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绑架

寻找夜莺 濯木 3861 2011-10-18 12:49:02

  罂粟乐队走过了属于它的第二年。在大阪的两周年庆祝活动上,歌迷们热情地表达了对乐队的喜爱。盛夏的天气,只为了在见面会占到一个靠前的位置,不少歌迷竟然提前大半天到达活动现场,在烈日下苦苦等候。当Schlafomh的四人到达现场时,看到满头大汗却仍旧热情不减的粉丝,不由得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当下忙着吩咐工作人员添设座椅、发放矿泉水。崇玖低声责备桑娅道:“这次安排未免太不周到,公司又不缺这点预算,这么正式的活动,为什么不设在室内呢?”

“I‘msorry.”桑娅耸耸肩说道,“不过少爷您怎么不把谈恋爱的时间分一点到关心工作上来呢?现在反倒来责备后勤。”

崇玖无言以对。而一旁的夜莺颇为内疚,干脆不顾保镖的阻拦,亲自跳下舞台帮忙分发水和遮阳帽。歌迷们一阵骚动,顿时围到夜莺身旁。崇玖担心夜莺的安全,忙紧随其后,fans此时更是爆发出一阵尖叫。台上的安澈目瞪口呆地看着下面的混乱场面。而锡德的扑克脸则露出了一丝笑意:“还真是任性妄为。”

助理们想要为二人撑起阳伞,却被他们制止。崇玖一边护着夜莺,一边分发矿泉水,“大家不要挤,注意安全。”他温和地笑道,并且答应一切签名合影的要求。而夜莺同样不顾四周狂闪的闪光灯,微笑着和粉丝们一一握手。在偶像的从容不迫之下,歌迷们也渐渐平静下来。

近距离接触很难得,但观众都保持井然有序,在领到矿泉水和遮阳帽后纷纷落座。最终,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个歌迷也安静地坐下。崇玖和夜莺擦去脸上的汗水,与之后也加入进来的安澈锡德相视而笑。一阵沉默之后,现场爆发出了巨大的掌声和喝彩声。

烈日当空,四个人的笑脸在阳光下那么耀眼。头顶已经被烤得滚烫,脸也被晒得通红,回去应该少不了挨一顿骂,但夜莺却开心得酣畅淋漓。她又和伙伴们完成了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她突然明白,比起当一个偶像,更重要的是做一个令自己骄傲的人。

那天的歌迷见面会,他们任性地没有按照流程进行。在炎炎夏日,四个人和歌迷们一起坐在太阳下,如同再正常不过的朋友一样聊天。那天的Schlafomh完全没有距离,他们毫无保留地分享着自己的喜怒哀乐。那一天,他们终于做了一回普通人。

此举再度为罂粟这支特立独行的乐队书写了不平凡。第二天铺天盖地的报道证明了这一点。第一次有一支乐队,在没有演唱一首歌曲的情况下,在周年见面活动上赢得了满堂彩。

没过多久,宫扬在公司内宣布,Schlafomh的第一次亚洲巡回演唱会开始进入筹备阶段。在他看来,他们已经开始能够独当一面。

白天的天保山摩天轮人依旧不多。这一次,崇玖和夜莺在太阳西斜之时再度登上了这座大阪市的地标。比起夜晚的朦胧美景,此时从城市到港口的景色都清晰地尽收眼底。夕阳将时高时低的景致镀上了一层金边,这座发达的工业城市竟如宫崎骏动画中的画面一般宁静。

夜莺靠在崇玖肩头,享受阳光晒在右脸时暖洋洋的感觉。“不知不觉,距离上次来这里都快一年了。”崇玖靠在窗玻璃上笑道,“下个月就是你生日了吧?想好要怎么过了吗?”

“没想法。”夜莺撅嘴道,“下个月就要开始准备巡回演唱会,恐怕整整一年都要在忙碌中度过,哪还有时间过生日。”

“傻瓜,”崇玖柔声道,“18岁生日可是大事,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过了?再说,”他凑近夜莺耳边说,“我们两个的‘一周年’也快到了呢。”

他的气息拂在耳畔,有些痒痒的,几乎扫去了巡回演唱会的压力。去年冬天偷跑去小樽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然而两人心里都明白,演唱会一旦开始,每个人都要全身心地投入,连单独相处的时间都少得可怜,绝不会再有那样任性的机会。想到这里,他们都沉默了下来。心头不由自主地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刻。而在无声的寂静之中,摩天轮内的时光仿佛真的凝滞了。

不知过了多久,摩天轮缓缓落地。又到了回公司的时间。崇玖拉着夜莺走出舱门,对她说道:“我知道那边有一家店的冰咖啡很好喝,你站在这里等我,我去买回来。”

夜莺点点头,站在原地等他。15分钟过去,崇玖仍然没有回来。或许咖啡店的人很多?夜莺想着,拿出手机想要给崇玖打电话,让他不用买了。

电话接通,信号音响了许久,却没有人接听。正打算挂断电话,夜莺却隐约听见街角处传来崇玖的手机铃声。她快步跑过去,却在看到崇玖身影时猛地止住了脚步。

崇玖就站在5米开外的地方,手里拿着两杯冰咖啡。可是他身边却围了整整一圈人。他们无一例外身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高大强壮。领头的男子狞笑道:“大明星,难道你们boss没有告诉过你,平常没事不要单独出门吗?”

崇玖皱眉道:“你们想干什么?”

黑衣人拉开旁边一辆车的车门,示意同伙将崇玖带上车。崇玖不服,想要摆脱他们,却被轻易制住。冰咖啡跌落,洒得满地都是。夜莺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勇气,她不管不顾地跑出去,大声喊着崇玖的名字,用尽全身力气呼救。她甚至以最快的速度狂奔到了汽车旁边,冲进黑衣人的包围圈,试图将崇玖拉扯出来。这个小小的女孩就像疯了一样,连黑衣人都被吓住,其中一人甚至差点被她撞倒。领头男子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训斥其他人:“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她拉开!”

