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死路

寻找夜莺 濯木 3913 2011-10-18 12:49:02

  第一次排练结束时,已是傍晚。“今天就到这里吧。”Luke满意地说道,“明天早上我们继续。”所有人都疲惫地松了一口气。趁着其他人在收拾东西,夜莺起身去洗手间,可刚走出练习室,她便撞上了一张熟悉面孔。

两年的时光对他来说仿佛微不足道。他整个人看起来仍旧清爽干练,仿佛一个在庞大的岁月洪流之外徘徊的独行者。“好久不见。”他似乎只是不经意地在这里驻足,又似乎是在专门等她。

夜莺愣了愣,然后有几分艰难地开口,“宫先生。”

宫扬点了点头,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你变漂亮了。”他仔细端详她,然后轻易地从她身上发现了阮樱的影子——那种通过血缘传递,然后在漫长的时光中生根发芽的韵味,“可以请你去我办公室坐坐吗?”

夜莺犹豫了,不知如何作答。宫扬于是又说道:“只是喝杯茶而已,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

偌大的房间中,扑面而来的桂花香气让夜莺心里微微一动。办公桌背对着巨大的落地窗,透过明亮的玻璃,可以看到整个外滩匍匐于脚下。正值日落时分,美艳的火烧云浮在天边,将黄浦江映照得波光粼粼,也使得一切看起来那么不真实。“坐吧。”宫扬笑道,“如今你不是我的员工,而是我的客人。”

夜莺在柔软的沙发里坐下,看了一眼宫扬,欲言又止。“你是不是想问我,在这座大厦的顶层,是不是也有一个巨大的屋顶花园——答案是‘Yes’,”宫扬眼中暖意融融,“我是一个很念旧的人。”

“两年前的不告而别,我很抱歉。”夜莺轻声说。

“用不着道歉,我知道你也不想这样。”宫扬眼中并无责备。其实早在夜莺回到家之后,他就能断断续续收到她的消息。毕竟,在那个小城,两个大家族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并不想去惊扰她,她需要时间。

“宫先生,我能不能冒昧问你一个问题?”夜莺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你说。”

“二十年前,我妈妈她……”夜莺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她和我爸爸在一起了。你难道没有恨过她吗?”

宫扬眼中闪过一丝什么,可柔软的神情却丝毫未变,“当然恨过。我当时甚至恨不得杀了你父亲。”

“那你为什么还是那么爱她,而且还爱了那么久?明明是她背叛了你,明明你可以开始新的生活。”夜莺的表情看起来很疑惑。

闻言,宫扬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仿佛预料到了夜莺会问这个问题。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慢慢踱步到了窗边。凝望着浑浊而温柔的黄浦江,宫扬反问道:“夜莺,如果你看见门外的那棵大树上,开了一朵很美很美的花,你会去摘下它吗?”

夜莺有些不解,但还是认真思考了片刻,“当然不会。如果摘下来,它就成了一件死物,我也就不会觉得它有那么美了。”说完,她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没错,喜欢花的人,会把花摘下来,放在屋里独自欣赏,等它失去生命力后将其抛弃;而爱花的人,则会让它在枝头自由生长,每天远远看它一眼就已经足够。这就是喜欢和爱的区别。”宫扬的声音里有不易察觉的温柔,“而我对你母亲的感情,是爱。因为爱她,所以不愿意夺走她的幸福。因为爱她,只要她幸福,我就觉得很幸福。”

“或许对于你们这些年轻人来说,付出与回报必须是对等的,这样子看来才算值得。如果你付出了,而对方却没有回应,似乎就应该立刻停止付出。可是孩子,这不是爱。爱一个人不应该这么功利。你爱他,应该是因为他本身值得你的爱,而不是因为他的付出。对我来说,我爱你母亲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事。因此,我的内心能够一直保持平和。”

这是夜莺第一次直白地接触到宫扬的感情。她第一次知道,在理性、冷静的表象下,原来可以隐藏这么深沉的爱。“可是,这是一条死路,你会永远活在回忆里。”

宫扬转过身来,眉眼间充满了温和,“夜莺,世上没有什么死路,只有你自己选择的路。我选择了这条路,所以我甘之若饴。”

夜莺仿佛被一股力量狠狠撼动了。心中那一座坚固的城池猛烈摇晃着,不知不觉中开始分化瓦解。她突然感到一阵害怕,于是慌忙起身,“宫先生,我要走了。谢谢你肯回答我的问题。”

宫扬也不留她,“好。替我向你爷爷问好。”他凝视着天空中樱花色的晚霞,轻轻说:“我很怀念与你喝茶聊天的日子。”

走回练习室的一路上,夜莺努力平复着心情。阮卓,她在心里叫着自己的全名,逼自己狠下心。你忘了两年前是怎么被伤害的吗?为了有今天的重生,所付出的那些代价,你也忘了吗?你绝对不能回头。决不能。

可是,为什么宫扬的话一直回响在耳边呢?“爱一个人不能那么功利。”

不,宫先生对母亲的感情,和你对崇玖的不一样。

然而,到底又有什么不同呢?曾经,她不是也认为,会和崇玖在一起,一生一世吗?

