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寻找夜莺

Daydream

寻找夜莺 濯木 2919 2011-10-18 12:49:02

  G市地处中国南部沿海,是一座难得的在经济发达的同时保有美丽自然风光的二线城市。夏初时节,南部地区迎来了一年之中最为惬意的温和多雨时期。从印度洋海面吹来的温暖季风将残留的些许料峭春寒拂去,沿海城市本就四季常青的树木成长得更加绿意逼人。

夜莺坐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中,欣赏着这在大城市中难得一见的景色。沿路是大片大片的树林,繁茂的枝叶挤成一团,就好像一座座林场。而映入眼底的不止有绿意,还有迎着夏日阳光怒放的金黄色芒果花。细碎的黄色仿佛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让人恍惚觉得,这绿色的平原,被宁静的午后时光镀了金。视野中稍远一些的地方绵延着一望无际的水田,水面反射阳光,显得波光粼粼。田地之间种植着小块的经济作物,其间有在亚热带地区很少见到的芭蕉和棕榈树。

离开日本之后,夜莺很少能见到这样葱郁的绿色。这样的景色让她心情舒畅。摇下车窗,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鼻腔中立即盈满了甜甜的芒果花清香,其中还夹杂着几丝潮湿的大海的气味。

“大小姐,把车窗摇上好不好?这可是在高速公路上,一阵风就能把发型吹没了。”

夜莺身边立马响起了抱怨声。她顺从地升起车窗,转头看向妆容精致,发型一丝不苟,一身标准office/lady打扮的金发美人:“难得出趟远门,还是要被你发号施令。我看我们的司机都要奇怪了,明明你才是需要伺候的大明星。”

桑娅说着一口带德国口音的日语:“你以为你是来旅游的啊?这次龙蔚派你和罂粟过来打头阵,可不像以前开见面会那么简单。他就是看中了你们的影响力,想让你们先过来稳定一下受众的情绪,压压何洛的绯闻。”

之前何洛在?洛水谣?发布会上的自曝让整个剧组阵脚大乱。原定的宣传计划全部发生了变动,在各大城市的见面会都无限期延后。何洛所在的榕垣集团更是猝不及防,原本想让何洛先去国外避避风头,无奈此时又处于公司投资巨大的?洛水谣?的宣传当口。左右为难之下,只得想办法尽量弥补损失。于是榕垣和制片方商议好,由负责电影音乐的夜莺和罂粟出面,先在一些南方城市开见面会、接受采访,转移受众注意力;再派主创班子到香港、东京等亚洲大城市造势;最后才一路北上回到国内一线城市。这无疑是一种“曲线救国”的策略:既然国内发生变故,不如就从国外攻破,届时在国际上的好口碑反而能提升电影的档次,收获更好的票房。于是,《洛水谣》在海外上映的日期临时被提到了国内档期之前。

“说白了,就是让我们当箭靶子,免费给他们打广告,对吧?”夜莺没心没肺地笑道。

“你说得轻巧。”桑娅白了她一眼,“何洛再怎么说也是榕垣的艺人,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榕垣当然要负责收拾烂摊子。制片方没向咱们公司要求赔偿就算好的了,和违约的天价赔偿相比,你这点跑腿费还真是小数目。”

夜莺收起笑容:“我倒是没所谓,反正也是给自家公司跑腿。就是爷爷和阮为有得心烦了。阮为最可怜,未婚妻都和别人跑了,还弄得这么人尽皆知。现在我多忙活忙活,多少也能替他分担些,把损失减到最小。”话虽如此,她心里却也清楚地知道,有些损失和伤害,一旦造成了,多努力也无法弥补。

桑娅挑了挑金色的眉毛:“说得那么懂事,当时出事了怎么连个电话都不敢打?”

