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情未了

寻找夜莺 濯木 3997 2011-10-18 12:49:02

  蝉鸣的时节已经慢慢过去,

我渐渐想起了那记忆深处的故乡的秋。

鼻端仿佛闻到了桂花的香味,那飘满整个小城的味道。

桂花啊,好像小沙滩上抓起的金黄的沙,

又像是那一闪一闪的萤火虫的尾巴。

海风中夹杂的清香,是爷爷酿的桂花酒吗?

我想我有些糊涂了,

这个时候,

到底是刚到来的秋天,还是已经过去的夏?

……

崇玖又做梦了。梦中,夜莺和那天一样,坐在舞台中央唱着歌。《夏末的故乡》的旋律环绕着他,他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想要拥抱住夜莺。可近在咫尺的时候,她却又再次消失不见。

他在巨大的心痛中醒来。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多想回到那时,紧紧抱住她,告诉她他爱她,然后永不放手。

宿醉让头隐隐作痛,崇玖发现自己再次泪流满面。他揉揉额头,睁开眼,发现安澈一脸担忧地坐在床边。“崇玖,你没事吧?你昨晚醉得好厉害,我都担心你今天不到下午是醒不过来了。”

崇玖隐约回想起昨晚是中日歌会前的一个欢迎酒会,自己又一次烂醉。他声音沙哑地问道:“没出什么乱子吧?”

“没有,只是抬你回来的时候,你一直在叫着夜莺的名字。乔艾问我夜莺是谁,我没有告诉她。”安澈看着他,眼中是深深的忧虑,“崇玖,三年了,你还是无法放下吗?你对酒精的依赖会毁了你的,你难道想以后再也不能唱歌吗?你还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崇玖疲惫地闭上眼睛,“到我找到她为止。”

安澈无奈地摇摇头,站起身来,“昨天的事老大帮你压下来了,但你这样下去他最终也保不了你。准备一下参加下午的见面会吧。”说罢,走出了房间。

崇玖躺在床上,兀自哼起了那首再熟悉不过的歌。“蝉鸣的时节已经慢慢过去……”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正在渐渐失去当初那魅惑人心的嗓音,可这怎么也比不上失去她的痛苦的万分之一。他不在乎自己哼得沙哑走调,只自顾自地唱着。

“……海风中夹杂的清香,是爷爷酿的桂花酒吗?”

哼到这一句时,崇玖的声音戛然而止。脑中灵光一闪,他从床上跳起来,踉踉跄跄地向房外跑去。安澈和锡德正在外面喝着咖啡,听到脚步声都疑惑地抬起头来。

“你们还记得吗?”崇玖一把抓住他们,“夜莺是不是有一个抚养她长大的爷爷?”

安澈莫名其妙,“好像听她说起过。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我们可以去她的故乡找找看!”崇玖激动地说道,“夜莺的家乡是东部海边的一个小城,只要能找到她爷爷,就一定能有她的下落!”

安澈用一种看疯子的目光看着他,“我们是知道那是东部海边的小城,可你怎么知道到底是哪里?再说了,她爷爷是否还在世都是一个问题,不然她怎么会年纪轻轻就在日本漂泊?”

崇玖哑口无言,发热的大脑渐渐冷却下来。良久,他苦涩地笑了笑:“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安澈只能叹了口气。锡德冷眼看着崇玖,沉默着。他仿佛又想起了三年前那个惊艳了慕尼黑酒吧,进而惊艳了整个日本的天才少女,以及共同奋斗时的那些荣辱辛酸。

那天演出完,两人刚走出酒吧,崇玖就喜不自胜地一把抱起了夜莺。“你真棒!连宫扬那只老狐狸都对你心服口服。相信我,你一定会成为日本最红的新人!”

