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逐令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76 2013-07-09 19:01:43

  十五

“信。为什么不信?爱一个人不是就要相信他的每一句话么?”

我的这句话温柔了他的眉眼。他看着我,然后说:“那我就相信你。”

“公子——”一个黄衫女子突然从后窜出来,两个眼睛肿的像核桃。她的五官我有些印象,是上次在鲤鱼池的那个绿装女子。她看我的眼神就像我杀了她娘一样,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

“公子,你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相信那个女人的话,我家夫人肯定是被她害的!”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衷心护主的丫鬟,脸上神情莫测难辨。

唐风不动声色地将那丫鬟护在自己身后,眸色越发深了:“欢儿告诉我不是你下得手。”笑了笑,续道,“你刚说了,爱一个人就是要相信她的每一句话,那么欢儿说不是你,我就相信她的话。”

我讽刺冷哼:“你还真是不知公平是何意。”酸涩已经冲上眼睛,不再面对他,我背过身去,冷声下了逐客令,“我睡觉去了,婉荷,关门。”

婉荷瞟了眼门口的唐风,踌躇道:“可是公子——”

“关门。”放下这句话,径直走进卧房,走到床边时我腿蓦得一软,咚地跪倒在地。

婉荷听见了声音,刚才的踌躇犹豫全改焦急,快速说了句“公子抱歉”,吱嘎一声,门就被关上。

隐隐约约还听见那丫鬟在抱怨:“清高个什么劲儿,不就是一替身么,还真当自己是女主人了……”

我看着浸血的膝盖,眼神空洞,任由泪水覆盖满面。

姜虞欢在能下床走动的第一天,就来笙守阁找我,那时我还在逗弄刚买来的小白兔,听见她唤我,我还以为是睡眠不好出了幻听,直到她真的站在我面前,我才打消了要不要再去补个觉的无聊念头。

见她来,我还是颇为惊讶的。

她的脸很白,头发散着,穿着白裙,真像个女鬼。

她抿笑看我怀里的兔子,嗓音细弱:“好可爱的小白兔,没想到姐姐也喜欢这种娇小柔弱的小动物。”

淡淡扫了她一眼,我继续抚摸怀中被我取名为毛团的兔子,讥讽地说:“谁我我喜欢,只是我想要的大灰狼没有卖的罢了。”

她看出我的敌意:“姐姐不欢迎我。”

我也不掩饰,直言道:“我对贱.人没好感。”看着她平坦的肚子,我笑,“你还真是舍得,拿自己的骨肉做戏。”

“你以为我愿意吗?”她悲凉一笑,垂眼覆上自己的小腹。

我没管她,独留她站在一旁黯自垂泪。

冬天的风都很凉,尽管我身上还披着昨年冬天唐风送给我的雪狐皮,当风吹过来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了寒意,下意识拢紧雪狐皮。一抹裙袂飘进我的视线里,我顿了顿,尔后开口:“你回去吧,我这里不欢迎你。”起身单手解掉雪狐皮,随手扔在她怀里,抱着毛团就向里殿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