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初见硝烟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3854 2013-08-08 13:46:13

  “好,现在开会。”高院长坐在会议室的中间正声开场。

我已经回到金色剧院了,我补了郭姐离开的空缺,当然和郭姐相比,我的资历还浅,我最终也没能成为客户服务部的副手,我现在是客户服务部的经理助理。当然,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伟大的进步,尤其是我从贵宾室败走后,竟能以如此的速度回来,并且升至助理,也着实让很多人大吃了一惊。在加入金色剧院多年后,我终于也勉强够上资格正襟危坐在方方正正的会议室里,参加院长主持的会议了。

参加会议的,都是剧院的中高层,我好歹也是个经理助理,勉强的被打上了中层的标签。当然中层也是有区别的,同样是经理助理,如果是郭姐做,显然就要比我有说服力得做,经理自然比经理助理高一层,但是经理和经理之间也有差异。剧院核心的节目部、市场部,一个负责生产,一个负责销售,这两个部门的经理自然处于第一层级,为演出保障的技术部、客户服务部、宣传部直接为演出服务,这几个部门的经理处于第二层级,其他的财务部、综合办公室,属于综合保障部门,行政管理上自然最为重要,但在业务的话语权上,相对要低一些。今天的会议,就是一个关于业务发展的会议。

“这两年,剧院陆续推出了一些原创的剧目,在业界反响不错……”

“高院!吹捧的话,我们少说吧。”

院长刚起了头,还没说上两句,就被一个声音冷冷的打断了。

我心里一惊。我原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会议,只在小服务员八卦的空隙,听见一些关于院内重要会议分歧严重时,会出现激烈的争吵,没想到,今天会议刚一开始,就有那么些火药味儿。

打断院长话语的,是剧院的运营总监张建国。

高院长的脸色明显沉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走原创之路,是剧院整体决策的结果,也符合人民群众对艺术发展的期望,只有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艺术作品,才能不辜负人民群众对我们的期待。”高院长迅速调整了情绪,作为院长,她不可以随意暴露自己的情绪,她必须随时随地保持正能量。

“高院!”张建国又开口了:“现在不是要解决观众的期望问题,现在要解决的是剧院上下几百号人的吃饭问题!”

这位张总监,属于国内最早一批走出国门的艺术家,对中外文化都了解的透彻,在金色剧院与外国注明院团的沟通、合作当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他分管了剧院的营销工作,除了每年财政拨款的收入外,金色剧院的收入都是在他的带领下实现的。

可即便是在剧院内劳苦功高,但毕竟是公开的会议,所谓喧宾不夺主,高院长即使再好的秉性也有点克制不住的趋向,他看向张建国,冷冷的开口说道:“张总,观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不解决观众的期待问题,能吸引观众吗,没有观众,我们会有收入吗,没有收入,上下几百号人怎么吃饭?难道我不关心剧院往哪里发展的问题吗,难道我不在乎上下这几百号人的吃饭问题吗?”

高院长一下子把一连串的问题都抛了出来,脸上因为强压着情绪,显得生硬,

在会议室就座的各位都沉默的低着头,没人出声。看来,这样的场面不止一次两次了。

“好,既然提到吸引观众,这正好是问题的关键,姜经理,你给院长汇报一下过去两年,金色剧院原创剧目演出的上座情况。”看来张建国是有备而来,一定要在今天有个结果才会甘休。

既然领导都点名了,市场部经理是被逼不得不出面了。姜立珩尴尬的冲大家点点头,脸上堆起了刻意的笑,这个彪形大汉,要在两位高层领导的夹缝中发言,无异于坐上火上烤,他只是尴尬的笑笑,却没有出声。

“姜经理,你还在等什么?”张建国步步紧逼,毫不放松。

“嘿嘿——”姜立珩苦笑了两声:“从我们市场部掌握的数据来看,自从我们开始把原创制作剧目投放市场以来,和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剧目比起来,我们的原创剧目上座率相对是低了一下,平均下来,每场有约60 %的上座率。”

姜立珩停了停,张建国满意的笑了,高院长的脸色阴郁着。

“不过,”姜立珩马上又补充了一句:“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原创剧目的上座率是可以提高的。”说完他轻微的舒了一口气。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但我还是发现了,心里一阵好笑,这真是神仙斗法小鬼遭殃。

一贯以来,各单位都是生产的和营销的打架,生产的怪营销的没策略没手段,营销的怪生产的产品没特色,总之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看来张建国是抓住了主要矛盾,他的用意应该在于攻击高院长和丁泓这两年来一直致力于的原创剧目制作,姜立珩无辜的被他当了枪使。

我心里暗暗捏了一把汗。

张建国听到姜立珩说要努力就可以提高的话,不高兴了:“努力,怎么努力?需要多久?可以改观的话,这两年,你们都干什么了?你的意思是这两年,你们市场部在营销方面的工作是大有问题的吗?”

姜立珩倒也不是个怕事的主儿,听张建国这么说也憋不住了:“张总,您要这么说,我也没话说了,市场部的工作可都是在您的指导下开展的,市场部做没做工作,您心里最有数!”