他抱着她,开心地在原地转着圈。夜莺惊叫着,衣裙在风中飞扬,仿佛一只小小的鸟儿。

崇玖慢慢停下来,却还是抱着夜莺不放。四目相对,微弱的电流仿佛在空气中滋生。

崇玖不由自主地慢慢向夜莺靠近,夜莺又是紧张又是开心地闭上了眼。就在他的唇快要碰到她的时候,旁边突然想起了一声咳嗽。

夜莺羞得脸色通红,忙挣脱了他的怀抱。锡德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淡淡说道:“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想又被狗仔拍到么?”

崇玖很是尴尬。夜莺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三人就这样沉默着走回了公寓。

第二天,崇玖带着夜莺来到了樱花大厦。这幢摩天大楼位于大阪市中心,外表华丽气派。之前夜莺曾无数次经过这里,但从未想过自己竟会以准艺人的身份走进这里。而且,身边还是日本的超人气偶像。

“你记住,如果宫扬问起你私人问题,你尽量不要回答……还有,你也尽量避免和他讨论个人生活,谈工作就好……”崇玖絮絮叨叨地交待着注意事项。

夜莺不禁笑了出来:“你都快把宫扬说成独裁者了。我觉得他对我挺温和的,放心吧。”

“我就是放心不下你。”崇玖扶着她的肩膀,黑夜一半的眼珠定定看着她。看着他蛊惑人心的双眸,夜莺突然有些迷离。不由自主地,她踮起脚尖,轻轻在崇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崇玖呆住。而夜莺随后也是满脸通红。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大胆的举动。她嗫嚅道:“我进去了。”随后一路小跑进了总裁办公室。

崇玖抚摸着左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仓皇的背影。

走进办公室,夜莺感觉到的并非崇玖描述的严肃,反而有一种安详。此时正值初秋,办公室里的一株桂花正盛放着,整个房间里充满了甜美的清香。宫扬正坐在办公桌后喝茶。他饮茶时会微微阖上双眼,袅袅飘散的热气将他英俊的面庞衬托得温文尔雅。

见夜莺进来,他微微一笑,“你来了。请坐。”

他整个人都十分儒雅,如同早春的阳光,又像清晨的白雾,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于是夜莺把崇玖的叮嘱都抛到了脑后。“我听说宫先生十分喜欢樱花,没想到您和我一样,也喜欢桂花。”

宫扬用温和的目光看着她,“那天听了你的演唱,突然很怀念家乡的桂花树,于是派人特地从中国运了一株小树过来,放在办公室。”

夜莺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我的歌能够让您有这样的感触,我很开心。”

“其实,你知道吗,每一个人都能让我想起一种植物,”宫扬说道,“你就像桂花,看起来清淡简单,却馥郁芬芳。而樱花,则是另一个人给我的感觉……”

说到这里,他的神色中突然浮现出几分落寞。夜莺惊讶地看着这位名扬日本娱乐圈的总裁,突然想到,他是不是和所有普通人一样,也有自己难以诉说的隐痛呢?

“你的歌声很美,”在夜莺走神的时候,宫扬回归了正题,“《夏末的故乡》这首歌是你自己创作的吗?”

“其实这首歌讲述的都是我自己的童年,里面的歌词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至于曲调,则改编自我爷爷和妈妈在我小时候经常哼的一支曲子,应该是故乡的民谣吧。”夜莺说着,自顾自地哼了起来。

听着她的哼唱,宫扬突然心念一动。往事如电光火石般在心头闪过。“这是我故乡的民谣,是我最喜欢的歌……”

难怪这旋律那么熟悉,原来是在她那里听到过。凄楚的感觉又一次弥漫在心中。宫扬兀自压抑着情绪,笑道:“原来如此。”

此时再看夜莺,他仿佛看到了当年她的影子。因此,他的眼神也愈发温和慈祥起来。这么年轻的女孩子,为什么会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呢?他不由得感到了几分怜惜。“你现在和崇玖他们住在一起吧?看起来他们待你不错,你就跟着他们好好学习吧。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夜莺道谢后,起身离开。她觉得这位宫先生是一位很好很亲切的长者,不知道为什么崇玖会把他说的那么恐怖。

回身关门时,她不经意地看到了宫扬怅然若失的神态。他就那样坐在办公桌后面,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似乎,身边的一切,已经与他无关。

