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青鸟

寻找夜莺 濯木 4322 2011-10-18 12:49:02

  这天是Schlafmohn出道两周年的纪念日,公司特地在慕尼黑酒吧包场开了party,邀请合作过的导演、制作人及赞助者前来庆祝。这并不是官方的庆祝活动,因此酒吧里虽人满为患,但都是和乐队有交情的老朋友。崇玖夜莺四人于是也轻装便服前来。

老板Joe特地为乐队将酒吧内部布置一新。室内装潢融合了摇滚及哥特风格,张扬不羁中透露出古典感的精致。客人们大多拿着一杯鸡尾酒彼此谈笑着,气氛十分轻快。崇玖毫不避讳地揽住夜莺的腰,“一起去打个招呼吧。”

夜莺笑着答应下来,表情却透露出一丝疲倦。人群中不时可见圈内大牌制作人的身影,崇玖于是拉着夜莺一一问候他们。他的人脉十分广泛,就算是和国际知名的导演也能谈笑自如。而对于夜莺,来宾们往往也会投以赞许的眼光。很多人与这个有着天籁声线的女主唱仅是一面之缘,却竟都流露出合作的意向。“看来他们都有留意过你呢,”在角落里,崇玖宠溺地说道,“这样下去,说不定你都能到影视界发展了。”

“这是一件好事,不过,我现在还是只想集中精力于唱歌这件事。”夜莺的语气很淡然。崇玖眼中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对于很多新人来说,能得到这些大师的垂青是一件再幸运不过的事情。毕竟作为歌手,往往会受到从自身条件到外部环境的很多限制,成为一线偶像是很困难的事。然而,假如被某个名导或当红摄影师看中,那么也许只需一部电影或一组大片,就能聚集世界的目光。但是夜莺却好像将这些看得很淡,不管是因为她心性单纯还是不在乎名利,都让崇玖很欣赏。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他见多了唯利是图的人,像夜莺这样纯粹而专注的人则很是难得。或许,这也是夜莺能迅速吸引他的特质之一。

手机震动了一下,夜莺拿出来查看,随即有些懊恼地皱起了眉头。崇玖看在眼里,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夜莺摇摇头,勉强地笑了笑,“我有点事,要先离开一下。”

她的目光有些游离。她最近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又很疲惫,像是有什么心事。崇玖固定住夜莺,强迫她看向自己,“你最近还好吧?”

夜莺琥珀色的眼睛闪过一丝不安,但又很快恢复波澜不惊。“或许是宫扬先生告诉我的往事让我有些提不起精神。过几天就会好了。”

“好吧,”崇玖放开她,微微皱眉,“有些时候我真不确定,你和我在一起到底开不开心。”

他孩子气的话让夜莺的心柔软下来,她抱了抱他,在他耳边轻声道:“这还用问吗?不用担心,我去去就回。”

说罢,她快步离开。那小巧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身上还残留着她特有的茉莉花香气,崇玖呆立片刻,然后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牵动他的心。

而崇玖无法想到的是,离开了慕尼黑酒吧的夜莺,径直走进了两条街之隔的一家小餐馆。坐在里面等待着她的,竟然是那位恶名远扬的宫本贤治。

宫本贤治饶有兴趣地看着少女泛红的脸颊,轻浮地笑道:“这么听话啊,我一条短信就赶过来了。我好感动哦。”

夜莺竭力克制着怒气,“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只不过听说你回到了大阪,所以想要见见你而已。”宫本贤治微笑着,抬手叫唤服务员点餐。

“不必了,我不想和你这种人一起吃饭。”夜莺的语气很强硬。虽然知道宫本家的势力,但她一点也不打算示弱。在东京认识之后,宫本贤治不知从哪里搞到了她的手机号,总是用短信和电话骚扰她,频率之高让她无法置之不理。生怕有更大的影响,夜莺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崇玖和宫扬,然而宫本贤治的猥琐和下流却搅得她心神不宁。今天,得知Schlafomh要开聚会,宫本贤治竟然发短信给她,威胁说如果夜莺不来赴约,就会带着人去砸场。不得已之下,夜莺只好独自前来。

