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消息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65 2013-07-09 19:01:43

  十二

之后,我就一直待在笙守阁,甚少到外院去。婉荷依旧陪在我身边,我早已拿她当姐妹,便直接让她和我一起睡。入冬了,多一个人也热乎些。

晚上吃过饭,婉荷照旧对我讲诉她每日听来的消息。宅里的下人嘴都很碎,不管大事小事都在胡聊。有一次婉荷讲到一半时我就忍不住摇头喟叹,说,如果唐风再不换掉这些乱嚼舌根的下人,迟早有一日宅里的禁忌话题会被她们传到外面去,到时候丢人的就是整个唐宅了。说完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又识相的闭了嘴。

婉荷今天带给我的消息是:好像是从半个月前开始,几乎每日酉时,都会有一个道袍男子从姜虞欢的房间里出来,不走大门出,而是绕着后院直接飞身过去,似会轻功。

我心里紧了紧,唐风要照顾念欢居的生意,每天都是申时出酉时归,从不出错。现在婉荷说有陌生男子出入姜虞欢的房间,而且刚好在唐风要回来的时候离去,这怎么想都有些不对劲。

想罢我立刻问婉荷:“以前可有见过那个道袍男子?”

婉荷摇头:“不曾。”

“那有谁见过他是怎么进来的吗?”

“没有。”婉荷蹙眉摇头,“我今日问了一个好姐妹,她每日都在打扫前院,从未见过除了公子以外的男子进入宅里。”

我心想不对,警惕地看了看大开的门窗,低声吩咐婉荷关好后,转身走进卧房。婉荷做好后也跟着进来。

我拍拍旁边的位置,婉荷顺从地坐到我身边。

“你说是半月前就见着那个男子,那为何没有告诉我?”

婉荷说:“听说姜夫人信道教,我又见那男子一身道袍,所以就当他是姜夫人的客人,这才没有告诉您。”

我点点头,又问她:“那怎么今日又告诉我了?”

婉荷面上突然漫上一层羞红,她微侧身子,支支吾吾道:“那是因为我见着那男子从姜夫人房里出来时……衣……衣衫不整……”那四个字说得很轻,但我的心还是咯噔一下。

联想到之前想法,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婉荷察觉到我的脸色不对,马上担心地问我是否哪里不舒服,我摆摆手。控制好情绪,偏头对婉荷嘱咐:“这件事除了你可还有谁知道。”

婉荷是个聪明的姑娘,我话一出她就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回夫人,除了我,就只有您知道了。”

我满意地点头,眼睛直直望向前方的一盆观赏植物,容色淡然:“明日我亲自去一趟独欢堂,你帮我做好掩护。”顿了顿,又厉声对她说,“记住,此事绝对不可向外声张。”

婉荷点头,信誓旦旦地回应我:“夫人放心。”

我颔首微笑,耐心等着明日的大发现。

—【通知】—

明日欢脱就正式开学了,更文时间正式定为每晚8点至11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