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合作

寻找夜莺 濯木 3079 2011-10-18 12:49:02

  刚刚在上海落地,桑娅就让司机把两人送到常去的超市,拉着夜莺买了一堆生活必需品,美名其曰让夜莺大小姐“接接地气”。夜莺一看到超市里的人来人往,立马就慌了,手忙脚乱地从包里翻墨镜:“你有没有搞错?起码先通知我一声啊!再说好端端地来什么超市……”

桑娅白了她一眼:“难道明星就不用吃喝拉撒了?你接下来这段日子肯定又要闭门创作,我是经纪人不是菲佣,我可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接到你的求救电话过去给你煮饭。”

夜莺一想也是,于是有用没有的买了一堆。结果桑娅居然只把夜莺送到楼下,就借口公司有事扬长而去,丢下脸上还架着墨镜的大明星和整整三大袋东西。

“居然又被那个女人给算计了。”

夜莺翻着白眼在心里问候了一遍桑娅,然后拎起袋子吃力地向公寓楼里走去。保安见状正要过来帮忙,一把清冷的嗓音就已经在耳边响起:“我来。”紧接着一只手便接过了她手里最大的两个袋子。

抬眼,夜莺对上了锡德含笑的双眼。

她愣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几个小时前与安澈的唇枪舌战还在眼前,现在看见目光温暖的锡德,夜莺的喉头竟然涌起了一股干涩。她呆呆站在那里,墨镜下面的脸表情难辨。

直到锡德皱皱眉,打破沉默:“你都买了些什么,怎么那么重?”

夜莺这才反应过来,忙带着锡德乘电梯上了楼。打开门,锡德笑道:“不错的屋子。看来桑娅把你照顾得很好嘛。”

夜莺把东西拿过来放好,然后定定看向他:“锡德,你是不是和他们一样,不喜欢我现在的身份,还有……我对待崇玖的方式?”

锡德沉默了。就在夜莺心里的酸涩就快压抑不住时,他笑了,眼中是坦荡无间:“是因为安澈今天说的话,你才会那么想吗?”见夜莺不答,他又说道:“他犯傻,你怎么也跟着犯傻?”

夜莺孩子气地扭过头不看他。锡德温柔地抚上她的脸,然后把她的头扳过来,注视着她的双眼:“夜莺,安澈会那么说,是因为他不了解当初发生的事。而我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所以,我绝对不会像你说的那样。”他抵住她的额头,这个动作无比亲昵,但是由他做来,却让人感觉那么温暖,就好像一匹温顺的马在安抚受伤的同伴。他的双眼像大海那样温柔。“从我在海边把你拉回来那刻起,我就下定了决心,我要保护你一辈子。就算全世界与你为敌,我也会站在你身边。”

就算全世界与你为敌,我也会站在你身边。

在这个像油画一样美丽的黄昏,在满屋子醉人的斜阳光影里,他就如同一个骑士,用轻柔的,却发自内心的声音,许下对他的公主的誓言。夜莺看着近在咫尺的他,几乎疑心他身后要长出一对天使翅膀来。

良久,她轻声道:“就算我们永远只能做朋友?”

锡德的眼睛暗了暗,可眼神却依旧坚定:“就算只是朋友。”

看着他坚毅的面庞,夜莺缓缓扬起嘴角,绽放出一个光彩夺目的笑容,眼角却闪烁着泪光。她伸出双臂环抱住他,踮起脚尖,将下巴搁在他肩上,感觉无比安心,“锡德,你让我相信我选择的路是正确的。起码,我找回了你。”

锡德回抱住她:“你从来没有失去过我。I’mbyyoursideallthetime.”

他身上的深沉和安静无声地包围住夜莺。年少时,崇玖以王者一般的姿态闯入夜莺的世界,那种危险却又诱惑的气息令她着迷。尽管表面上还保持着克制与理智,可她却早已沉沦,就好像被一味美丽的毒药迷惑,最终只能饮鸩止渴。那时,她的世界里仿佛只有他一人。而锡德与崇玖不同,他带给人的感觉是干净而安全的。他就好似一座巨大的包容的森林,散发着厚实的原木气息,如果你累了,随时可以躲进里面,对着树洞发泄委屈,再在林子深处毫无防备地睡一个好觉。

