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桑娅

寻找夜莺 濯木 4079 2011-10-18 12:49:02

  她还会记得那些美好的过去吗?崇玖将无焦点的目光望向天花板,茫然地想到。不,不要说是记得那些了,现在的她,就是彻底将自己从脑海中消除了也不足为奇。

崇玖感到整个胸腔被一种饱满的疼痛充满了。回忆的碎片如粼粼的湖水一般闪闪发光,可同时也用它们的棱角将心脏硌得硬生生地疼痛。

“崇玖,你还好吗?”门口传来锡德的声音,“出来吃午饭。”

看来连锡德都坐不住了。崇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整整一夜没有合眼。然而痛到麻木的心彻底失去了对其他事情的感知力,他缓缓张开口,用沙哑的声音回应道:“别管我。”

站在门口的锡德沉默半晌后走下楼。安澈和乔艾坐在客厅中,一脸关切。锡德淡淡说道:“放心吧,还没死。”说罢,拿起外套准备出门。

安澈翻了个白眼,“你去哪儿?”

“去榕垣旗下艺人下榻的酒店。”锡德头也不回,“发生昨天那样的事,并非崇玖一人的责任。她怎么说也该给我们一个交代。毕竟对不起她的不是我们。”

安澈望着她的背影,难得地沉默了。而乔艾则默默地出神。其他三人一直以来对她隐瞒的事,逐渐浮现出冰山一角。“夜莺”,她在心底默默记下了这个出现于他们言语间的名字。

到达相隔几条街的豪华酒店后,锡德出人意料地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对方好像知道他要到来,在接到总台的电话后,很痛快就同意在大堂见面。

锡德坐在厅里等待。5分钟后,电梯门口响起高跟鞋清脆的响声。他应声回过头去,本以为来者是她,却不期然见到另一张熟悉的面孔。

一个身材高挑的欧洲美人婷婷立在他眼前。那头瀑布般的金发一丝不苟地绾在脑后,黑框眼镜后碧蓝如猫眼的双眸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即便在美人如云的东京,这样气质高雅的美女也不多见。

在他目瞪口呆之际,金发美女微微地笑了:“锡德,好久不见。”

之前心血来潮的小樽之行仿佛为崇玖的创作注入了灵感,在回来之后,他乖乖钻进了工作室。而回到札幌后,夜莺每每想起在小樽的意乱情迷,只觉酒后乱性果然可怕。此后再见到崇玖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落荒而逃。她从小家教甚严,从未有过这样放肆的行为。在还不满18岁的她的脑海里,尚未与崇玖确定关系时,这些都是不应该的。面对她的无所适从,崇玖只能苦笑。好在此时工作十分紧张,周围的人似乎并没有察觉两人之间的尴尬。

新曲制作出人意料地顺利。在圣诞前一周的时候,一切工作已经基本就绪,人力物力基本投入到了演出现场的布置及宣传工作之中。

12月24日晚上,札幌一如既往地飘起了小雪。在市中心搭建好没多久的巨型木制舞台很快就被雪淋湿了,工作人员赶忙在地上铺好事先准备的防滑垫。这次演出的筹办十分顺利,早在11月初的时候,Schlafmohn的海报就已经贴满了札幌市的大街小巷,市民们无一不对这支风靡日本的摇滚乐队的到来津津乐道。此时离开演还有一个小时,市中心已经被观众围得水泄不通,其中甚至有从北海道其他地区赶来的歌迷。

夜莺从后台悄悄望出去,只见一片人山人海,顿时坐立不安起来。崇玖看出她的紧张,不由分说地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别怕,第一次上台,怯场是难免的,你只要做到正常发挥就好了。”

她没有吭声。察觉到她手心微微沁出的冷汗,崇玖的手又握得紧了些。他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今晚的雪好像下得格外美,这样一看,果然还是北海道比较有圣诞氛围。”

