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命赌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59 2013-07-09 19:01:43

  十四

姜虞欢的孩子是在我跑回笙守阁的第五天后没有的,听说是中了夹竹桃的毒。

我冷静地浇完最后一盆花,婉荷站在我身后,呼吸粗重,看来是刚得到消息就立刻奔跑回来了。

放下水壶,我放下高挽的袖子,回身走进房内。

婉荷跟在我身后,既焦急又担忧地问我:“夫人,您就不着急么?”

我从容地坐下来,抬手倒了杯茶,试了试水温,有些凉,但茶香依在。一饮而尽后,又重新倒一杯,递给满头大汗的婉荷,并轻声说:“我有什么好着急的,出事的又不是我。那是姜虞欢和唐风的事,与我无关。”

婉荷刚把茶杯放在嘴边,听见我说这话,啪地把茶杯放下,两个眼睛瞪得老圆:“怎么会和您无关呢,谁都知道夹竹桃是有毒的,而花园里的那株夹竹桃又是您种的。”见我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脾气的婉荷难得生了气。“夫人!那些人是怎么待您的您比婉荷清楚,姜夫人无缘无故中了夹竹桃毒,不管怎样,总会有小人要把这事儿嫁祸到您的头上。这可是关系着您的清白和性命呐!”

慢慢抬眸,我淡笑道:“那又如何,我终究要走上这条路的不是吗?”顿了顿,我又笑,“婉荷,有些事我比你清楚,可是我清楚的事你比我更清楚。”

婉荷蹙紧眉头,目光复杂地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但最后还是没有再说话。

揭开紫檀炉的盖子,轻轻拨弄着里面的烈火沉香,隔着袅袅薄烟,我侧过身,望着大门口。

“婉荷,有些事,你明知躲得了,却还是硬着头皮冲上去,那不叫勇敢,叫赌命。”

耳边有杂乱的脚步声靠近,我盖上盖子,更浓的沉香味弥漫在整个房子里。

我接着刚才未说完的话道:“我只有一条命,也只有一条路,我不是在赌,而是这条路我不得不走。”

唐风已经出现在门外,他冰冷地盯着我,双手紧握成拳,骨节森然。

他就那么看着我,身后的下人也那么看着我,谁都没有说话。我站在屋里,撩过一缕青丝慢慢把玩,笑看众人。

唐风看着我的动作,脸色沉了不少,目光也更冷了些,他止住欲跟上前的下人们,自己独自向前走了三步,每一步就像踏在我的心尖上一般,刺痛地厉害。

还差一步就走进屋里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前是低低的门槛。我知道,就算再低的门槛,我和他始终也跨不过去。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他的声音同他的目光一样的冷,“欢儿中毒导致流产,是不是你害的?”

我也向前走了三步,笑颜看他:“我说不是,你信吗?”

听我这么说,他竟然笑了:“那我说信,你又会信我么?”

——————————【欢迎加入书架】分界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