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爱情就是你爱我、我爱他,他心里却住着一个小恶魔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3315 2013-08-08 13:46:13

  我终于毕业了。正规的学校就是不一样,虽然只是一个成人教育的研修班,学校还是为我们搞了一个正式的仪式,大红的条幅拉着,鲜花、绿植掩映着,主席台上还有嘉宾席。虽然没有学历也没有学位,只是一个毕业证书,我还是异常的兴奋,多少我也可以证明自己好歹来过那么一个叫做大学的地方。

仪式开始了,我却一下子没了兴奋劲。嘉宾席上,丁泓就那么正襟危坐,如往常大多数时候一样,你无法通过表情判断他到底在想什么。是啊,请他做嘉宾,真是再自然不过了,好多老师都是他同学,他又是堂堂金色剧院的节目部经理,业内的人士要说不认识他,或多或少也都会听说过他的名字。

他也看见了我,微微冲我点头微笑,我无力的回过去一个浅浅的笑。到底有多久,我们就再也没有对着开怀一笑过了?你不走向我,我就会退到更远的地方去。此时此刻,与其说是骄傲和聪明,不如说是无奈。我怀揣着心事,整个毕业的典礼反而不那么重要起来。

我走上前,他笑着说:“恭喜你!”

我说:“谢谢您!”

他有力握住我的手,却轻轻的摇了摇。他的手也是柔软的,温暖,我有些被动和无力。他的眼睛看着我,我不敢看他。

我接过证书,缓缓的说:“谢谢您!”

是的,确实该谢谢他,且不说上学是在他的指导和帮助下实现的,也是他,给了我爱的启蒙,让我尝到了爱的甜蜜和苦涩。或许我还有更多的东西要去学,关于如何爱和去爱,只是这个人,是再也抹不去的存在了。

“看!”我急于要显摆,刚把吴昊然推到医院的草坪上,就掏出刚拿到的证书大肆叫嚣开了:“以后可不许小看我哦,我也是有证书的人哦!”

“哇!”吴昊然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这么霸气的证书!艺术管理专业,行啊你,快赶上我了!”

“德行!臭屁!”我拍他。

“哎呀!”他大叫:“你行不行啊,很痛的!”

我一看他那好像布满怒气的脸,一下子也觉得自己拍重了,无辜的撇撇嘴,继而又堆起满脸讨好的笑:“不要紧的,是不是?”

“残废了,你管啊!”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把无辜的表情放大到了极致,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双手合拢猛地朝他拜:“你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啊!”

“念在你认错态度还不错的份上,先饶了你这一次。”我估计是他对于自己作威作福的样子猛意*淫了一番,所以以一个很满意的表情原谅了我。

“哦,对了,”他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你怎么还不回去上班啊?天天往我这里跑干嘛?”

他到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贵宾室的服务,现在文静代管着呢。”

“你就不怕回去了之后没你的位子了?”

“不会的,文静还有歌剧院的工作呢。”

“你别说我没提醒你啊,你和我不同,我可是技术工种,别人替代不了,不是我看低你们,只是那个可替代性真的很强啊,我在歌剧院舞台上看着文静,那可真是不文静啊。”

“哎呀,你就不要瞎操心了,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是我了解文静,我放心。”我扬起头拍胸脯保证。吴昊然这个人,没有坏心眼,就是小心眼!

“哦,还有啊,你干嘛每天都往医院跑啊?”他一瞬间换了一种语气,眼睛看向了远处正要破土而出的新绿,有一种悠远的意味。

我即刻就扑捉到了这个讯号。初春的太阳,还是不怎么暖,一阵风吹过的时候,虽然有了泥土的气息,还是带着点淡淡的寒。终于该问的还是问了。

“是因为我替你挡了那个音响吗?”

“啊?”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回答他上一个问题,他又抛出了第二个。

“吴昊然,我……”我语塞了,我曾经设计过各种场景,甚至包括我要和他在一起,我相信他会保护我,给我幸福。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他回过头来看我。

我茫然。

“我在想,可不可以,我也自私一次,狠下心来,不问你这个问题,你知道我很享受你在我跟前折腾我、闹我,每一天等你到来的时间总是很漫长,治疗也很痛苦,恢复也格外的慢,只有你来了,这个世界才美妙起来。”他垂下眼帘,嘴角露出一丝的笑,那是他在自己世界里的笑。

“不过,我总是觉得你好像有很大的压力,总是在夸张的演绎,就好像悲哀的小丑在费力的讨好的演出,为的只是让我一笑。”

“吴昊然,我……”我想说我可以努力,但是他制止了我。

“嘘——”他的食指放在我的嘴唇上,他深深的看着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可以欺骗自己,但我不允许你这样做,如果不是爱情让你来到我身边,那我就是为你建造了一间牢笼,还像最开始要求你的那样,你不必现在就回答我,我可以等,等到那一天。”

我的眼泪滑落下来。事到如今,我还是自私的,残忍的,我本可以说出答案,让他满意的答案,对于我,已经不是那么辛苦的事情了。在我心里他掌握的是那一柄理智的旗帜,他才是可以为我付出一切的人,可是我看着他深邃的眼神,认真的表情,各种情感竟一下子翻腾了上来,我呆愣住了,我到底该听从内心还是大脑呢?