姜立珩原本就是运营线上的主将,眼看着姜立珩即将揭竿而起了,张建国倒也懂得及时安抚人心,马上调转了方向:“我也知道市场部做了大量的工作,尤其是在营销原创剧目上,是费尽了心思,金色剧院推出的原创剧目,观众都很生疏,要让人掏钱买票进来,观众是要冒风险的,高院长,你说呢?我个人倒不是反对原创这条路,只是和引进西方国家现有的经典剧目来说,显然是引进更省心省力,票房也更好嘛,不说其他的,就说最近引进的《大河之舞》是不是票房口碑双丰收?”

高院长冷冷的坐在那里,不说话。

“财务经理,你给说一下,最近这两年推出来的原创剧目的成本和收益,我们用数据说话,最有说服力。”张建国又把话题引到了财务经理的头上。

我心里发紧。之前我就有所耳闻,为了制作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剧目,这两年金色剧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至于收益如何,这是剧院的保密数据,我完全不了解情况,但看着张建国那么胸有成竹的样子,我估计数据应该不会太好看。

“张总,”丁泓竟然开口了:“不用麻烦财务经理了,这两年来所有原创剧目的成本和收益,我都了解。”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像往常一样平静,他正视着张建国:“确实,从推出第一部原创芭蕾舞剧开始到现在,金色剧院原创剧目还没有一部实现盈利。”

我心一颤。你疯了吗?看不出来今天就是针对你吗?这个时候一定要出头吗?还是没有一部盈利的成绩!

“不过张总,”他话锋一转,“这是必然的!我想这一点你也是完全明白的。”

什么?必然会这样吗?本来就该如此吗?你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被逼到死角的对不对?我沉下去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我不要看到丁泓那么被动,我会心痛!

“我们的新剧目一经推出市场,对于观众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剧目,可以取得平均60 %的上座率,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了。现在我们原创剧目的排期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国际上没有哪一部成功的剧目,一经推出演出一轮就收回成本的,也没有哪个剧院是单纯的依靠票房收入实现运营的。原创剧目是我们自己的财富,可以实现巡演,通过多场次的演出分摊成本,最终实现盈利,但是引进的剧目呢,确实单场的上座率和票房都高,但那不是我们的东西,我们每用一次都必须付出代价,这笔账怎么算,相信大家都知道。”

他说得自信满满,我真想跳起来为他鼓掌。

“你的意思,最好都是自己包办,根本就不需要外部引进节目了吗?”张建国被下属直接这么顶撞,气得脸色都变了。

“不是不要,是不能依靠,剧院发展好了,好的节目不用你去找,它自己就会找上门来,就像维也纳的金色大厅,国内的哪个乐团不希望到哪里去演出?有朝一日,金色剧院也要做成那样的,成为一座有吸引力、有影响力的艺术殿堂!”丁泓直视着张建国的眼睛:“至于为什么有些人压制原创剧目,却要大力的引进国外剧目,这其中的原因......”

他顿了顿,我的心一下子又被提了起来,照你那话的意思,难不成其中还更有深意?我疑惑了。

丁泓没有在继续接下去,但我却看到现场有人在默默的点头。

我更是搞不懂了,既然如此,大家还沉默的在这里开会干什么?看来这么些年在剧院工作,虽然每次都冲锋在第一线,但是对于剧院的经营管理这件事,我了解得也仅仅只是皮毛而已。

张建国的脸色变了,一字一句的冷笑着问:“你是意有所指吗?”

丁泓的脸色还是入场,并没有改变,他看着张建国,也一字一句的回过去:“张总,大家都知道,您是我尊重的老师,您也是剧院管理和经营最权威的专家,这么多年了,金色剧院在变,您也在变,我只是希望您不要走得太远了。”

他语速很慢,语气沉重,我从中听出了一种厚重的感情。“如果接下来的议题没有节目部的事情,我还有工作,先走了。”丁泓头也没回,拿起自己的小本子,昂着头就走了出去。

“丁泓!”现场有人叫他拉他,他不管不顾,就那么直愣愣的走了。

“算了,让他走吧,”高院长应该是能理解丁泓的,自制剧目不仅是丁泓心中所想,而是高院长的一贯主张,她沉重的说:“我们继续开会。”

丁泓走了,会议还在继续,我根本没有心思再坐下去,好在我只是一个轻微的新任经理助理角色,我看准了一个空档,偷偷的溜了出来。

办公室没有他,整个办公区域都没有他,公共大厅里没有他,四个剧场的后台都没有他,他到底去到了哪里?张建国是他的老师吗?怎么从来没听到他提起过?他这会儿是一个人在郁闷吗?我心里有无数的疑问,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这个时候,他会需要有个人在身边吗?

我上到了歌剧院的顶层,这里曾经是我打发郁闷心情的好去处,这里视野开阔,可以把整个金色剧院以及玻璃幕墙外的街景尽收眼底,有一种凡事都可以掌控的错觉。

果然,他就那么倚靠着栏杆,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的背影映衬在大大的玻璃幕墙里,透出了一丝渺小来。此时的他,是孤单的,一个人那么静静的站着,他的内心是否也会如同我一样,在某个时刻平生出一些无奈来吗?

我轻轻的走了过去,和他并排而立,我抬起头看他,他回转过来一个温柔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