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冤家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87 2013-07-09 19:01:43

  玖

时间快得像流水,转眼已经过了五个月。

在这五个月的时间里,唐风只来过笙守阁两次:一次是我的生日,另一次是我受了风寒,咳嗽的厉害。府里唯一对我衷心的婉荷在独欢堂跪了半夜,据说嗓子都哭坏了,幽幽的哭泣声好似女鬼索命,吵得唐风怎么也睡不着觉,这才随她来笙守阁看我。

至于为什么要用据说这个词,因为那晚我已经烧昏过去了,所有的事都是后来从下人们的嘴里得来的。

笙守阁是我住的地方,用意为一生相守,我偏爱“笙”字,那时的唐风便给我换了,而独欢堂,是何人住又是何用意我就不用多说了。

六月初始,姜虞欢开始无缘无故的呕吐嗜睡,我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也还是明白这些症状只有孕妇才有。果然,唐风急急找来的大夫告诉他姜虞欢是有身孕了,那日唐风高兴地在门前撒钱,这种好事乞丐必然是不会错过的,长安城几乎所有的乞丐都聚集到唐宅门前伸手要钱。

四年前,我嫁进唐家,没有八抬大轿,但也嫁的风光,那时的我也是像现在这般站在门内看着门外的乞丐,嘴角带着轻蔑的笑,神情满是不屑,但现在,我依旧站在原来的位置,只是嘲讽的对象变成了我,嘲笑的人变成了他们。

在房里和婉荷一起用过午膳,我按照以往的习惯去花园散步,前段日子我偶然买来一株夹竹桃,笙守阁的花盆都太小,我就把它种在了花园的一处,没事便去给它施施肥,松松土,也当一个乐趣。

姜虞欢因为怀孕的缘故,几乎每日都在太妃椅上调养身体,很少出独欢堂,我也因见不着她而感到十分轻松。

可常言道:冤家路窄。我和姜虞欢的这条冤家路,也注定宽不了多少。

在我漫步到花园时,就见前方有几个丫鬟围簇着满身珠宝的姜虞欢,对一株花谈天论地。不知该说幸运还是倒霉,好死不死,那株花正是我亲手摘下的夹竹桃。

见着她们在那,我也就懒得过去了,正欲转身离开,有眼尖的丫鬟瞧见了我,故意高声喊道:“哟,那不是夫人吗?”

背着她们翻了翻白眼,我从容地转过身去,莲步移动,没有一点被发现的慌乱迹象。

许是补品吃得太多,姜虞欢丰腴了不少,以前的美人尖也变得圆润有肉,双手覆在微微隆起的肚子上,眉目温柔。

“你们先下去吧,我有话对姐姐说。”她对我展颜,抬手遣了那些丫鬟。

听得这声姐姐,我挑眉,没有多说,缓缓走上前去。

“姐姐可认得这花?”我刚走近,她便伸手挽住我的胳膊,动作亲密且熟稔,好似我们的关系很要好。

我不是傻子,自是晓得她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她既然要演戏,我也不好不配合,以免毁了她的好兴致。

——————————【欢迎加入书架】分界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