他轻轻拭掉我的眼泪,又放进嘴里尝了尝,还是那个微笑,依然没有血色的脸,惨白的笑,又皱了皱眉:“酸的!”

我抬起泪眼看他。

“如果有一天,变成了甜的,我想就是我做到了。”

他淡淡的说完,自己转动着轮子,缓缓的转身走了。我定在原地,一阵心酸和悲哀,感情就是你爱我我爱他,他心里却住着一个小恶魔,如果不折磨人,又怎么会让人难忘呢?

离开医院,我直接回了剧院。吴昊然说的也有道理,我的伤早就已经好了,没有理由一直不去上班。时间还早,刚好可以赶上下午的岗前培训。

“好了,以上就是今天的剧目详解,这几部戏都是经典的老戏了,在我们金色剧院也都上演了好几轮,怎么服务我就不我再一次强调了。”王林做最后的总结:“不过,今天晚上的贵宾室服务压力会比较大,贵宾区已经被一家大的房地产公司全场包下了,今天晚上他们会在贵宾区办一个小型的夜会,他们的二代接、班人会到现场。”

底下人低低的议论开了。来金色剧院消费的人有很多,富的贵的都有,但把贵宾区全场包下的情况并不多见,不是我们贵宾室的消费真的高的离谱,而是不符合我们的经营原则。金色剧院多年来一直稳健经营,在政商学界都有比较深的关系,为了应付临时性到来的贵宾,贵宾区八个贵宾室、一个贵宾沙龙活动室总会空上那么两三间的。这一次的主,看来不仅财力很丰厚,和剧院的上层关系也是很扎实。

“当然对于这个人,我相信贵宾室的同事也都比较熟悉了,是我们的老熟人老朋友,在我们的贵宾档案里也有关于这个人的资料,他就是臻世地产的陈进利。”

听到这儿,我一笑,“二哥”又来了!来吧,也挺好,“二”也可以解释为单纯,要我看,服务这位“二哥”反而没那么大压力。

“文文,你负责1号、2号,小慧3号、5号,金虹4号,4号比较特殊,记得4号只是我们自己内部的称呼,对客人不要提四号,陆梅6号、7号,苏红8号,8号厅比较大,需要的时候,对面的1号厅,文文你适当协助一下。”我还没站定下来,文静风风火火的已经在安排工作任务了。

各个小服务员倒也恭恭敬敬的应着。

“今天晚上的主场地在沙龙活动室,我会主要在沙龙活动室,有什么情况,需要大家第一时间沟通,明白了吗?”她倒真的很适合做这样工作,分配任务不含糊,既考虑服务员的特点,也考虑到各个贵宾室的具体情况。一下子,我有点隐忧上了心头,或许吴昊然的提醒,是有道理的。

“那个,”文静转了过来,看向我,竟有点犹豫:“你说,这样安排行吗?”

我看她的脸上有一些不安,甚至带着点讨好的微笑和期待,我心里某个地方被猛揪了一下,我太小气了,这个人是文静啊,不是别人是文静!

“当然可以!”我一下子握住她的手,“你做的太好了,我不在的这一段日子,多亏了你帮我代班呢,王经理不也说了吗,今天还是你负责,从明天开始,我们再交接,今天晚上我也听你的,你给安排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姚曼——”她有点不好意思,还带点撒娇,“你别取笑我了,这是你的地盘你做主!”

“呵呵,你不是取代周杰伦去给动态地带做广告了吧?”

“讨厌!”

“哈哈……”

终于等到晚间散场。神神叨叨的二哥,被文静热热闹闹的送走了。

“哎!”我扯扯她的衣服,“别看了,手也别挥了,早都走远了,车屁股都看不见了!”

“姚曼!”她兴奋的转过头来看我,眼睛里透着亮亮的光。

“怎么?”我看见他的表情,显得很惊讶。

她激动的小脸通红。我饶有意味的笑了起来。

“讨厌!”她竟然娇嗔起来。

“我又没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啊!”我假装无辜。

“不理你了!”她着急的一跺脚,一扭头转身一路小跑走了。

我停在原地呵呵笑了起来。看到了吧,世界之所以奇妙,就在于每一刻都有你意想不到的美好,一转角,或许就是豁然开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