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质问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1039 2013-07-09 19:01:43

  柒

我话刚说完,唐风就从一旁将她挡在身后,像母鸡护小鸡似的,以前含笑的眸子也已经变成了愤怒。他冷冷地盯着我,凉声道:“你可以对我吼,对我凶,但你绝对不能欺负欢儿。”

“我欺负她?”我像是听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唐风,你有没有长眼睛,是谁欺负谁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他的面上陡然显出一抹红,声音开始颤抖:“够了!这是你对自己丈夫该用的语气吗吗?”

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轻轻哦了一声,透过蒙蒙水雾看他,说:“你也知道你是我丈夫吗?那你现在背后护着别的女人,对我大声大吼,这就是你唐风对我这个结发妻子应该有的态度吗?”

“你够了!”

利落地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喉间顿时漫上一股腥甜。我擦着嘴角的血迹看向唐风,他也红着眼睛瞪着我,他的身后,是满脸得意的疯女人。

对,疯女人,这就是姜虞欢给我的第一印象。为了一件破衣裳可以自毁形象,与我对吼的疯女人,真是既虚荣又可笑。

可她再可笑也比不上我。我指着她,问唐风:“她是谁?”

“哼,我是——”

“闭嘴!”我凶狠地瞪着急忙抢话的她,眼睛里藏着的那把刀足以把她碎成肉末。

移过视线,我重新看向唐风,冷声道:“她是谁?”

“姜虞欢。”他认真地看我,清晰地吐字,“姜虞欢,我的青梅竹马,一生的挚爱。”

一生的挚爱?

滚热的泪水烫地我好心痛,我慢步走向他,待到他面前时,我狠狠地戳着他的胸口,平静地问:“她是你的挚爱,那我又是你的谁?”

姜虞欢不屑地冷笑:“你的脸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你还好意思问阿风你是谁,不过就是个替代品而已。”

这一次,我没有再叫她闭嘴,我的眼里只有唐风,那个在四年前给了我温暖,给我了家,给了我幸福的唐风。

他曾说过,他会一辈子待我好,一辈子疼我爱我护着我,我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在我耳畔厮磨,对我做出许多承诺。那时的我一点也没有怀疑他的话,因为他答应五日后娶我,五日后,我就真的穿上了凤冠霞帔,嫁给他做妻子,所以我相信他。

我信他,就像我信自己的心一样,信的那么虔诚,那么认真。

四年来,我一刻也没动摇过,可是现在,我不禁怀疑当初他是不是没有把话说完,那未完的话,我没听见的话。

——如果他的挚爱姜虞欢一辈子都没有回到他的身边,他就会一辈子待我好,一辈子疼我爱我护着我。

我想,这才是他本该说完的话。

最后,姜虞欢挽着唐风走了,他的衣袂擦过我的手,那上面的血迹已经凝固。

“九天后,我会娶欢儿为妾,你依旧是你的唐夫人,不用担心。”临走前,他扔下这句话给我。

我想笑着问他我担心什么?担心他会休了我,不要我?还是担心我在乎正妻这个位置?可到最后,我只能抱着自己的膝盖埋头痛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