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第一位访客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4019 2013-08-08 13:46:13

  仓库果然是远离了剧院,远离了城市,清净甚至可以说冷清是主调了。一个月过去了,除了那两个保安和后勤大姐,我连一个人都没见过,不仅没有访客,连吴昊然,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除非工作需要,他也不怎么来了。即便是来了,也有一种刻意保持的距离。

这样也好。我虽是叹息着这样对自己说的,但确实也觉得长久以来压在心上的一块大石有了松动的迹象。在感情里,人人都想做先离开的那个人,不管有没有在一起,不管有没有受到伤害,先离开的那一个总会在心理上占了上风,我也不例外,我希望分手的时候都是我骄傲的仰起头先走,但是这一次,对于他,与其我来推开他,我宁愿他主动离开我。他不来,我也失落,但是却轻松了。

“陈哥,快点,你把那个货架帮我推过来,对,就推到这个位置。”因为心里有一团执着的火焰,到了这里之后,我没有像大多数人臆想的那样消沉下去,反而充满了干劲,两个保安和一个大姐,被我轮流着指挥来指挥去,我像是卯足了劲要大干一场的革命家。

“我说姑娘啊,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你一来尽捣鼓这些货架了,他们招你惹你了啊,原来不好好的吗,你非重新排列组合,你不累,我也累得推不动了!”老陈显然对于我指使他干活一万个不满意,边推货架边发牢骚。

不过,没办法,这叫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我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而已,但好歹也是剧院的正式员工,而在仓库里的这三位,都是临时聘请的人员,从身份上来算,此时此刻,我是剧院的代表,是给他们发工资的老板的代表。

“陈哥,我也知道你们推这货架,挺费力气的,但是咱这仓库得有个仓库的样子,以前就是因为这货架就这么散乱着,乱七八糟,搞得简直就像一个废弃的工厂。”

“姑娘,我们只管看大门,没人进来抢劫我们就尽到职责了,你还要我们把这里管理的开出花来啊,你就省省力气吧,这里十天半个月也不会有一个人来,你这功夫下得啊,都是白搭!”

我知道他这话说得有道理,别说十天半个月,我来这里已经一个月了,确实也没有什么人来。不过人来不来没关系,这里起不起变化,却是我最关心的。但你别说,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他那十天半个月不会有人来的话刚落,那边大姐的声音就起了:“姚曼,有人找!”

我心里既是好笑又是纳闷,陈哥也不服气的嘟囔,念叨什么来什么。我一边叮嘱陈哥不许偷懒,一边心里嘀咕,这么个荒郊野外的,谁还会不请自来啊。

我走到门口,竟然是安琪,她侧身站在阳光地里,优雅的闭着眼抬着头,像是刚刚做完深呼吸,又像是悠然自得的在享受美好的阳光。不得不说,她真的是美好的,高贵大方,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我不能比拟的气度。如果不是因为丁泓,即便她对我骄傲甚至骄横点,我都无所谓,这么美好的女人,就是用来宠的。

我缓缓走到她的跟前,老实说打心底里,我不愿意面对她。她转过来,一张精致的脸庞对着我,我心里一疼,是啊,要是我,我也选择她,现在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站在跟前,看看她,再看看我,尤其是我刚刚从满是尘土的仓库里推完货架出来,如果可以,我真的想钻进地缝里去,但是不可以,我可以输掉丁泓,但我不能输掉自尊。

“是你?”我不露痕迹。

“听说你被调到剧院的仓库来了。”她嘴角有一丝丝的浅笑。

“你看到了。”

“适应吗?”

“这里一切都很好,如果你没有什么事,仓库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不想停留,她嘴角的那一丝丝笑,可能也是为了嘲笑我,如果你来这里还只是耀武扬威,那么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何必还要做你的观众呢?

“我要回去英国了。”我刚转身,她就脱口而出,她知道,这句话,比叫我停下来更有效。

我猛地收住了脚步,站定,她什么意思?来向我告别?我够资格吗?

“我要回去英国了。”她又重复了一遍。

我听清楚了,她确实是说她要走了,我疑惑的缓慢转身,她脸上的那一丝笑,竟然也有那么一点强撑和清苦的意味。

“自从芭蕾舞大赛那一晚见到你,哦,不对。”她又自己摇了摇头,眼睛看向别处,像是自言自语:“自从在西餐厅第一次遇见你,我就是注定要去英国的。”

丁泓果然和她最亲近,连西餐厅里发生的冲突,都一一告诉了她。

“第一次见你,就是我要去英国留学的前一天。我和丁泓,我们两家算是世交,父母亲都是很好的朋友,他大我几岁,我们一直像兄妹一样成长。”她转过头来看我,“不过,有些事情,等到我们长大自然就改变了,也说不清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之间就不再是兄妹了。”

这个我懂,不用你解释,我也看得出来你们两个不是兄妹。

“是我太自信了!”她垂下眼帘,苦笑了一声:“我以为等我学成回来,一切都还是原样,所以当我夺得大奖,我就兴致勃勃的奔向了他,你知道他当时对我说了什么吗?”

我沉默。我只知道,那一晚,我也是兴致勃勃的要奔向他,看到的却是他紧紧的搂住了你的肩。

“他告诉我,一切都回不去了,他爱上了一个人,一个打不死、磨不烂,又会耍点小聪明、使点小性子的人,真实而鲜活,而我,虽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却让他觉得陌生和遥远。”

我有点震惊。这么说,这么久以来,我眼睛所见的并不是事实,至少不是事实的全部吗?如果他爱我,我竟以那样的小肚鸡肠拒他于千里之外,让他解释一句的机会都没有,我端着的可怜的自尊,到头来却让彼此如此的可怜?不会的,我缓缓地摇头,我的眼睛不会欺骗我,这一切一定又是她下一个耀武扬威的铺垫。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也不愿意相信。”她又露出了一丝笑,像是鄙夷的嘲笑,她始终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我哭过,我离开他,不是不珍惜,我是为了有一天能够骄傲的回来。”她没有停,自己顿了一下又接了下去:“是我太自信了!”