男子们手忙脚乱地抓住夜莺,用力将她架离汽车。剩下的人忙将崇玖塞入车内。夜莺拼命挣扎,领头男子走过来捏住她的下巴:“小妞,老实点,要不是少爷吩咐过不许动你,我们才不会对你这么客气。”他用力一推,夜莺跌坐在地,“他是少爷要的人,我们就是死也要把他带到。”

夜莺抬起脸,狠狠地瞪向他,仿佛一只竖起了全身毛的小猫。“夜莺,”崇玖的声音突然在车内响起,夜莺浑身一震,满脸无助地看向他,“不要反抗他们。去找宫扬来救我。”崇玖看着她,表情没有一丝慌乱,目光就像平时注视她时那样温和。

“崇玖……”夜莺的声音有些哽咽。

“听话,我不想让你看见我这么狼狈的样子。”说完,崇玖看向黑衣人,眼神冰冷:“放她走。”

黑衣男子冷哼一声,带着同伙上了车。黑色商务车绝尘而去。夜莺爬起来,疯了一样追着车跑,一边大声地喊叫:“我男朋友被绑架了,帮帮我!快拦住那辆车!”然而,周围人很少,就算偶尔有人经过,也只是用怜悯的目光看她两眼,然后走开。

最终,夜莺体力不支地跌倒在地。她绝望地看着车子渐渐驶远,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她裸露的小腿和膝盖都在流血,可她浑然不觉。她只觉得全身从里到外冷得厉害。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她就如同一脚踩空,掉入了恐惧的深渊。

失魂落魄地回到公司,一路上不断有人拉住夜莺问她怎么了,她却如行尸走肉一般走着。来到宫扬办公室,宫扬正和桑娅、安澈、锡德讨论演唱会的策划。看见夜莺的模样,安澈立马冲过来扶住她,“夜莺,你这是怎么了?”

正在做汇报的桑娅被打断,有几分不悦,但看到夜莺也不由得吃了一惊。锡德也忍不住出声问道:“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崇玖呢?”

夜莺终于回过神,扑上前去一把抓住宫扬:“崇玖被绑架了,是宫本贤治干的!总裁,求求你救救他!求求你!”

在座的人都大吃一惊。“宫本贤治?”宫扬皱起眉,“怎么回事?”

夜莺断断续续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宫扬,从怎么与宫本贤治结识,到亚洲歌会时发生的事,再到之后他对自己的骚扰与威胁。她又自责又害怕,说到后面已经是泣不成声。

宫扬和安澈锡德大致了解了事态,都沉默着思考应对的方法。偌大的办公室中回响着夜莺的啜泣声。突然,桑娅大步走到夜莺身边,扳住她的肩头,让她面向自己。“你为什么不救他?你说啊!崇玖他是因为你才陷入这样的危险的!都是因为你你知道么?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哭?”

夜莺呆住,红肿的双眼无神地望向她。只见桑娅面色惨白,满脸都是不加收敛的盛怒。她双手死死地抓住夜莺的肩头,指甲都快要陷入夜莺的血肉之中。“你和宫本贤治的事为什么要牵连到崇玖?如果你好好处理,会发生这样的事吗?你天真地以为宫本贤治不会对你怎么样,以为世界上只有好人,以为崇玖可以保护你一辈子。你知道吗,崇玖从来没对谁这么好过,可是夜莺,你怎么能让一个这么爱你的人有危险?”

一连串的质问,仿佛将夜莺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她觉得自己无法动弹,而桑娅的那双手就像扼住了她的喉咙一般,让她说不出话,几近窒息。

锡德和安澈都呆住,相识多年,他们从没看到过这样的桑娅。她向来都是完美无缺的公主,是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她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仿佛化身来自地狱的复仇女神。“桑娅!”锡德终于看不下去,怒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夜莺?你看看她身上的伤,她像是眼睁睁地看着崇玖被带走吗?”

“还不够!”桑娅发出了一声怒吼,让锡德猛地噤声。“要是我,就算用这条命来换,也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害崇玖!”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夜莺目瞪口呆地看着桑娅。她第一次了解到了桑娅冰冷外表下隐藏的深情。原来她爱崇玖爱得这样刻骨,相比之下,自己所谓的“爱”不过是一种占有,真正让人感到无地自容。

桑娅脸上的怒气渐渐转变成浓得化不开的悲哀。她扶着夜莺的肩膀,低下头,眼泪大滴大滴地掉出来,“我将他当作了我的生命,可是他却已经不爱我。每当我只能远远望着他,看着他眼里只有你,我总会想,夜莺,你是多么幸福。我曾经以为默默陪在他身边就已经足够,可是原来这都不能实现。”

看着这个平时作风强硬的女人此时的脆弱,锡德再也说不出话来。而夜莺更是只能默默流泪。“够了,你们都冷静点,”宫扬上前来分开桑娅和夜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崇玖救出来。你们那些儿女情长的纠葛放到以后再说。”

安澈急忙问道:“老大,你有什么计划吗?”

宫扬说道:“既然是宫本贤治下的手,那应该和渡边组脱不了干系。桑娅,你和我先去会会渡边雄二老先生。他是个很讲道理的人,应该不难说话。安澈锡德,你们陪着夜莺,等我们的消息。夜莺,记住,切莫和宫本贤治私下联系。”

桑娅擦干脸上的泪水,和宫扬一同出发。临走之前,她狠狠地瞪了夜莺一眼:“要是崇玖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