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怀安

寻找夜莺 濯木 2706 2011-10-18 12:49:02

  何洛与怀安等人是随剧组一同来到影视城的,因此怀安去机场时,便搭了夜莺的顺风车。拉开车门,车内的少女侧过脸来,对他微微一笑:“你好,怀安。”

怀安对夜莺与阮为的关系很清楚,于是此刻也不敢怠慢,恭敬地问了声好。车子发动,两人一时无语,直到副驾驶座上的桑娅终于耐不住疲惫睡过去,发出平稳的呼吸声,夜莺才轻声问怀安道:“听说你从何洛出道时起就一直照顾她,可是两年前在亚洲歌会怎么没见到你呢?”

两年前。怀安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见怀安沉默,夜莺有些不甘心:“听表哥说,你为了何洛特意从原来的公司跳槽到榕垣,是真的吗?”

她眼中闪烁着好奇而又固执的光芒,仿佛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怀安有些失笑和意外,这个少女,似乎与印象中那个声线冰凉表情漠然的女歌手阿卓有些不一样。可这样的愕然过后,他竟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年的何洛。

那个还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着,敢爱敢恨的轰轰烈烈,以及对任何人都毫无保留的19岁女孩。

想到这里,怀安淡淡地笑了。“反正路还很长,不妨给你讲讲我们的故事。”

那大概已经是四五年前的事了吧。那时的何洛还不是亚洲影后,不是影视一姐,更加不是当下最热门电影的女一号。

第一次见到何洛时,她刚刚从艺校毕业,到怀安所在的经纪公司面试。与其他面试者相比,她没有名校毕业的光环,甚至从头到脚的一身装扮都朴素得可以。然而,那样的她,却在第一眼就吸引了怀安的注意力。

还记得那天她素颜,一头又黑又直的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浑身上下的装饰只有皓白手腕上的一只碧玉镯。可就算站在一群妆容精致的电影学院校花中间,她仍旧显得那么美。她不施脂粉的面容十分干净,眼中是不谙世事的天真。

由于原先安排的面试地点被公司活动占了,面试转移到一间宽敞的形体室进行。那次面试并非怀安的工作,但他负责的女艺人的MV恰巧需要一个女二号,他便过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当何洛走进形体室时,怀安看着这个清丽的女孩,问道:“你有什么特别的才艺么?”

何洛沉默了几秒,说:“我是学舞蹈的,就跳一支舞吧。”

怀安挑了挑眉,在他平静的注视下,何洛脱掉了鞋子,赤脚站在冰凉的木地板上。没有音乐,她便无声地舞了起来。她的脚步轻盈,好像一只遗世独立,欲乘风归去的白鸟;她的眼神温柔,带着些许忧伤,好像三月春江水;她的每一个回旋,柔软腰肢的每一度摆动,都让室内充满了江南的旖旎春色。到了最后,怀安眼里仿佛只剩下她飘动的黑色长发和飞舞的白色裙裾。

而当她停止下来,一切仿佛又归于寂静。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从细软的发丝到纤细的指尖,全都定格成了一幅画。

那时怀安的脑中突然蹦出了一句形容:动若脱兔,静若处子。这个年轻的女孩身上好像有一种张力,一种在安静中爆发的力量。

这样一个女孩,在区区一个MV里演配角,似乎太屈才了。

怀安不顾一切地签下了何洛,却又在每日繁忙的工作中把她忘在脑后。起初的那大半年中,他将与何洛等新人有关的工作全都交给手下来做。直到有一天,他伏案工作忘记了时间,等反应过来一看表,已是深夜。窗外是夏季惯有的狂风暴雨,他在疲倦中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然而到走廊里一看,他却发现,形体室的灯竟然还开着。

一个纤瘦的女孩子背对着他,仿佛不知疲惫地练习。她的长发盘在脑后,身上的T恤早已被汗水浸透,几绺乌黑的发丝黏在光滑的后颈上。怀安看了片刻,敲敲门道:“下班了。”

女孩一惊,转过头来。怀安认出她,也是一愣。“何洛?你怎么还没走?”

