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悲怆

寻找夜莺 濯木 3003 2011-10-18 12:49:02

  昏暗的房间里,高大的化妆镜边缘缀着盏盏精致的小灯,将镜子周围的事物照得清晰可见。镜中的女子眉目如画,细碎的刘海下一双琉璃般的美目毫无波纹。一旁的化妆师手执粉刷为她细细扑粉,那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终于生动了些,白皙得有些病态的肌肤也渐渐被修饰出珍珠般的光泽。化妆师感叹道:“你真漂亮,就是气色不太好。工作之余也要好好保养啊。”

夜莺沉默了片刻,不忍让他的热情落空:“从小身体就弱,习惯了。”

化妆师取出几支口红,问道:“喜欢哪个颜色呢?”

“随便吧。”夜莺有些漫不经心。再怎么画,也不过是一具空有美艳外表的皮囊。化妆师于是也不再说话,选了一支为她描画起来。这次歌会的主办方很用心,特意为夜莺这样的重量级歌手准备了独立的化妆间和更衣室,室内的布置也处处透着周到。在这样与外界隔离的独立空间中,艺人们几乎感受不到任何压力。此时,化妆间里响起了温柔的音乐,是MichaelJackson的老歌《镜中人》。

I’mstartingwiththemaninthemirror.

I’maskinghimtochangehisways.

Andnomessagecouldhavebeenmoreclearer,

Ifyouwannamaketheworldabetterplace.

Takealookatyourself,andthenmakeachange.

夜莺定定地望着镜中的自己,那个人让她感到无比陌生。不动的眉梢,平静的双眼,盛妆之下仿佛一个美丽的古董娃娃。如此精致的一张脸,却突然让她感觉无比厌恶。这就是她一直以来一心向往“改变”吗?那么,自己的人生,难道有因为这样的改变而好起来吗?

这是两年来她第一次审视自己,审视自己的内心。她突然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并不快乐。

想到这里,她心头一阵压抑。不想看到自己的影像,夜莺挡开化妆师的手,站起身来:“我要出去走走。”

化妆师手足无措:“可是我还没定妆呢。”然而少女置若罔闻,径直推开化妆间的门走了出去。

狭长的走廊上,一个瘦削的长发男子正背靠墙壁抽烟。袅袅烟雾中,他的侧脸漂亮而又落拓。夜莺一愣,停下了脚步。她想要无视他,却不由自主地打量起他:两年不见,他瘦了。曾经光华流转的双眸凹陷了进去,黑眼圈和下巴上的胡茬轻易出卖了他的憔悴。看见这样的他,她本应该感到高兴,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崇玖掐灭烟头,看向她,眼中透着一股狂热:“我还以为你会到上台前才出来。”

夜莺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转过身,然而崇玖已经一把抓住她手腕,“这两年来你到底上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都快找疯了?”他的声音里压抑了深深的绝望。

“这位先生,请你自重。”夜莺甩开他的手,冷冷地看向他。

崇玖一愣,“你叫我什么?”

夜莺将一缕长发别到耳后,樱唇边浮起一个薄凉的笑,“难道我不应该这样称呼你吗?先生,只怕你是认错人了吧,我们并不认识。”

崇玖呆呆地望着她。上次匆匆的一见之后,今天他才第一次看清她如今的模样——仍旧是那副纤细的身躯,将近十公分的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更加瘦弱;蜿蜒至腰际的栗色卷发,一袭繁复的小洋装,鲜红的双唇,她就好像吸血鬼漫画里的女主角,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冷艳而又危险的美。崇玖从来不知道她也能美得这样恣意,两年前的她或许只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茉莉,虽然清新自然却略显稚嫩。而如今出现在面前的这个女子,明显已经是盛放的白色蔷薇,馥郁美艳,足以让所有人驻足。

只是,那样的美,为何让人觉得如此空洞,毫无生气?曾经的那个落入凡间的夜莺精灵呢?曾经的那个用生命来歌唱的少女呢?犹记得曾经的她,笑起来就好像集中了世间的所有正能量,给人无限的希望和温暖。然而如今她的笑容,为何竟像这样带了三分讽刺、三分自嘲又三分冷漠?

