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忘川浮世录

【点绛唇】:认劫

忘川浮世录 夏笙歌 930 2013-07-09 19:01:43

  三十四

“你要我的命?”

“我别无选择。”

“为什么偏偏是我?”

“有人说长相最接近的人画出来的效果更好,除了你,没有其他人。”

我冷冷一笑:“有人说?就凭一句有人说你就要我的命,就凭一幅画你就要剥了我的皮!”

他低垂眼睛,不敢看我。

“就当……你就当报恩吧。”报恩两字说得极其小心翼翼。

报恩。

多么讽刺的词语,当年的一切难道就为今天而设吗?我自以为自己有多聪明,原来从一开始就掉进了陷阱,还眼巴巴地看着洞外的人,希望他能救我,但却没想到,站在洞口的这个人,就是那个挖了陷阱又推我进去的人。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悲哀。

“如果姜虞欢没有回来,你会不会爱上我?”我换了话题。

我并没有问他没有姜虞欢会不会爱上我或怎样,因为我知道,他之所以会带我回唐宅,就是因为姜虞欢。

没了姜虞欢这个媒介,别说爱,我们连相遇都是一种困难。

沉默充斥着整个房间,我或多或少的猜到了他的答案,所以没有多少期待。

他抬起了头,嘴唇微抿:“我不想伤害你,但至始至终,我的心里只有欢儿。”

“我就知道。”即使知道答案我还是忍不住苦笑,眼泪憋的我眼眶生疼。

心中下定决心后,我兀自开口:“少时在乞丐窝里听人说过:不爱你的人是绝对不会亲吻你的唇。那时只觉得说这话的人是个情场高手,而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现在想来,这话真没错。”

我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唇,“洞房仪式那晚,我以为你会吻我,但你没有。还记得我的眼泪吗?其实我不是为初夜哭,而是突然想起这句话,明白了很多令人伤心的事。”

他的嘴张了又闭上,尔后又张开,看样子是想对我说些什么,无奈没有吐出一个字。

他的这幅模样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个晚上,他邀我品酒,结果却是两人坐在屋顶上拼酒量。

他不知道爹爹从小就在培养我的酒量,所以过了五坛,我都还像个没事人一样,而他已经醉得开始胡言乱语了。

那晚上他说了很多话,关于别人的,关于自己的,或者是动物,许多内容,如今去想已经完全没有多少印象了。

唯一清楚记得的,便是他如现在这般,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我怕痛,麻烦你下手的时候轻点。”

如他所说就当报恩吧,反正我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解释。

这个劫,我也认了。

——————【上架倒计时:7】——————

【文外话:】

卷三正在准备,卷名已定,为【与君书】。

至于卷三的情节,有个小爆料:本文真正的男猪脚会粗线。【邪恶一笑,遁走码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