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虚和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62 2013-07-09 19:01:43

  十九

起初我以为唐风在我这待上两三日就会离去,哪晓得过了十多天,他不仅没有走,还让人搬了不少书籍在房里,每次从店里回来就翻翻书,偶尔亲自下厨给我做饭吃,每晚的房事也没有少过,并且每次欢愉后他都会在我耳边说一句:“我要个孩子。”

他要个孩子。

我何尝又不想要。

只是姜虞欢的流产或多或少的给我了一些阴影,我打心里肯定,她的流产绝对是有人做了手脚。至于幕后黑手是谁,我就无从所知了。

某日我在厨房为唐风捣鼓绿豆糕,婉荷从旁偷偷告诉我,现在宅里的下人都在议论姜虞欢的失宠与我的得宠,说我过不了多久又会恢复以前的身份,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支玛瑙簪,说是那个叫南觅的青衫女子送的,让婉荷替她说说好话,让我不要为之前的不懂事而生气。

“夫人,已经不止南觅一个人给我银子让我来你这儿帮她们说好话了。”婉荷愁眉苦脸地看着手上的簪子,小小年纪眉间的皱纹到不少。

我拈了一块刚做好的绿豆糕放在婉荷嘴边:“来,尝尝。”

婉荷听话的咬了一口,吃完后不停叫好,眉头却没有因此松开。

见我也拈了一块品尝,婉荷开始急了:“夫人,我该怎么办?您知道我最不喜欢这样的。”

我拍掉手上的残渣,嘴里包着绿豆糕含糊道:“她们既然给,你就心安理得的拿着,又不是偷抢。”

“可是我唔——”

一个绿豆糕堵住她的嘴,我把那支玛瑙簪插在她头上,捏捏她被塞得鼓鼓的脸,端着装好绿豆糕的盘子出了门。

婉荷许是逼急了,没过多久便在自己的门外贴了张“拒绝贿赂”的白纸,那四个字就像是用尽全部力气写的,下笔力度大的惊人,不过效果还不错,人比以往少了很多。

又过了几日,姜虞欢再次踏进笙守阁,那时唐风正在店里。

此次来她没有空手,怀里的雪狐皮依旧如新。

“上次谢谢你。”经过流产后,她就瘦了不少,身上的裙子像个大斗篷,空落落的。

我为她倒了杯茶,把火盆向她那里挪近些,笑着说:“客气了。”

“有了阿风你看起来漂亮多了,爱的力量还真伟大。”

我勾勾唇,说的别有含义:“我可以理解为你这句话的原句是化腐朽为神奇吗?”

她喝完茶,报以微笑:“当然可以。”俯身挨近火盆,烤了一会儿,忽然又说:“我与孩子注定无缘,希望你能怀上。”

我冷哼,凛眉道:“承你吉言。”

她似乎跟满意我的态度:“我还是喜欢你带刺的样子,之前那个太假了。”

我抿笑道:“因为我的宗旨是对人对事对态度。”

她哈哈大笑,盯着我的肚子看了好一会儿,将茶杯倒扣在桌子上,双手环腰的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