“夜莺,我没认错,真的是你。”崇玖面露悲苦,上前了一步。

夜莺索性不再退缩,仰头直视着他:“夜莺?呵呵,你应该叫我阿卓。”

崇玖皱起眉,“不,你的名字是夜莺,从我认识你的第一天起就这么叫你。而你也亲口告诉过我,这是你的真名。”

少女仿佛听到世上最好笑的笑话,抑制不住地狂笑起来。片刻后,她止住笑,说道:“那我就更不是你要找的人了,我姓阮,叫阮卓,我的身份证上写的就是这个名字。我的名字是我爷爷帮我取的,而我爷爷叫阮丘,是榕垣集团的董事长,就连你们的总裁宫扬都要礼让几分。所以我劝你,不要再纠缠我,不然谁也帮不了你。”

看着她娇艳的面容,崇玖心里翻江倒海。他面露痛楚,“夜莺,为什么?”

夜莺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脸上的痛色:“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夜莺这个人。你的那些自以为是的认识和爱,从一开始就只是假象。你以为,你又有多了解我?”她逼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就算是你认识的那个夜莺,也早就在两年前死在大阪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还记得我说的话吗?我的生命里再也不会有你这个人。”

她的话如同一道天雷,狠狠地劈在了他胸口。崇玖的身子晃了晃,倒退两步。目光无意识地看向她的左手,却只看见雪白的蕾丝手套。他颤声问道:“你难道不记得我们的誓言了吗?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那是骗你的。”夜莺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却说出世界上最残忍的话,“从头到尾,都是骗你的。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所以,也请你早点死心吧。”

说罢,她转身离开,毫无留恋。望着她的背影,崇玖只有扶住墙才能勉强站稳。不知过了多久,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淌得他满脸都是。

那天的亚洲歌会上,崇玖唱了这样一首歌。

原本宫扬和其他三个队友都十分担心崇玖的情况,毕竟在亚洲歌会,他不可避免地要与夜莺见面。上台时间逐渐接近,崇玖还没有出现,罂粟的化妆间内气氛变得紧张压抑起来。如果在这样重要的活动上罂粟无法演出,后果必然十分严重。终于,在上台前15分钟,崇玖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他脸色煞白,可言行举止还算十分正常。乔艾跑到他身边,悄声问道:“你没事吧?”

崇玖若无其事地笑笑,“放心吧。心都已经碎了,自然不会再感觉到痛。”

他的语气轻松得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乔艾不明白他为什么心痛,还没等她忧心忡忡地再开口,崇玖就走了开。

看着他走向后台的身影,锡德眉头紧锁。“看来他最终还是去找她了。”

最近沸沸扬扬的绯闻让罂粟乐队人气猛涨。因此他们才刚上台,台下观众就发出了高分贝的尖叫。崇玖在台上站定,一道雪亮的光束打在了他身上。锡德柔和的伴奏响起,他定定望向某个方向,开口轻唱。

雪花好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它决绝地挡住我的视线。

茫茫天地间,我再也看不到你的脸。

如果白雪是冬赐予的嫁妆,那它又将你带往了何处?

找寻不到方向,当天地浑然一体,我是不是要走到世界的尽头。

世界淡化为一抹白色,前方到底是出路还是悬崖?

Whiteout,更可怕的还是内心的雪盲。

当唯一的信仰也崩塌,惶惶然不知所措。

原来,天地只是一个纯白的牢笼,而我已经无法分清梦境和现实。

雪盲,雪盲,雪盲。

这是2年前在北海道时他和夜莺一起写的歌,名叫《Whiteout》。可怕的是,那时的无心之作,竟然就这样一语成谶。噩梦般的雪盲,真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上演。

心心念念盼了两年,竟盼来这样一个结局。

演出结束后,崇玖和锡德默默站在一扇窗前抽烟。窗外的东京华灯初上,而漫长的夜,才刚刚开始。

吐出一口烟雾,崇玖说道:“锡德,我想放弃了。如今的夜莺……我想我不应该再去打扰她的生活。”

话音刚落,他的衣领已经被锡德一把抓住。“你说什么?”

这是崇玖第一次看见喜怒不形于色的锡德这么生气。“我说,我想放弃……”

“你真是个混蛋。”锡德手上用力,崇玖猝不及防地被推倒在地,“你知道两年前你是怎么伤害夜莺的吗?从她为了救你而去找宫本贤治,你知不知道她一个人承受了多少痛苦?难道就只有你有自尊和骄傲?她有足够的理由恨你,就算一辈子不原谅你也不为过。而现在,你仅仅是遭受了一点挫折就放弃,崇玖,我真的太看不起你了。你根本不配得到她的原谅!”

崇玖低着头,一声不吭,而锡德接下来的话却如同一声惊雷,让他彻底无言以对:“为了你,她甚至想要跳海自杀,这些,你都知道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