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发现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80 2013-07-09 19:01:43

  十三

翌日,我早早藏身到独欢堂,静静等待婉荷口中说得那个道袍男子出现。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那个道袍男子就出现在我视线里,看着他身后的那堵青墙,我了然,对于宅中那么多下人都未曾发现他这么一个人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听得婉荷说是个道袍男子,我脑中首先浮现的便是一位绾髻长须,清风道骨的道士模样,却不想视线里的那个道袍男子竟是那般年轻英俊,细看五官,眉目间到还有几分唐风的影子。

我勾勾唇,注视着那人从青墙后走出来,步态大方,没有丝毫拘泥。

早前婉荷就对我说过,一到申时,姜虞欢就会遣走所有下人,听说是要午睡,不容得任何人打搅,我想这只不过是她为了不让人发现道袍男子而做好的戏罢了。现在我虽然还不能证明她这朵杏花出了墙,但也亏得她这安排,我这才能轻松进入独欢堂。

道袍男子走路很奇怪,像是在飘似的,观察他许久我都没看见他的脚完全沾地,心里不禁咦了声,哪晓得嘴里竟然也还咦出声。

道袍男子的步伐顿了顿,视线有意无意地向我藏身的地方看过来,我下意识地捂住嘴巴,往黑暗的更深处藏去。

极轻地笑声从他嘴里飘出来,这次脚是真的沾地了,步伐加快,没一会儿就消失在我视线里,随后是开门的声音。

“你来了。”姜虞欢的声音很是欢喜,有斟茶声。

“孩子怎么样了?”道袍男子看着虽俊秀,嗓音倒是出奇的有磁性,很低沉。

姜虞欢笑:“还能怎样,再过四个月就临盆了。”屋里静了一会儿,然后是椅子的嘎吱声,姜虞欢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们的儿子快出世了,阿舟,你快当爹了。”

刚放下的手又重新捂住自己的嘴巴,我竭力抑制住卡在喉间的惊呼,冷汗硬生生的从额头蔓延至全身。

她刚才说什么?孩子不是唐风的?!

似有一道惊天地雷在我脑中炸响,大脑混沌一片,双腿竟在发抖。

“偷听别人讲话可是不对的行为哦。”男子的声音出现在我的头顶,我惊住,仰头看去,叫阿周的男子双手搭在窗棂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的眼睛,身旁是一脸铁青的姜虞欢。

原来我藏身的位置是在南边的窗户下面。

“你都听到了?”她狠狠地瞪着我。

我呆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阿周仔细地打量我的脸,轻笑出声,转头对姜虞欢道:“还真是和你长得像呢,怪说不得唐风要娶她。”

姜虞欢嗤笑:“不过就是一张皮罢了。”

我反唇相讥:“也总比一个荡.妇强。”

她大怒,却被阿周拦住。

他对姜虞欢说,眼睛一刻未曾离开过我的眼睛,还是那声轻笑:“别动气,你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至于这个嘴犟的美人,我以后自有办法处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