听他这么一说,夜莺将目光从台下兴奋的观众中移开,转到了远处的街道。天鹅绒一般的深蓝夜空中,细密的雪花纷纷扬扬。行道树上挂满了蓝紫色的彩灯,忽闪忽灭,让整棵树显得晶莹剔透。“MerryChristmas”的歌声传来,整个城市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她的心情渐渐放松了,唇边出现了一丝笑意。

不一会儿,主持人开始在舞台上进行暖场。在她的调动下,现场观众的兴致越来越高昂。终于,在宣布Schlafmohn登场的一瞬,全场沸腾了。台下的粉丝们齐声高呼着Schlafmohn的名字,女生们更是将手中写有崇玖名字的荧光板高高举起。

崇玖微微笑着,牵着夜莺的手,准备上台。夜莺反应过来,有几分不情愿地想将手抽出。崇玖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夜莺,别拒绝我。”

暧昧的语气伴随着温暖的气息撞击在耳畔,夜莺仿佛又回到了在小樽的那一夜。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崇玖已经拉着她走到了舞台正中。台下的尖叫声不绝于耳。崇玖脸上绽放出一个魅惑的笑容,尖叫的声音又上了一个分贝。“HI,很高兴能在札幌见到大家。这是我第一次来北海道这么惊艳的地方。我想,这是我过得最甜蜜的一个圣诞节。”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悄悄将夜莺的手握紧了几分,“你们的到来,就是我最好的圣诞礼物。”

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了磁性,说日语的时候语调温润,吐字柔和。夜莺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人可以将日语说得那么好听。或许,当你心里住了一个人的时候,会觉得,来自他的一切都有如天籁。你会因为他而爱上一种语言、一座城市甚至一个国家,这一点在她后来对德语和莱比锡的莫名情结中也得以体现。此时,在耀眼的舞台灯光下,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夜莺有些眩晕。

崇玖在女生们幸福的尖叫声中将麦克风递给了夜莺。她吸了一口气,展现出最柔软的笑颜:“大家好,我是夜莺。”

话音刚落,她惊讶地发现自己收获的尖叫声一点都不比崇玖少。她今天并未打扮得如何隆重,但一条月亮白的洛丽塔风格小礼服裙却更加突显了她的纤细美丽。这使得在场的男士们纷纷眼前一亮。尖叫止住后,夜莺继续说道:“加入Schlafmohn以来的这段时间,承蒙大家照顾了。我知道,想要获得你们的认可并不容易,尤其是和崇玖这么出色的人站在一起,”崇玖的心微微一动,而观众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因此,我会继续努力的!请多指教!”说罢,向台下鞠了一躬。

这是夜莺第一次上台,也是她第一次在那么多人面前用生涩的日语讲那么多话。她的态度谦和而诚恳,乖巧的模样让所有人心生爱怜。

“那么,接下来就请Schlafmohn的各位为我们带来全新单曲,《白色恋人》!”

主持人的话又将现场气氛带入一个高潮。舞台灯光开始变幻,锡德的吉他声轻快地响起,而安澈则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坐在了一架钢琴前。此前,知道他这一手绝活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在某一天他心血来潮用一支《夜曲》成功惊艳了夜莺及所有工作人员后,大家一致决定让他在温馨的平安夜演奏钢琴。只见他十指轻盈地跳跃于琴键之上,顷刻之间,一段由吉他与钢琴共同演奏的前奏在静谧的夜晚缓缓流淌。片刻之前还处于亢奋状态的观众们变得鸦雀无声,只留下这音符穿梭在闪烁的灯光及飘扬的雪花间。而那曲调就如同雪夜一般寂静而温柔,让人舒服得几乎想闭上双眼。

