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滞停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32 2013-07-09 19:01:43

  二十一

眼前是一片黑,那么压抑,恐怖。耳边似乎还有婉荷尖叫哭泣的声音,她在大喊什么,具体内容我已经记不得了,只是依稀记着有“畜.生”这个词。

我很疑惑,是什么人能让乖巧的婉荷如此大骂。我试图再努力记起什么,可是大脑除了胀痛之外,便无其他。

我在那片黑暗里行走,没有目的,眼睛无意识的定住某个点,一点点迈动无力发颤的双腿。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脏的空洞却告诉我,我丢失了一份最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呢?

我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小腹——有些凹陷,还有些奇怪的纹路。

电光火石,我突然记起婉荷的某句话,她声嘶力竭地对谁吼着:“……放开夫人啊……那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

孩子!我的孩子!

我按紧自己的腹部,掌心没有感受到熟悉的生命力,好空荡。

“孩子……呢?”我反复摸索自己的小腹,大脑里有什么在慢慢复苏,它们慢慢汇聚成许多可以动的图片,在我眼前慢慢移动——

后院的凉亭里,婉荷掺着我坐下,宽大的裙子遮掩不了我高隆的小腹。

她从食盒里取出几样点心,数量不多,但都是我爱吃的。将一块蜜枣糕分成两半,她就像个老妈子一直絮絮叨稻:“小公子已经四个月了,吃东西就不要再像以前那样狼吞虎咽了,您吃得消小公子可吃不消呢。”把一半蜜枣糕放在我手里,又给我倒茶,“小公子的衣裳我已经做好三套了,不出半日那双小鞋子就会做好,只要一想到今后小公子会穿着我做的衣裳鞋子长大,心里就好高兴好高兴。”

我好笑地看着她绯红的脸,吞下最后一口糕,调侃她道:“穿个衣服就这么高兴,那以后叫你干娘你不是要乐傻了?”

婉荷倒茶的手蓦得一顿,不敢置信地看我:“夫人的意思是我……我可以做小公子的干娘?”

我不置可否,接过她递来的清茶,故意问:“大夫都没检查出我肚子里是男是女,你一直小公子小公子的叫,怎么?你知道这是个男孩?”

“当然啊!”她笑了起来,“夫人没有听过‘肚子尖便是男孩,肚子圆就是女孩的这个说法吗?‘夫人的肚子才四个月就这么突出,婉荷敢打赌,绝对是个带把的。”

我哈哈大笑:“小小年纪倒还挺迷信。”

她倒是一脸神秘地贴近我,压低声音说:“不可信其无,但可信其有。”

说完我们都笑了起来。

那天的阳光好灿烂,婉荷质朴纯真的笑脸在阳光下就像一朵开的最好的太阳花。

如果说唐风是我最欢喜深爱的人,那么婉荷就是我最信任依赖的人。

画面转换,一下又变到我的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