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贵宾室的最合适人选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3210 2013-08-08 13:46:13

  “今天是一次重要的会议,接下来的内容很重要。”王林开口第一句就是对这个会议定性的话,搞得我们神经一阵紧绷。要知道每天岗前我们都会集中培训,交代工作中需要重视和注意的环节,很少专门另找时间,只为开会。

“我之所以选择没有在岗前培训会上宣布,是因为这次的会议不是简单的工作会议,而是涉及到我们客户服务部的一些重要人事调整。”

现场异常的安静,却又有一种躁动慢慢扩散。人事问题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每一次的变动,几家欢喜几家愁,安排不好,还会引起不大不小的震动。这一次的调整,太奇怪了,突然就要通知,事前并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通过长期的工作考察,我也与综合办公室进行了充分的磋商,郭欣怡即日起擢升为客户服务部副经理,协助我负责整个部门事宜。”王林笑着宣布。

哗啦哗啦,现场鼓起掌来。郭姐笑着站起来,向大家鞠躬致谢。我拼命地鼓掌,郭姐实至名归!

“经理层级的任命,需要通过剧院的考察,最终由院长签发聘任书,郭欣怡是客户服务部的元老,在剧院奉献了二十多年,一直事必躬亲、率先垂范,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希望今后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把客户服务部的工作做得更好!”王林又总结性的加了一些对郭姐评价的话语,她说的都没错,郭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热爱剧院热爱服务的人,是大家都值得尊敬、学习的人。

“同时,”王林继续下去:“借着这一次剧院考察任命经理层级干部的契机,我们客户服务部内部也推荐了一批主管的任命、调整人选,现在已经得到了院里的批复,名单如下——”

王林顿了顿,她也知道,对于绝大多数服务员来说,经理的职位确实离得太远了,而且有郭姐那样德高望重的前辈在,小服务员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但是服务员主管,却是努努力,就可以达到的。

我没有任何想法,我已经是主管,而且是同期进来的那一批服务员里,最早晋升为主管的人,副经理已然由郭姐担任了,已经没有了空缺,即便有,我也不认为自己具备担任副经理的条件。

“姚曼,调任贵宾室主管,不再担任歌剧院主管。”

轰的一下,我的脑子乱了,现场也乱了。

贵宾室,是多少服务员梦寐以求的地方,这里不仅直入剧院核心层,迎来送往的宾客也都必须有点分量才行。我也相信终有一天,我可以做到,甚至做得比现在贵宾室服务的同事更好,但没想到,这么快,我竟然成了贵宾室的主管!

“郭姐经验丰富,升为副经理,我们没有异议,可以姚曼……”

我安静的坐着,我知道一场风暴要不可避免的来了。

“贵宾室不都应该选拨一些相貌、气质俱佳的人选担任吗?”还好,还比较客气,虽然意思都表达到了,至少没有点名道姓的攻击我。

“我们当中有些人服务的时间比姚曼长,还是从旧馆开始就在剧院工作的,不是应该更优先考虑吗?”

“贵宾室主管离职了,需要有一个人填补空缺我们了解,但是这个决定不会太仓促吗?”

一时间,各种声音交杂在了一起,总之只有一个意思,我不合格。

我坐着,听着,本来心里还有些忐忑,但在这样的攻击声中,我反而平静了下来,我慢慢站了起来,平静的看了一下四周。大家对我这样的表现感到意外,现场安静了下来。

“首先,我感谢剧院和部门对我的信任,我知道相貌上,我不是最漂亮的那一个,从业时间也不是最长的那一个,服务技能也不是最高的那一个,大家对我有疑义,我并不意外,如果有谁认为自己更胜任这个岗位,可以提出来,我不怕和她竞争。”我缓缓的说出了这一串话,这一串话一出,现场更安静了,无数双的眼睛都看着我,我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就那么坦然的抬头挺胸,一副不管风吹浪打,我自胜似闲庭信步的气度。

“好了,不要再说了。”王林打破了现场的安静:“我知道对于这个安排,大家或多或少会有点其他的想法,我希望的是,大家不要去找一些外在的原因,我希望你们都可以思考一下,为什么是姚曼,而不是你们其中的一个谁。检票口混乱的时候,是谁及时疏导了人群?观众入场不及时的时候,是谁想出办法提醒?观众病危的时候,是谁不畏恐惧为观众解难?观众强行闯入剧场的时候,是谁不顾自己的安危劝阻?版权纠纷的时候,又是谁想出办法减少纠纷?还有,她的语言能力,你们又有谁自问比她好呢?她还在戏剧学院学习剧院管理,你们有谁像她这样,对于服务,对于工作,有这样的执着和热情?只有她,才是贵宾室的最合适人选!”

