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2年后

寻找夜莺 濯木 2197 2011-10-18 12:49:02

  雨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少女无力地漂浮在其中,想要挣扎,却好像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最终,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雨水淹没她头顶,冰凉的液体浸入她四肢百骸,死亡的阴影无声地扼住她的喉咙,而她的呼吸逐渐微弱……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喘气,仿佛真的差点就要窒息而亡。伸手抚向脸颊,竟不期然摸到一脸泪水。又是那个噩梦,两年了,一直像影子一样纠缠着她。几乎每次醒来,她都要重温一遍两年前的痛楚。而可悲的是,只有在梦里那些场景,感受着心如刀绞,她才能感到自己是一个会哭会笑的活人。

床边的窗台上挂着一个日式风铃,玻璃弧面上彩绘着金鱼图案,透着独特的雅致。然而她看在眼里,却顿觉心抽痛。虽然明知这不是属于她的那盏,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在小樽的点滴。伴随心痛而来的是莫名的勃然大怒,她伸手摘下风铃,狠狠地掼了出去。风铃撞在墙面上,发出一声刺耳的脆响,然后四分五裂。

与此同时,一旁的房门被打开。身材高挑的金发美女看着满地碎片,挑了挑眉,开口就是流利的日语:“我说夜莺大小姐,虽说我也习惯你这脾气了,但这不是你自己家,你怎么也注意点。”

坐在床上的长发女子面色阴郁地看向她。桑娅反应过来,笑道:“抱歉,我忘记了,应该称呼你的真名,阮卓。”她一手支着下巴,玩味地说道:“刚见过锡德,一时间改不了口。”

夜莺终于从噩梦中缓过来。她收起脸上的不快,淡然道:“他来过了?”

“刚走。”桑娅弯下腰收拾起地上的碎片,“看得出来,昨天的碰面让崇玖彻底失控了。锡德说他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不吃不喝,怕闹出更大的事情,所以才过来找你。”

“那你怎么让他走了?”夜莺理了理睡得凌乱的长卷发。

“我知道你不想见他们。现在还不是时候。”桑娅抬起头,脸上竟带了一丝夜莺两年没见过的悲戚,“看到崇玖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你也该心满意足了吧。”

夜莺淡淡地说道:“没什么满不满足的,他的事,早就与我无关。”她的目光深不见底,“至于锡德,是我对不住他,我自会向他解释。”

“事到如今,我才知道我当年错得多么离谱。我以为,只要我够努力,我就能和崇玖再续前缘。没想到,即便我得到了他的人,我还是彻底输掉了这场战争。”桑娅苦笑道,“他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夜莺叹了口气,望向窗外,“桑娅,你至今还不明白吗?爱情里,永远无所谓输赢。”

崇玖在综艺节目中的疯狂举动引发了中日两国歌迷的空前热议。毕竟,艺人在亚洲歌会这样大型而正式的活动中如此失态,这还是头一回。对于中国歌迷来说,虽然知道罂粟出道于日本,但对于他们之前的演绎事业往往所知甚少。如今,崇玖在日本有了这样的意外之举,又牵扯上阿卓这位国内最红的新星,大家的八卦之心顿时蠢蠢欲动起来。街头巷尾到处都是相关的小道消息,传得一发不可收拾。

有人判断,崇玖和阿卓应该有着不为人知的地下恋情。阿卓此前从未在公众面前露面,说不定就是为了降低曝光率,减少绯闻。而她在国内的迅速蹿红,或许就和罂粟脱不了干系。

有人反驳说,既然想要保持低调,何必在这样万众瞩目的场合曝光恋情?崇玖这样的举动,说不定是樱花和榕垣两家公司的联合炒作。

这时有人又说,这样的炒作,代价未免太大。罂粟和阿卓在中国都只是新人,这样的绯闻对他们来说得不偿失。而且中国方面一向重视亚洲歌会,樱花集团不会允许艺人有这样的出格举动。

崇玖和阿卓被电视转播记录下来的相见让人目瞪口呆,狗血得好像一出偶像剧。事情在短时间内被描绘成了多个不同版本,就连不是罂粟和阿卓粉丝的人都加入了讨论。而双方当事人至今都未对此发表任何回应,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没过几天,这一事件竟演变成了崇玖和阿卓粉丝阵营的掐架,两方互不相让,吵得不可开交。

此时,终于有眼尖的日本歌迷发现,无论从外表还是声音来说,这位名叫阿卓的女歌手,与两年前曾经红极一时的Schlafomh主唱夜莺赫然就是同一人!有好事者回顾了曾经的Schlafomh在日本的发展历程,他们的演艺事业似乎在两年前就因不明原因戛然而止,而当年崇玖和夜莺正是日本演艺圈最红的一对情侣!Schlafomh转战中国的原因会是因为夜莺吗?难道当初的夜莺就是如今的阿卓,就是引发一系列矛盾的导火索?当这些怀疑都成立后,人们开始以疯狂的热度投入到对阿卓过去的挖掘之中。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无论通过什么渠道,都无法获得关于她个人背景及经历的丝毫信息。她就仿佛突然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一夜成名。她的过去,包括家乡在哪,上的什么学校,通过什么方式被挖掘进而走红,全都是一个谜。这一切更将围观群众的热情调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人生经历如此空白,阿卓到底是什么人?

然而,议论归议论,却没有一个官方娱乐媒体敢对此进行深度报道。阿卓所属的榕垣集团势力深不可测,其事后在第一时间对各大媒体施加了压力,明确表明禁止深究。这种种迹象表明,阿卓必然是一个有背景的人物。

在满天飞的绯闻之下,亚洲歌会如期举行。歌会不像电影节之类的国际盛事有走红地毯这样浮华的仪式,但也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来准备。特别对于从不同国家远道而来的艺人来说,时间显得尤为紧迫。

清晨,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停在了会场门口。夜莺望着窗外,目光沉沉。她身边的老者叹道:“之前不让你露面,就是想保护你不受到流言蜚语的伤害。自打你决定参加亚洲歌会,你就应该有面对这些绯闻的觉悟。”

夜莺淡淡一笑,不置可否。老者看着她,眼中流淌着心疼:“孩子,不管你和那个崇玖是什么关系,都别再让爷爷担心。爷爷年纪大了,再也经受不住像你母亲那样的事了。”

“放心吧,爷爷,我心里有数。”夜莺应道,“我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