制作方那边催得很紧,电影开拍没几天,就频繁打电话过来询问进度。夜莺在家宅了一个星期搜集资料,每天从几十首古曲和与甄洛有关的零星资料中寻找灵感。其间打电话给锡德,好不容易接通后,他的声音略显疲惫。比起夜莺,罂粟的工作压力应该更大,毕竟她只用搞定一首片尾曲,而他们却要负责大大小小无数段配乐。

这天,桑娅上门来告诉夜莺,制作方的要求又有变化,要求她们亲自过去一趟。夜莺翻了个白眼,随便梳洗了一番,便跟着桑娅出了门。

去到对方的总部大楼,几乎毫无意外地在会议室里见到罂粟四人。见夜莺推门进来,除了锡德向她点了点头外,其他三人都对她选择性无视。夜莺心里早有觉悟,尽管心下不舒服,仍然面色平静地拉开椅子坐下。

会议桌首席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一副香港潮人的打扮:“Hi,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Luke,是《洛水谣》的音乐总监,全权负责跟进你们的音乐制作。”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讨论。说到音乐方面的事,几个人都很投入,似乎全然忘却了彼此之间的隔阂。锡德、安澈和乔艾说不了中文,好在Luke说得一口地道的英式英语,交流起来很是顺利。他的确是香港人,也是大牌音乐制作出身,在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和人脉后来到内地发展。他大致表达了制作方的期望。《洛水谣》是一部古装大片,其配乐自然不能套入流行音乐生产模式。但与电影的拍摄一样,制作方也绝对不希望音乐过于阳春白雪,最起码也要配合电影的新视角,让观众在欣赏电影之余,也记住它的旋律。

“我刚从片场回来,那边的拍摄进度很快,估计会比预期时间早杀青。所以,我们这里也不能松懈。从今天开始,我将每天跟进你们的工作,同时,我希望你们两方能够通力合作,共同创作出让人难忘的好音乐。”Luke边说边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人,“那么,合作愉快。”

说罢,他起身离开。众人还在消化他这一番话的意思,他却已站在门口扬声道:“有问题吗?没有的话,宫扬先生已经为我们准备好工作室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最终也只得接受这个“集中营”一般的无奈现实,起身跟随Luke离去。安澈一边用眼角余光瞥向若有所思的夜莺,一边向崇玖嘀咕道:“这么说,接下来的每一天我们都要面对面?”

崇玖递过去一个“Yes”的眼神,安澈立刻叹道:“What?Killme!”

宫扬显然也为这部声势浩大的电影出了不少力。在制片方提出新的要求后,他主动提供了樱花集团中国分部大楼中最大的一间练习室。而刚走进这座建在上海浦东,外观颇为雄伟的大厦,夜莺就恍惚觉得,这仿佛便是两年前崇玖带领自己第一次来到樱花大厦的情景。

不知抱着怎样的想法,宫扬将这座大楼建成了大阪那座的翻版。从室内装潢,到内部布局,几乎和之前的樱花大厦一模一样。夜莺甚至怀疑,在这座摩天大楼的顶端,是不是也有一个栽种着樱花树的巨大温室。或许,像宫扬那样念旧的人,在一个环境里待惯了,就不愿意轻易改变了吧。

斗转星移,无论他们这群人是否愿意,竟然统统都转战到了上海。夜莺,崇玖,锡德,安澈,宫扬,何洛,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线,冥冥之中将他们栓在了一起。原本以为已经各奔东西的人,现在居然因为一部《洛水谣》,便又聚到了一起。

而这样的相聚,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刚走进那个有一个阅览室大小,还配有录音室的工作间,安澈就把东西一摆,试图罢工:“亲爱的Luke先生,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非要把我们和她绑在一起。事实上,我们的工作完全没有交集。”

听到他的质疑,Luke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道:“作为同一部电影的制作人员,怎么会没有交集呢?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我希望《洛水谣》的音乐能保持整体性,而这也是龙导的想法。你们和阿卓小姐的曲风差异很大,如果不随时沟通,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他将不温不火目光投向夜莺,“而且,我相信,思维的碰撞更容易产生火花。”

夜莺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与Luke对视着,她感受到了他眼中的信任与鼓励。她开始相信,这个潮人打扮的“港男”,或许真的有料。

“我愿意试一试。”片刻后,她轻轻地说道。

闻言,一直沉默的锡德好像松了一口气,拿出吉他调试起来。乔艾看了夜莺一眼,也默默地取出自己的贝斯。崇玖纵然面无表情,却也走到Luke面前,问道:“我需要做什么?”

见状,安澈长叹一声,起身走到了宫扬专门派人取来的自己的架子鼓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