还是同样的一句话。是啊,美丽的女人,没有不自信的,美丽就是女人最厉害的武器,如果上天也多给我一些美貌,我同样也会比现在自信。

“去找他吧。”她看向了我,“我不是支持你,更不会祝福你,我只是再也没有力气了,我可以要求他,要求他不走向你,要求他不管怎样,即便不爱我,即便不在一起,也停留在我的身边,但是我太累了,如果一切都是我要求来的,又有什么意义呢?”她的眼角竟然泛起了一丝泪光。

这句话我懂,就像我从来不愿意开口要求一样。如果你不能以同等的爱回报我,那就是轻视我。我要求而来的感情,就像是一个可怜的人,在路边行乞,运气好,碰见了一个慷慨的善翁,一时之间得到了,但终究还是会在时光的打磨下遗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她不平静,我的内心也翻腾了起来。丁泓是为了她的要求,远离了我吗?那我到底是什么?如果我卑微,他对我的感情也是卑微吗?卑微到她的一个要求,就可以让我退避三舍?丁泓,你表面上总是波澜不惊,内心竟也是如此的深不可测吗?

“哦,对了。”安琪又一次转向我,那种骄傲的神情再一次在她美丽的脸上浮现,“如果你去找他,请记得一定要告诉他,这一次,还是我先走,是我不要的他!”

她仰起头,快步走了。我怔在原地,看着那个美好的身影消失不见。一行眼泪落了下来,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受了这么多的煎熬,原只不过是她的一个要求而已,而今她潇洒的扬长而去,我却还要留在原地,任她骄傲的蹂*躏,她不要的,施舍给我而已!丁泓,我恨你!

手机响了。是路生。我拿起电话,刚叫出路生两个字,就哽咽了。

“姐,你怎么了?”电话那头路生明显的焦急起来:“听说你被调到仓库去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是的,是的,太多人欺负我,我就这样被人欺负着被放逐到了远离剧院的地方,没有朋友、没有人爱我,我隐忍着,却都是被人忽视、被人伤害的结果,我以为那扇正确的门为我打开了,我不顾一切的冲进去,进去之后才发现,该经历的一样都不会少,我如履薄冰,却一样的被玩弄、被轻视,背叛、伤害哪一个都不会放过我。

“姐,快进来!”路生笑着把我迎进了小院。

院子里,还是如旧的种着瓜果,飘着夏日的香气,路生妈笑意盈盈的站在门口,其实一切都没有变,变的是人的境遇而已。

我转过头微笑着对路生说:“好久没有来了,今年的公益月,你也没带弟弟妹妹们去。”

“如星又重新学习跳舞了,我们看如星表演比什么都开心呢!”路生的脸上永远都是那么夸张的笑。

“哦,对了,如星,也有好久没有见了。”

“要不,我们先去如星房间看看她?”路生笑着提议。

“好啊。”我附和,没有道理,我和丁泓的事情,影响到我对一个小女孩的态度。

“如星,你看谁来看你了——”还没进屋子呢,路生就扯着嗓子叫开了。

“姚曼姐姐!”如星看见我,竟一下子扑到了我怀里。

“如星!”我惊喜,她竟然已经可以依靠假肢重新站立、走路了。我开心的抱着她,抚摸她的头发,一抬头,就看见丁泓温润的笑着站在不远处。

我的笑一下子卡住了。

我不是没有设想过再一次见到他,我该怎么反应,假装生气转身就走,任他在身后追,或者哭着扑进他的怀里,提起两个拳头捶他的肩膀,埋怨他让我痛苦,或者直接上前给他一个耳光,告诉他他伤害了我,他就是个王八蛋!凡此种种,我都想了,但此时此刻,我只剩下呆愣在原地了,我的脑子里空白了。

“路生。”我看着丁泓叫路生。

“啊?”路生显然傻了。

“今天,你让我来,就是为了这一刻吗?”我还是看着丁泓。

“没有啊,姐!”路生急忙澄清,“还有啊,这不快中午了吗,我和如星去看看饭做得怎样了啊。”他拉着如星就往出走。

我终于也恢复点了心智,心里低低一笑,路生,你的用心好苦,只是对于我,或许太迟了。

“姚曼。”丁泓叫我。

我向他点点头,算是回应。

“你瘦了。”

我转过身去,我现在不需要这样的温存。

“在那边,还适应吗?”

“屋里好闷啊!”我叹口气,“胸口有点憋闷。”

“那我们出去吹吹风?”他转至我身前提议。

我轻轻的点头。

来到屋外,我才觉得这个提议竟是如此的失败。夏日的阳光毫不留情的照着,恨不得空气都是烫的。

“鬼天气!”我心里烦躁,开始抱怨,也顾不得他跟没跟上来,闷头自顾自己往前走。

“对不起!”身后传来他的声音,我一怔。

“对不起!”声音又大了一点。

“我知道你怪我,我知道一切都可能回不去了,我不想为自己解释什么,我知道你也不想听我的解释,只是安琪,我有责任保护好她。”

安琪!又是安琪!就是因为你想要保护好她,所以就必须折磨我吗?

我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天气再热,我也还是要顶住日头往前走的,就算煎熬,我也必须走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