宫本贤治不紧不慢地放下手,“这家餐厅的牛扒很好吃哟,你确定不想尝尝看?”夜莺目光冰冷地望向他,一言不发,宫本于是叹了口气,“可惜了,我轻易不带人到这里来的。今天想和你分享我的秘密据点之一,这才迫不及待地把你叫来。”

“宫本少爷,难道你忘了上次在酒会是怎么被崇玖羞辱的?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夜莺嘲讽道。

宫本的眼中掠过一丝杀气,但随后又闲闲地笑了:“很少有人敢这样和我说话呢,不过我就喜欢有胆量的女孩。”

轻蔑地笑了笑,夜莺起身离开,“人你也见到了,就恕在下不奉陪。还希望你遵守自己的承诺,不要去骚扰Schlafomh。”

刚转过身,宫本贤治的声音便冷冷地响起:“坐下。”

夜莺一震,但还是坚定地迈出了脚步。“如果你走出了这道门,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就不能保证了。”

尽管如此,夜莺仍旧没有停下。走到门口,她转过脸来灿烂一笑:“请便。”

Party过去大半,夜莺还是没有回来。崇玖有几分担心。走出酒吧,他刚掏出手机想要给她打个电话,就看见那个娇小的身影从远处跑过来。还没反应过来,夜莺已经扑进了他怀中。

她抱住他的力气如此之大,仿佛不紧紧抱住,他就会从她身边消失。崇玖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他伸出双臂,也牢牢抱住她。

夜莺将脸埋在崇玖胸膛,努力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方才面对宫本贤治时,她真切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她只是一个17岁的女孩,在那样的压力之下,差点就要崩溃。夜莺想,或许多待一分钟,她就没法再维持镇定自若。

“发生了什么事?”崇玖将手指插入她发间,柔声问道。夜莺在他怀里摇头,“我刚才……好害怕会突然失去你。最近让你担心了,我很抱歉。”她抓住崇玖,“我们不要进去了好不好?我想安静一会儿,就我们两个人呆着。”

她哀求地看着他,泫然欲泣。崇玖俯下头,吻了吻她冰凉的嘴唇,笑道:“你这样看着我,我怎么能不答应?”他抓住了她的手,“我很久以前就想拥有一个刺青。现在,我想和你一起留下一个纪念,你愿意吗?”

他眼中是避无可避的深情,夜莺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好。”

崇玖带夜莺去的塔图店深藏在闹市区的小巷中,店名叫作“唐卡”。店里布置得古色古香,与一巷之隔的商业街相比,这里安静得仿佛另一个世界。店主是二十多岁的瘦高青年。“这是木村。我刚来日本时就认识他了。”崇玖向夜莺介绍,然后朝木村点头笑道:“我女朋友,夜莺。”

木村看着夜莺,淡淡地笑开来。他看起来沉默寡言,笑容则如同未经雕琢的檀香木一般优雅干净。“夜莺,我知道你。”说完,他问崇玖道:“你下定决心要纹上次给我看的那两个图案了?”

夜莺看向崇玖,有几分惊讶,“原来你一直在做准备?”

崇玖修长的手指搭在她脖颈,“是啊,抱歉之前没有告诉你,”他有些歉意,“是我自己设计的图案。一直在想,要是和你一人有一个,就好了。”

接过木村递过来的设计图,夜莺一看就觉得喜欢得不得了。那是一对戒指形状的图案,画的是两只展翅的青鸟,而背面则分别是两人名字的缩写。简约而精致,正是她喜欢的风格。她将设计图递还,双眼闪闪发光地看向木村:“我要纹这个。”

木村有些意外她这么快就做出决定:“你确定吗?刺青一旦刺上去就很难洗掉,而且还是在手指这么明显的位置。”

夜莺露出一个笃定的笑容:“已经决定了。”

木村点点头,然后进到内室准备工具。崇玖定定地望住夜莺,目光里是满满的惊喜,“你真的愿意把我的名字留在身上?我之前还担心你没有心理准备……”

夜莺踮起脚尖,在他嘴角落下一吻,“这个图案很漂亮,我很喜欢啊。而且,和你在一起,我绝对不后悔。”

崇玖狂喜地一把抱住她。他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幸福。而夜莺也轻轻地回抱着他,微笑里暖意融融。直到木村干咳了一声,两人才分开。

