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野心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64 2013-07-09 19:01:43

  三十

有关这次选美大赛,姜虞欢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去聘了长安最有名的佟大师给自己画像。

对于这事唐风自然有不少微词。单凭姜虞欢的容貌选上的几率就很大,更不用说佟大师超凡的画技来锦上添花,不出意外,这送往邻国和亲的人一定会是姜虞欢。

唐风对姜虞欢的爱具体有多少我不清楚,但我清楚一点,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将自己的心上人拱手送给他人作妻作妾,而且在这件事上唐风已经经历过某些欺骗背叛,也失去了某些东西,他再爱姜虞欢,也还没傻到再去经历一次痛苦。

“他对这事妥协了吗?”我看着莲惜偷拿过来的姜虞欢的画像,指腹经过的每处地方,都有我熟悉的痕迹。

此时莲惜的身份已然从送饭丫鬟变成了阿周安排在我身边的密探。

“没有。少爷对这件事很坚持,姜夫人的所有画像——包括私画的,都被他藏在了书房的暗格里,你手上的这幅是漏网之鱼,让你过一遍后我会主动交给少爷。”

食指停在眉心处,我看了许久,然后抬头,嘴角噙笑道:“这个地方加个金钿怎么样?”

一声包涵嘲笑的冷哼从她鼻子里挤出来。她不屑地看我,说:“这画的是姜夫人,你别妄想加些莫须有的东西。你们不是一个人。”

“看,你都知道我们不是同一个人,为什么唐风就分不清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少爷深爱着姜夫人,把你当做是她也情有可原。”她解释的云淡风轻,我心里却难受的要死。

耸耸肩,懒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边卷画边对莲惜道:“唐风对这事看的重,你有机会也帮着说说,姜虞欢野心太大,这条路不适合她,我怕她终有一日会受到重创。”

“你是叫我去劝姜夫人?”她不敢置信的冷笑,“我的身份是什么你难道忘记了吗?我有什么资格去劝说,就算有,你觉得她会听我的话?一个卑微下人的话?”

倒了杯凉水一口喝下,把画塞给莲惜,我睿定道:“不用担心那么多,她十分信任阿周,你只要说是阿周的意思便是。”

“别那么叫他!”她敏感地叫道。

我摆摆手,示意没问题。

她的神色缓了不少,尔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蓦得又补充说道:“少爷现在已经下令不许任何画师出入府中,姜夫人也被控制在独欢堂,已经不吃不喝两天了。”

“这么犟?”即使知道她的脾性,听见这个消息后我还是吃了一惊,“为了一个美人头衔,她还真舍得折磨自己。”

莲惜站在一边冷笑:“这有什么,想当初她为了当上妃子,寒冬时日还用冰水浇灌全身,高烧数日才恢复,不过也因为她对自己的狠心,让她早早的就坐上了丽妃的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