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将军媚】:调查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1004 2013-07-09 19:01:43

  二十

进了殿,阿离看也没看慕晖一眼,直径走到紫檀书架前拿过一本书,翻了两翻,然后走到慕晖面前,摊开其中一页指着第一个字道:“这个字读he,二声,组词和平……”

“你这是干什么?”慕晖惊诧地打断阿离。

阿离面不改色,声音平缓:“我在尽我的职责教您读书。”

慕晖一口茶喷出来,拍桌:“老子又不是文盲不识字,谁告诉你侍读的职责是这样的?”

阿离轻轻挑眉:“太子殿下,请注意您的语言用词。”

慕晖背过身去摔袖冷哼,缓了一会儿,突然转身狐疑地盯着阿离的脸,嗓音低沉:“你这是故意和我作对呢?”见阿离不理会他,点了点额角,坏笑续道,“是因为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还是因为我亲你那一口?”

话音刚落,慕晖只见眼前白衣一闪,耳边“唰”得一声利剑出鞘,一块冰冷的东西已经贴上了自己的脖子。

前方墙上挂着的一把装饰宝剑已经只剩剑鞘单独挂在那里。

偏头瞟了眼泛着寒光的剑身,慕晖抬眼,大方的打了个哈欠。

阿离的太阳筋猛地一跳。

“这谋杀太子的罪名可不轻呐,本殿下的侍读。你这下手可要三思,一剑杀了我你是舒服了,可这大将军一家可就惨了。”

阿离冷笑出声,欺身逼近:“我最大的就是胆子。你以为我会怕?”

慕晖勾唇微笑,伸手轻弹剑身,答非所问:“你知道我最近在做什么吗?”阿离还未表态,他已经自言自语道,“我在调查数年前,卿家兵器铺离奇走水一夜被毁的事。”

音未息,但见阿离身躯一震,面无人色。

这一切都在慕晖的意料之中,即便如此,但在看到阿离惨白的脸色的时候,慕晖还是有些不忍心,无奈地低叹一声,抬手拂掉脖子上已经构不成威胁的长剑,接着说:“如你心头所想,我之所以调查这件事和你是有很大的关系。若不是你,我也不会知道当年卿家夫人怀胎十一月生下的儿子其实是个女儿。我的探子告诉我,卿家祖训明文规定:卿家的兵器铸造之法只传男不传女。卿夫人这一生只生了一个孩子,她不可能让家族世代流传的手艺无人继承,所以才隐瞒了自己孩子的身份。”说到这里,慕晖有意无意地看了眼手握成拳的阿离,抿了抿唇,说出最后一句话,“据我所知,卿家的孩子名叫卿离。和你有同样一个字。”

“你想说什么?”尽管是刻意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让外泄,阿离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

慕晖上前一步,挨近她,无可奈何道,“小东西,如果叫你的名字,我应该叫你卿离吧。”

当啷——

阿离出神地看着从手中脱落在地的剑,眼前一片氤氲,耳边似乎有人在呼唤救命,有烈火吞噬木材发出的噼啪声,还有一道虚弱的女声地唤着她的名字——

“离儿……快走……”

—————————【我要收藏】分界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