木村先在崇玖手上完成了图案,然后让他到外面休息。为夜莺刺青时,他轻轻握住少女纤细白皙的手指,温和地说道:“会有一点点痛,不过不要害怕。手指皮肤是经常晒得到太阳的区域,所以痛感不会很强烈。”

“谢谢。”夜莺点点头,闭上眼睛,很快就感受到左手无名指上细碎的刺痛,想来木村正细致地描绘青鸟的轮廓。不知过了多久,木村放下手中的工具,满意地道:“好了。”

夜莺抬起手来,看着左手泛红的皮肤以及上面出现的那一只精致的鸟儿,心里充满了不可言状的幸福,让她忘却了宫本贤治带来的恐惧和羞耻。第一次,她拥有了只属于她和崇玖的东西,那是独一无二的爱的印记。

木村眯起眼睛看向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崇玖这么用心地对待一个女孩。半年前他就来和我讨论刺青的图案了,你最终看到的这两枚戒指,其实已经被修改了无数次。他生怕你会不喜欢。还好你满意,不然我都快被他搞疯了。”

夜莺的心中涌起感动。“你和崇玖是怎么认识的?”

“我曾经在慕尼黑酒吧打工,是他最初的一批歌迷。”木村边收拾东西边回忆道,“那时他只是不知名的酒吧歌手,但是每次他登台,酒吧里就挤满了人。他在舞台上唱歌的样子,比真正的明星还明星,整个人就像会发光一样。”

夜莺点点头。对此她深有同感,当初,看到舞台上仿若神祗的崇玖,她情不自禁地冲到了台前。木村又说道:“其实我的世界大部分都是工作,很少接触娱乐圈。不过之前有顾客说起过Schlafomh加入了新成员,我很好奇。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话题突然转向自己,夜莺有几分不好意思,而木村接下来的话又让她放松下来:“不过在这里,你不是什么明星主唱,只是崇玖的女朋友而已。”

“其实,不是没有彷徨,”夜莺轻抚手指上的青鸟,“当公众人物真的很辛苦,一举一动都被世界关注,连谈恋爱都不得不高调。”

木村笑了,“这取决于你的内心。如果有一颗强大而坚定的心,就能屏蔽外界的纷繁复杂。不管世界怎么变,彼此的心里仍然还是二人世界。”

夜莺愣住。这个温润如木的男子,三两句话竟然就化解了她一直以来的忧郁和不安。这时,崇玖走了进来,二人很有默契地沉默了。

崇玖拉起夜莺的手凝视片刻,然后在刺青上落下一吻,“真美。”他转向木村,“木村,谢谢你了。”

木村摇摇头:“客气什么。不用给我钱,当作是我送给你们的祝福好了。”

走出“唐卡”,崇玖情不自禁地握住夜莺的手,放在阳光下细细查看。夕阳剩下最后一缕余晖,两人十指紧扣,两只代表幸福的青鸟展翅欲飞。夜莺眯起眼睛,仿佛这样的幸福有些炫目。

“我爱你,”崇玖突然说道,“此生,只爱你一个。”

他表情严肃,仿佛在对着那对青鸟做庄严的宣誓。夜莺露出恍惚的笑容,幸福得快要流泪。而崇玖定定看着她,微笑道:“永不分离。”

“永不分离。”夜莺轻声许下了自己的承诺。

天地间,仿佛再没有罂粟乐队,没有明星的光环,没有无处不在的关注,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地平线上,青鸟在蓝天白云之下留下高飞的身影,守护属于崇玖和夜莺的誓言。

PS.关于青鸟

青鸟泛指青色的鸟类,通常是指一种麻雀大小的青蓝色小鸟。青鸟拥有着独特的象征意义,在西方往往代表幸福和快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有青鸟这一意象,其在神话里是王母娘娘的信使。人们往往将红嘴蓝鹊(一种红色鸟喙,灰蓝色羽毛,有长长尾羽的珍惜鸟类)视为中国文化中青鸟的原型。唐代诗人李商隐有诗云:“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崇玖选择青鸟作为自己和夜莺的刺青图案,大概是将其看做了爱与幸福的代名词吧。

作者:让大家久等了~之前一个月在忙考试都没有更新,从今天开始会努力更新的&gt<!再次感谢每一位读者,你们的阅读是我最大的动力!鞠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