夜莺与崇玖就这样在簌簌的小雪中对唱起来。《白色恋人》讲述的是与初恋有关的心情。每个人几乎都对初恋的记忆难以忘怀,有人甚至在成年后仍然苦苦追寻初恋的影子。在初恋的时候,每一对恋人都是纯白色的,那时一切都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物欲,也没有对对方无止境的索求,彼此要的只是能和对方在一起。这样的爱情或许青涩,或许莽撞,或许没有太多刻意的技巧,却往往最为触动人心。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后,有的人有情人终成眷属,有的人则因为种种无可奈何而分开。然而,第一次表白的紧张,初吻的羞涩,手牵手的甜蜜,却是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记忆。歌曲曲调以暗恋时的无所适从开头,夹杂着苦涩与甜蜜,然后逐渐向着恋情的明朗化发展。

崇玖在创作这首歌时并没有加入什么富有深意的歌词。一方面,他想让这支在圣诞节唱的歌曲尽可能的轻松,而另一方面,在他看来,两情相悦本就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此时,两人对唱着的每一句话,基本都是初恋时琐碎的心情的写照。然而这种再平常不过的温暖却打动了现场每一个人的心。这些感受,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亲身经历过。

夜莺一边唱着,一边望向身边的崇玖。两人对视的那一刹那,她感觉仿佛有电流通过了全身。那个夜晚的细节向她涌来:他柔软的唇,带些烟草味但很干净的气息,紧紧环绕住她的手臂,滑落到她脖颈里的长发……她想,自己那时其实是清醒的。她想和他在一起,心甘情愿,这想法与他一样强烈。

她爱上了他,不可自拔。

不过短短的几分钟,伴随着声音的纠缠,他们的目光缱绻在一起,仿佛度过了几个世纪。在令人眩晕的幸福感中,他们共同唱出了歌曲的最后一句:“无论在海角天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尾音落下,在片刻的寂静之后,舞台四周响起了震天动地的掌声及叫好。崇玖仍旧含笑看向夜莺,而她面色潮红,同样深深地凝视着他。

结束之后,四个人在后台欢呼着抱在一起,连喜怒不形于色的锡德都有几分激动。工作人员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大呼小叫,又叫又跳。新曲发布收获巨大成功,连日来的忙碌终于可以告一个段落,接下来,所有人都可以好好休个假了。

夜莺看着安澈,笑容比月光还要明亮几分:“安澈,想不到你弹钢琴还真有那么点感觉。刚才挺像钢琴王子的。”

安澈得意洋洋地说道:“那是,我可是莱比锡大学艺术学院钢琴专业的高材生!当年要是听爸妈的话好好弹琴,如今说不定都成新一代门德尔松了。”

三人一同对他的大话嗤之以鼻。

周围的人吵着要开庆功宴,崇玖笑道:“没问题,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烤羊肉卖。”

这时,人群后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算我一个。”

众人惊讶地纷纷让开身,夜莺这才发现,后台不知何时来了一个年轻的外国女孩。女孩素颜,带几分风尘仆仆的疲乏,穿着一件简单的雪纺衬衫,可却足以令所有人过目难忘。

那是一个标准的日耳曼美人,肌肤雪白,轮廓深刻,深陷的眼窝中有一双湖蓝的眼眸,小巧的唇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她那一头瀑布般长长垂下的金发。那样的颜色仿佛汲取了阳光的精华,夺目得让人觉得不应属于人世间。或许就连童话里有着动人长发的莴笋姑娘,看见她也要惭愧三分。夜莺看着她,在心里暗自惊叹,原来世间真的有这样浑然天成的美丽。相比之下,一些女孩用整容、化妆等手段换来的美貌,压根不及这样天生丽质的万分之一。

在包括夜莺在内的人震撼于来者的美貌时,崇玖面色冷了下来。“桑娅。”

原来他们认识。夜莺惊异地看向他,却发现另外两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有些疑惑地轻轻开口问道:“你好,请问你是?”

女孩笑了,却没有回答她,而是仍旧看着崇玖,用德语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忘了呢。”

她笑起来让整个房间熠熠生辉。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她向夜莺伸出手,说着一口流利的日语:“我是桑娅,Schlafmohn今后的经纪人。原本应该在两个月前到达的,路上有些事耽搁了。”她的笑容更深了几分,“请多指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