现场又静了。

事实是最好的佐证,原来我也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原来我的每一步努力,都没有白费。我以前可以做好,将来也可以做好,现在也一定可以!

会议散了。

我站起来,文静正好起身往出走。她接替了我,升任歌剧院的主管。

“文静!”我笑着唤她:“恭喜你!”

我知道她有一个梦想,是关于女人改变命运的梦想,现在她也做主管了,离她的那个梦想会近一点了吧。我甜甜的笑着,这是我们姐妹在剧院共同进步的一个历史时刻!

她走过来,在我跟前站定,轻轻扶了一下我的手,淡淡一笑,竟是一种惨淡的笑!

我诧异:“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她还是那么一笑:“恭喜你!”

我愣愣的接了一句谢谢,心里却是一阵凉意,她怎么了?不是一直希望可以做主管的吗,做了主管竟然不开心吗?一种隐忧爬上了心头。贵宾室曾经是我和她讨论过无数次的内容,只是当时,我和她都站在门外,所以都放肆地轻松,如今,一道大门会隔断我和她吗?

“你……”我不知怎么开口,停了下来,又觉得必须要说点什么才好,“我”字刚起了头,又语塞了,我该怎么说呢?说与不说,似乎都是一种错了。

“姚曼!”王林叫我。

“我先走了。”文静淡淡丢下了一句话,离去了。

“经理。”我只能向王林走过去。

“是不是很意外?”她笑问。

“是啊,完全没有想到。”我如实回答。

“责任重大,你知道吗?”

“知道!”

“有信心吗?”

“我会努力的!”

“加油!”她拍拍我的肩。

我笑着点点头。

我在贵宾室服务的第一天。高院长来了。

“姚曼?”她一见到我,就指着我问。

“是,院长。”

“哈哈,我知道你,不止一次听过你的名字了。”

“是吗,院长?我太荣幸了。”我笑。

“今天终于一见啊,王林可是大力推荐你哟,搞得我也很想见识见识呢。”

“院长,王经理抬爱我呢。”

“嗬,听听,这嘴还挺会说。”

大家哈哈的笑了。

“贵宾室的服务有特殊性,”高院长也不忘叮嘱我一番:“除了观演嘉宾,还要经常服务各级领导,眼疾手快自不必强调,保密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你可都知道?”

“是的,院长,王经理都已经秘密培训过了。”我特意把秘密两个字加重了音,大家又一阵哈哈笑。

“院长,您就别一来就拿我们服务员开玩笑了,工作纪律我早都强调过了,人家第一天上岗,别回头被你给吓得不敢来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挑出来的啊。”王林开始打趣。

“你这个王林啊,”高院长假装生气的埋怨王林:“嘴巴就是这么厉害,带着底下的人也都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好吧好吧,我不敢说了,人都到齐了吗?”她转向肖*强问。

“丁经理已经带着演员到了,可以开始了。”肖*强凑到院长跟前报告。

“赶紧让他们进来吧。”高院长招呼。

肖*强退到了门口招呼,丁泓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安琪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她真的美得动人,赏心悦目。

这是剧院推出的第一部原创芭蕾舞剧的主创和主演。传统上的剧院,是没有院团的,剧院就是一个节目上演的场所,剧院的经营就是满世界去找节目,然后拉回来租场子给院团,金色剧院的旧馆也一直就是这么运营的。新馆落成后,高院长仿佛有了新的想法,尤其是芭蕾舞大赛后,金色剧院和大赛获奖选手签订了合约,要创作自己的芭蕾舞剧。

“哎哟,高院,让我好想!”安琪娇娇的向院长打招呼,拥抱,好一阵寒暄。

我心里一阵苦笑。本是在平行世界里的两个人,因为某种心里上的落差,一下子被拉成了一上一下两个空间,她高高在上,我就是踮起脚尖,也爬不到那个空间里去。

院长请她落座,我职业的端上茶水。

她看见我,短暂的一个停顿,继而对我放出了一种傲娇的浅笑,像是一只陡升了的大公鸡,骄傲的展示着自己美丽的羽毛。我也是倔强的,我回给她一个毫不在意的表情,我知道我必须如此,我平静的转身,正好遇上了丁泓的眼光,我心一慌,差点没端稳托盘,同时又不由得抬头挺胸起来,我即便是卑微,我也是骄傲的,我不会被你们打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