错乱之中,她快步走过走廊。再绕过那个转角就到练习室了。然而,才转过去,她就在猝不及防中和一个人撞到了一起。

安澈一声惊呼,下意识地伸手稳住夜莺的肩膀。而在看清是她后,他立马放开手,面无表情地准备走开。

那一刻,夜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是心中剧烈的矛盾剥除了一直以来无所谓的伪装,或许是安澈眼中无声胜有声的淡淡轻蔑点燃了她心中堆积已久的怨气,又或许,她只是需要一个出口,将心中的不安、委屈、不确定统统发泄出来。总之,她彻底变成了一只发怒的野猫。

“你有完没完?”她转过身,盯着安澈的背影问道,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安澈停下了脚步,背对着她。“从重新见到我的那一天起,你就没给过我一个好脸色。我想问,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请你搞清楚,就算有一笔新仇旧恨的账要算,那也轮不到你来管。”

说完,夜莺满意地欣赏着安澈的脊背一寸一寸地僵硬。最后,她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便加上了那最后一根稻草:“你以为,你这样给我甩脸色,崇玖会很感谢你么?谢谢你哦安澈,认识这么久,你第一次让我见识了什么是兄弟情深。”

下一秒,夜莺只觉得身体剧烈一晃,紧接着就被安澈死死按在了墙上。她这才知道,原来安澈也可以有这么凶狠的眼神。“你怎么还能说出口?!两年前,是你一声不吭就扔下我们离开日本,你还指望我能对你怎样?你有什么立场来嘲笑我维护崇玖?”

夜莺没有被他吓到。事实上,她知道他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她死死地望着他的双眼,“你伟大,你高尚,那么当初崇玖被绑架的时候,你做了什么呢?”

闻言,安澈被彻底激怒了。他加重了手上的力气,轻易便能感受到她温热皮肤下血脉的跳动,“你还有脸问我?崇玖是因为谁才被绑架的?如果不是桑娅和宫先生去渡边家求情,他早就没命了。而你在干什么?崇玖生死未卜的时候,你却在那里和宫本贤治打得火热!”他双目充血,“夜莺,你让我感到恶心。”

他说完这番话后,夜莺立马就沉默了。刚才的那股尖锐似乎突然间就从她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紧贴着墙壁,一动不动,长长的睫毛垂下来,轻轻颤动着。她的这副模样让安澈有些心软,紧接着,他听到她轻轻地问:“安澈,你就是这样想我的吗?”

她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伤感。安澈没来由地就有几分歉疚,想想,自己刚才说的话的确是重了些。可是,这明明就是事实。

还在沉默,夜莺就用力推开他。“也罢,是我太天真,以为昔日的情谊还在那里,什么都不会变。事到如今,就当作彼此都不认识吧。”

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身快步走开。走了几步,却看见崇玖默默地立在练习室门口,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夜莺不理会他,径自拿了东西出来,准备下楼。“晚了,我送你吧。”崇玖的声音淡淡地在身后响起。“上海最近治安不太好,你一个女孩子,当心遇到坏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他那一句“当心遇到坏人”,竟瞬间让夜莺回到了两人初识的那个时候。也是从练习室出来,他也是执意要送她回家。恍然如梦中,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刻薄生生给收了回去。“随你吧。”夜莺头也不回地道。

来到上海没多久,宫扬就十分周到地为罂粟四人配了一部车,说是方便他们日常出行。原本四人对中国的交通不甚熟悉,平日里也不怎么开。今天匆忙出门,崇玖就鬼使神差地开了出来。

此时刚入夜不久,正是上海的灯红酒绿开始的时候。崇玖仿佛早就知道夜莺的住址,开着车不疾不徐地穿梭在这片璀璨的夜色中。“抱歉啊。”他有几分突兀地说道。

夜莺挑了挑眉,眼中带着讽刺,“forwhat?”

“是我对不起你在先,你恨我也是应该的。我没有把话和安澈说清楚。我,才是应该受指责的那一个。”他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波动,可是他的侧脸弧线却在迷离的光影中绷紧了。“你知道,当时我犯下的错,不是那么容易启齿。”

夜莺没有说话。她把额头抵在车窗上,看似专注地看着外面那个热闹的世界。良久,她才开口道:“都已经过去了,何必再提?”

崇玖的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的笑容,“突然觉得,如今连这样静静地和你独处一会儿,都很奢侈。”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狭小的空间里,呼吸声此起彼伏,可是谁都不肯先开口说一句话。这就像是一场漫长的冷战,不知道要持续到何年何月。

当车子终于稳稳当当地在夜莺楼下停住时,崇玖转过脸来,认真地看住她:“我想最后问你一次。在得到你明确的回答之后,我保证不会再来烦你。”他瞳孔深处跳动着两簇火焰,“夜莺,我们真的就不能重新开始么?”

闻言,夜莺低垂的睫毛重重一颤。她终于抬起眼看向他,这也是重逢之后她第一次如此仔细地端详他的脸——他瘦了,显得下巴愈发的尖。他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仿佛稍不留神就要被吸进去。此时,那双曾经神采飞扬的眼睛漆黑一片,可是夜莺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话,它们就能够被重新点亮。

就在夜莺快要融化在他深情的目光中时,两年前他决绝的声音突然回响在耳边:“夜莺,从今天起,我们再没有任何关系。”

心里狠狠地一痛。她别过脸,试图隐藏眼中的泪光,“抱歉,我想我们回不去了。”

崇玖眼中最后的一丝光芒骤然熄灭。他整个人就仿佛供电中止一般,一动不动。

许久后,他点点头,故作镇定却脸色煞白,“好,我知道了,抱歉纠缠了你那么久。”

夜莺深吸一口气,努力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再见,崇玖。”说罢,她拉开车门,很快消失在浓浓的黑暗之中。而当远处的车灯慢慢远去,她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坐到地上,泪如雨下。

这一条死路,终究是被自己走到了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