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如星的新家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2525 2013-08-08 13:46:13

  我再一次奔赴路生的家。这一次是和丁泓一起。

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如星已经能坐上轮椅了。她成功度过了人生中最为艰难的阶段,对于现状,她基本上是无力的接受了。身体上的创伤很容易修复,但是心理的漏洞,却是怎么补也补不回原样。我和丁泓无形中保持着高度的默契,和如星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提剧院的任何消息,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会笑,还会想办法逗我们笑,只是一个人的时候,我经常看见她低着头沉默。

在我看来,丁泓也是一个奇怪的人,此前我虽没有想到他竟然助养孩子,但倒也好理解,毕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谁都愿意付出一些爱,毕竟他所付出的小爱,可以成全孩子的一生。如今,他又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他正式收养了如星,法律上他们已经是父女了。

从民政局办完领养手续出来的时候,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现在我也是当爹的人了。”

我笑,一个单身男人,突然身边多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儿,确实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唉!只是我得上什么地方给她去找一个妈啊!你说是不是?”他扭过头来看我。

我一阵脸红心跳,只要你说,我想我可能是愿意的。

“不过这些都是外在的。”他话锋又一转,竟透露出一些忧郁来:“如星和我生活在一起,我保证她衣食无忧,这是绝对没问题的,只是如何才能让他感觉她真的又有了新的家庭,尤其是她以后再也不能跳舞,没有音乐和舞蹈,她的人生,会比没有了双腿更黯然失色。”

我又是一阵心痛。

正好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掏出一看,“路生”两个字快乐的跳跃着。我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路生!路生的家!”我激动的看向丁泓:“有一个地方,有爱有音乐,有一大帮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兄弟姐妹,在那里,没有孤独,没有冷漠,如星在那里肯定可以慢慢重新快乐幸福起来!”

我兴奋的点头,眼睛里都放出闪亮的光,可是丁泓却疑惑了,我知道他的潜意识里有怀疑,他怀疑我说的这个地方真的存在吗?

“路生!”我接起电话。

“姐,你最近怎样啊?”路生快乐的问候我:“村里荷塘里的荷花都开了,很是漂亮,弟弟妹妹们一直嚷嚷着要把你也请过来看看呢。”

我心里一喜。“太好了!路生,我也正想着要找个周末过去你那里呢。”

“有什么事儿吗?”路生就是一个很机灵的小伙子,一下子就听出了我话里有话。

“是的,很重要的事情,不过我再需要一点时间,而且也需要和你爸妈商量过后才能决定,我回头打给你吧。”我不敢保证丁泓就会同意我的意见,也不敢确定路生爸妈是否会愿意接受如星,只能采取了一个折中的说法。

“好吧。”路生倒是爽快:“那你回头打给我啊。”

说完就收了线。

我满怀期望的又转向丁泓:“你不感兴趣吗?”

他的嘴角轻微的抽动了一下,欲言又止。

“好吧,”我耸耸肩,一副你不信我也没办法的样子:“不信我没有关系,但你总得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周末,我带你去见识见识,你自会明白!”

我扬着头,大跨步走了。

“喂!你别走那么快啊!”他在身后快步跟了上来。

路生的家还是一如往年的样子,房前屋后质朴、干净、整洁,院子里的瓜果飘着香。我们一进门,呼啦啦一帮孩子兴奋的跑出来“姐姐、姐姐”叽叽喳喳的叫。

丁泓微皱了一下眉头。

一定是嫌孩子多!我心里嘀咕。只是他不知道,这些孩子,都像如星一样,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只有这里,才是让他们幸福的地方,也唯有和如星同样际遇的孩子,才会敞开胸怀包容、体谅如星。

路生妈笑着迎接我们进屋,手还是一样的粗糙,但是眼睛还是同样的明亮。晚饭后,路生的父亲站在院子里演奏手风琴。手风琴在苏联有着特殊的发展,甚至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俄罗斯民间乐器,对于路生爸这一辈音乐爱好者,会手风琴一点都不足为奇。让丁泓没想到的是,路生爸的技艺还非常的好,琴声宏达、音色丰富,孩子们一听到爸爸的琴声,都兴奋的集合,高兴的围着爸爸跳起了舞来。

“路生爸练过吗?”丁泓饶有兴致的问我。看来这位普通的乡村音乐教师的水平,也引起了这位专业剧场节目经理的注意。

“当然了!”我满是自豪,好像我在介绍我爸是个多了不起的人物似的。“路生爸是知青,和你一样哦,是纯粹的城里人,极度热爱音乐,为了孩子才留下来的,这情操、这境界,不是一般人赶得上的。”

“怎么,这么多,”丁泓用手指指院子里的一大堆孩子:“那个,你明白?”

我笑了。我当然明白他所指,我曾经也提出过同样的疑问。

“你猜!”我俏皮的笑着问他。他认真的疑惑的样子,很让我心动。

他摇摇头:“我还是不猜了。”

我又笑了起来:“其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对不对?”

他没有否认。

“据说,路生妈嫁给路生爸的时候,路生爸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我认真说完,又不忘调侃一下:“和你一样哦!”

丁泓一下子露出了笑来。有担当、有责任感、有爱心,还有艺术追求,这显然是丁泓想要为如星寻找的最好的家庭。这么多天以来,一直笼罩在他额头上的乌云,慢慢的消散了。拨开云雾,终于见到了太阳的光。这阳光第二天就温暖了我。

我一早起来刚踏进院子,就看见丁泓骑着自行车等在里面。“敢不敢坐上来?”他挑衅的看我。

坐自行车后座?敢不敢?哈哈,太好笑了!你就这么小看我?我毫不客气坐了上去,他晃悠着启动。自行车一下子就冲出了小院,冲上了小道。乡村的气息干净、透彻、清晰,耳风的风轻轻地吹着,头发掠过脸颊,是一种淡淡的温柔。

思绪和心灵有一种放空的解脱,这是和城市里坐在小汽车里奔驰完全两种不同的感受。这么多天以来,笼罩在心头的雾霾渐渐散去,丁泓也脚步轻快,踏得自行车踏板忽悠悠的飞转。自行车越过一个土坡,我被颠簸得哎哟直叫,他放声大笑起来。

自行车在一个小荷塘边停了下来。荷塘里的荷花开得正茂,虽然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壮观,但也有莲叶何田田的美妙,东一簇西一簇,莲叶层层叠叠,每一簇莲叶也都映衬着粉红的荷花。

我深呼吸,清晨的风送来荷塘中清新的气息。他捡起一块小石子投入池塘,“扑通”一声清脆的声响,涟漪在池塘里不断扩大。

“谢谢你!”他回过身来望着我。

“我不要你谢。”我轻声说。

他双手插进裤兜,又转了过去,再走向前几步,快要靠近池塘边缘了,他的背影被晨曦镀上了一层薄薄的红光,很是美好。

我轻轻跟了上去,和他并排而立,我抬眼偷瞄他轮廓分明的脸,他的眼睛修长,鼻梁直而挺,嘴唇紧闭着,他深沉的望着荷塘,不再言语。

这样也好。他不提,我也不用问了。

那个悲戚的晚上,那奇妙的一吻,或许就只是我们情感宣泄的一个意外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