在Schlafmohn风靡日本一年后,这支以华丽奢靡的唱风闻名的乐队又一次在这个流行文化泛滥的岛国引起了轰动。原因不外乎其他。现在,无论是大牌娱乐频道还是八卦小报都把一个名字作为了头条——夜莺。

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神秘少女,以清新空灵的歌喉和与众不同的创作能力迅速抢占了人们的视野,其风头甚至盖过了崇玖。不久前Schlafmohn的新闻发布会上,樱花集团的总裁宫扬突然宣布,原鼓手Gosta因个人原因暂时退出罂粟乐队,由新主唱夜莺取而代之。当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主唱”时,经纪公司迅速地发行了Schlafmohn的全新EP。这张唱片的歌曲全部由夜莺一人演唱,崇玖和其他人只参与了和声和伴奏。唱片一发行,原本对夜莺持怀疑态度的人们纷纷折服于她清新的曲风。“民谣歌姬”的称呼开始在大街小巷流传。

“……那么,夜莺的民谣风和罂粟一贯以来的暗黑风格能否较好融合呢?两个主唱相互之间又该如何配合?问及樱花经纪公司的董事长宫扬先生时,他只淡然地表示,两种唱法看起来虽然是两个极端,最终的结合反而会让人耳目一新。到底由两人演唱的歌曲会是怎样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有趣的是,似乎是与崇玖‘少女杀手’的头衔相呼应,一些人也将精致甜美的夜莺称作了‘宅男女神’。这样的完美结合带来了Schlafmohn出道一年后的双主唱时代。”

“近日,樱花经纪公司宣布,将在今年的圣诞夜举办旗下艺人的歌会。届时全新的Schlafmohn将首次亮相在万千观众面前。现在已经有许多fans表示十分期待崇玖和夜莺的首度合唱。”

“啪”,锡德走过来,关上了正在播出的娱乐新闻。崇玖不满地皱皱鼻子:“我们刚看到很多新fans聚集在大屏幕下看夜莺的MV呢。”

“与其满足于那些无聊的娱乐报道,不如关注一下我们下一步怎么走。”锡德淡淡地说道,“我刚从宫总裁那里回来。”

一旁的夜莺站起来,为他泡了一杯茶:“辛苦了。”

“多谢。”锡德接过来,饮了一口,“这是中国的西湖龙井吗?”

夜莺愣了一愣,似乎很惊奇他会知道,“是,并不是名贵的品牌,只是从家乡带过来的一点特产。”

锡德看着巧笑倩兮的她,心中泛起了微微的波纹,但眼里仍旧不动声色,“很好喝。”

“那以后经常给你们泡吧。”夜莺微笑着在崇玖身边坐下,“别看崇玖有一半中国血统,他对茶叶可是一无所知。比起茶他似乎更喜欢咖啡。”

崇玖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我没有回去过,哪知道这么多?”

“喂,”从来就不甘寂寞的安澈发话了,“你们知道自己这样说话很像couple吗?”

夜莺的脸又红了起来。崇玖掩饰地咳嗽了一声,问道:“锡德,宫扬和你说什么了?”

锡德望着看起来亲密无间的崇玖和夜莺,神色复杂,“他说,鉴于我们的队员有变化,下个月起会有一个新的经纪人跟进我们,负责我们从日常起居到通告的一切事务。”

“哦,”崇玖漠不关心。他抬起手来揉了揉夜莺的头发,“那看来这段时间没什么事了。宫扬很照顾你嘛,给了我们这么一个小休假。”

“别高兴得太早,”锡德依旧面无表情,“说起这位经纪人,也是我们的老熟人了。”

崇玖原本慵懒的神情渐渐严肃起来。良久,他皱着眉头道:“难道是她?”

“不错。”

得到锡德肯定的答复后,连一向嬉皮笑脸的安澈都沉默了。崇玖脸色阴郁,眉头深锁:“我先回房间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夜莺问安澈:“你们怎么了?是谁要来?”

安澈摇摇头,叹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