“他们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认识何洛了,发生这样的事,我不太愿意卷进他们两人中间。如果站到亲人的角度与何洛对立,那未免也太落井下石了。”夜莺淡淡地说道,“再说,我觉得何洛也没什么错。她只是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了一次。”

“爱情这两个字对明星来说太奢侈了。”桑娅回答得不假思索,却又在看了一眼夜莺之后,硬生生将话止住。

夜莺再次将头转向窗外:“的确。”

宣传活动安排在了到达G市的一周后。在这一个星期中,由桑娅负责与各媒体接触及公关工作,夜莺则基本没什么事。离开上海前,阮为在电话中说道:“忙了这么久,提前些过去,就当作是去度个小假吧。”

其实夜莺知道,之所以能有这样的空档,是因为无论公司还是制片方,都在为何洛的事焦头烂额,无暇顾及自己。她几乎无法想像表哥如何以管理者的身份来处理“未婚妻当众劈腿”这一事件。

到达后的第二天一早,桑娅就出门了。夜莺打算在附近转转,欣赏一下G市远近闻名的风景。结果还没来得及出门,就接到锡德的电话:“夜莺,快下楼来。”

“我正打算出门呢,你要干嘛?”夜莺边说边换上T恤和帆布鞋。

“下来你就知道了,有惊喜给你。”锡德说完就挂了电话。

夜莺满腹疑问,只得随意收拾了一下就走下楼去。走出酒店,只见崇玖和锡德站在那里,身旁停了一辆黑色越野车。安澈从副驾驶座探出头来,兴高采烈地冲自己招手。

锡德微笑着走上前来,“上车吧。”

夜莺大吃一惊:“去哪儿?还有,你们哪来的越野车?”

“听说这边风景很好,所以,特意向定居G市的大学同学借了车。”锡德看着她,笑意满满,“那时你过生日,不是许愿说要去海边吗?这次在中国,就帮你实现愿望。”

夜莺愣了愣,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三年前。可是那个时候…夜莺看了看不远处的崇玖,勉强笑道:“其实我早就已经忘了那个时候许过的愿望了。年少时候的心愿,还记着做什么。”

“不管怎么说,今天你一定得去。”锡德不由分说,拉起她就向越野车走去。见夜莺站在原地不动,他转过头来悄声道:“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之前一年也天天见面,你还有什么好别扭的?这一次难得我们四个又聚到一起,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机会了。”

闻言,夜莺脸上的不情愿淡去,任由锡德拉着自己走了过去。崇玖一言不发地看着她。看见他们两人如此亲密,他感到微微的刺痛,但还是侧身为夜莺拉开了车门。

坐上车,夜莺问道:“你们把乔艾弄哪儿去了?那孩子不是整天和你们一起的吗。”

“说来也奇怪,昨天我们和桑娅说想带你出去,今天她一早就过来把乔艾带走了,还说什么要带她堂妹去见见世面。”安澈笑嘻嘻地回过头,“总觉得再次见到桑娅,她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但又说不清是哪儿不一样,还是那么冷冰冰的样子。”

夜莺笑笑,没有说话。三年前,她大概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会和桑娅成为朝夕相处的同伴。

车子发动了。公司安排的酒店在市郊,出门不远就是一个树影斑驳的湿地公园。锡德沿着公路缓缓往前开。早晨的阳光将一切照耀得生机勃勃。

渐渐地,车开出了树木环绕的湿地,开上高速公路,太阳也逐渐大了起来。今天的阳光有些晃眼,路边的水田被染上了昏黄色调,好像一张陈旧的胶卷照片,又像美国老电影的画面。公路笔直地向前延伸,仿佛一直穿透了前方的远山。

车子里播放着一张YENTOWN/Band的CD。崇玖微微摇下了些车窗,柔和的风从窗口涌进来,裹带着他身上混合了海风与烟草气息的味道,钻进夜莺鼻子里。熟悉的气味仿佛打开了尘封的记忆,夜莺的心,瞬间柔软了下来。

他还是喜欢在清晨抽一支烟。

他还是与自己一样,坐车时喜欢打开车窗,闭上眼睛感受凛冽的风,就仿佛在空中俯冲。

他的衬衣,还是只扣到锁骨下面。

他的手指还是干净而修长,骨节分明,中指的侧边,有长期用力写字留下的茧。

一切好像都没有变。一切好像又都变了。

在这样排山倒海涌来的迷幻般的柔软情绪中,夜莺轻轻跟着唱机里Chara的声音,哼起了那首?Sunday/Park?。然后又从哼,变成了轻唱。

I/wish/you/to/come/to/my/place

You/will/be/smiling/so/cloce/to/me

I/wish/the/daydream/never/ends

浅浅的歌声中,四个人微笑着,仿佛又回到了过去。耀眼的日光如同岁月流水一般,载着这辆越野车,走向曾经。一路上,他们留下深深浅浅的时光痕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