何洛笑笑,脸上有淡淡的红潮:“我参加了市里那个舞台剧的演出。虽然我学的是舞蹈专业,但现代舞不是我的强项。今天排练时有一段剧情怎么也过不掉,导演很生气,所以我只好自己加紧练习。”

怀安皱着眉头思索片刻,想起最近的确是有一个大型的舞台剧向公司要人。想来这应该是何洛在公司的第一个工作。望着何洛汗水淋淋的脸,怀安沉默着走进练习室,然后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坐到钢琴前。“把剧本给我,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何洛卡在了一段表达主人公心理活动的舞蹈上。大致看了一遍剧本,怀安掀开琴盖,弹了几个音,“我来弹伴奏,你跳给我看。”

何洛头一次与怀安这么近距离地面对面交流,不由得有几分羞赧。但在伴奏的音乐响起后,她立马全身心投入到了舞蹈之中。看了几遍,怀安看出了她的症结所在:“你太拘束了。这段的意义在于用夸张猛烈的肢体动作表达人物内心的痛苦挣扎,你这种不痛不痒的程度根本表现不出那种剧烈的感情。放开一点,把角色融进你的身体里,体会她的想法,让你自己的情绪波动起来。”

怀安就这么一遍遍地陪何洛练着。终于,何洛突破了内心那道坎,仿佛灵魂附体,炙热的情感喷涌而出。在她最终爆发的那一刻,一道闪电在天空炸开,将她的面容映照得几近扭曲。琴声戛然而止,而何洛的一头长发散落下来,形成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下巴稍抬一点点,眼神用不着完全收起来。”怀安的声音突然在何洛耳畔响起,“你做得很好。我果然没看错人。”他一边将她的头发挽起一边说道,温热的气息吐在她脖颈。

何洛的胸口起伏着,抬起头,回眸一笑:“谢谢。”

两人目光相触,就这么碰出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怀安已经不记得上次看见这么清澈的眼神是什么时候。这样一尘不染的笑容,仿佛年少不经事时的一个梦。

如果硬要回忆,或许他就是在那时爱上她的。

而现在的何洛,目光中已然染上了风霜,内心或许也笼罩着淡淡的疲惫与荒芜。可是,在怀安心中,她永远是那个笑容明媚舞姿倾城的19岁女孩。

“后来呢?”

夜莺的声音将怀安从回忆里叫了回来。“后来,如你所见,她的努力终于获得了回报。”怀安淡淡地说道,眼中的柔情不复存在。可夜莺却感觉之后一定还有故事,正打算问下去,却惊觉,就在听怀安讲述的过程中,他们已经回到了上海。

“没想到竟然已经讲了一路,”怀安说道,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这个陌生的女孩说这么多。“那么,阮小姐,就此别过。”

望着他略显萧瑟的背影,夜莺面露思索。她大概知道阮为在紧张些什么了,同时,她也很意外怀安会愿意告诉自己这些。毕竟,自己是阮为的表妹。

又或许,他早已经做好了觉悟。

怀安没有回家,而是径直去了公司。刚准备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却看见手下欲言又止的目光。他想了想,心下了然,坦然地推开了门。

办公室里,阮为正坐在他的座位上,似乎早已等候多时。

怀安依然很平静。他将门锁上,走到阮为跟前,“您找我有事?”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来。”阮为目光森然,好像一头随时会发狠咬断对方脖子的狼。

怀安放下手里的东西,淡然道:“我不知道有什么事能让阮先生放下制片人的工作专程赶回来。”

阮为唰地站起来,平视着他,眼中是露骨的恨意。他将手机举到怀安眼前,“这是什么?”

看到那张照片,怀安沉默了。阮为怒火更盛,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推到了墙上。“你记着,何洛是我的,你他妈给我离她远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