不用触摸,就已经能感受到那些粗糙的厚茧。眼前闪过以前和她在一起的画面,他想,如果不是天大的苦衷,她便不该是这样——她应该坐在属于自己的闺房里,每日绣花弹琴朗诵诗词,然后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嫁作人妇,幸福的生儿育女。

那个如意郎君或许不是他自己,但至少那人给的了她幸福。

他将阿离搂在怀中,下巴顶着她的头顶,一呼一吸间,他只感受得到眼泪的苦涩。

良久,他吻吻她的发顶,松开怀抱,捧住她的脸,轻轻为她拭去泪水,柔声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

阿离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声音沙哑:“你说什么……”

一个吻落在她的眼睛上,尔后是眉心,再是鼻梁,一点一点,慢慢移到唇上。

黝黑的眼睛溺满柔情,阿离突然想起初见他时的情景,当时他的眼睛也有这般漂亮,可是没有沉醉。

啄了啄她颤抖的唇,他笑望她:“我爱你。”贴近她的脸,“我说我爱你。”

阿离就那样笑了,从未有过的灿烂。

她圈住徐然鹤的脖子,挨着他的耳朵抽泣。

出了宫,寻得一偏僻的客栈住下,阿离换了身行头,出门抓药。

晚上,阿离和徐然鹤同塌而眠,即便徐然鹤再怎么劝,她还是坚持带着面纱睡觉。

药有镇定的功效,徐然鹤没过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阿离侧身背对,抬手覆上脸上,出神地望着窗外。

这脸是她自己毁的。

第一战是她打的,晟玄的人自是知道她的样子。劫走徐然鹤,他们的目的除了混乱军心以外,更大的算盘是想利用她救徐然鹤的时间一举歼灭没有主力的护龙军,如果她猜的没错,军里定是出了晟玄的内奸,否则画像上应该是穿盔甲的她,而不是在营中只穿了一次便装衣裳的她的画像。索性她早就料到通过容貌排查这一层,半路借了个农家的厨房,烧了一锅油再加一瓢水,她的脸就这么简单的被毁了。

装扮男儿再久,她始终是个女子,敢为世间有哪位女子不爱惜自己的容颜?她能憋到救出徐然鹤的时候才哭,那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过还好,脸被毁了,她却得来了爱情。

—————————【欢迎加入书架】分界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