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爱恨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1007 2013-07-09 19:01:43

  十六

婉荷回来后我便把姜虞欢来过的事告诉了她,当听到我把雪狐皮给她的时候,婉荷不满道:“夫人您为什么要把那件雪狐皮给她,那可是您最在乎的东西。”

我拨弄着指甲,漫不经心道:“我在乎又有什么用,人是从我这儿出去的,要是回去出了什么事,你真当我还有胆子和命供那些人消遣吗?”吹吹指甲盖,我把手兜进暖手筒里,脚边是热乎的碳盆。我停了许久,待到身体热和些了,又接着说:“我虽然讨厌她,但一颗怜悯的心我还是有的,再说她刚恢复身子,能穿那么薄的衣裳从独欢堂走到我这儿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想到她平坦的小腹,最后也只能长叹一口气。

火光印得婉荷的脸很红润,她小心翼翼地问我:“夫人,您为什么不恨姜夫人呢?”

我笑:“这辈子我唯一恨的人就只有唐风。”顿了顿,将视线投向窗外,像是说给自己又是讲给婉荷:“恨一个人不是容易的事,由爱生恨,无爱便不恨,我对不爱的人,顶多就是厌恶而已,论恨,太早了。”

婉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那个冬天是我渡过最漫长的一次,如果没有婉荷陪我打发寂寞,我怕是要无聊的去上吊自尽了。

接近三个月的时间我足足胖了一圈,有肉感的我比以前顺眼多了,为了区分我和姜虞欢,我亲手在额间绘了一朵金边花卉,不大,也不复杂,样式倒是挺好看。

婉荷说有了这个金钿我看起来比以前成熟有魅力多了,这句话我很受用。

长时间的无人问津让我已经完全习惯了现在的冷清,如若不是唐风在我心里扎得太深,我想我已经忘记了他的模样。

好几次我都把唐宅的一切联想为后宫,唐风就是皇帝,我就是被弃的妃子,笙守阁就是关押我的冷宫,静静待在里面等待色衰颜弱,孤独老死的那一天。

我一直都这么幻想,时间的流逝让我忘记了,再不受宠的妃子也有突然回归盛宠的那一天。

初春,唐风距离上次质问我毒害姜虞欢的那件事已隔了接近五个月后,他第一次踏进笙守阁。

我正把一株玲兰搬出去透气,抬头的一瞬间视线里突然出现他的身影,身体蓦然僵住,端着花盆的手像忽然失去力气一样,手腕一滞,花盆就砸落在地。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他专注地看着我,在看到我额间的金钿时,怔了片刻,然后笑了,嗓音一如初见时那般温柔:“很漂亮。”

仅仅三个字,就足以让我眼泪决堤。

我抽噎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走过来拉住我的手,低头在金钿的位置落上一吻,说:“想家了,想你了,所以就回来了。”

话音刚落,我就像个孩子一样在他怀里放声大哭,那一刻,我身上的刺全都收回心里。

【提示】:

此章乃重发,苦.逼的我预布发早了,麻烦大家再看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